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在线阅读 - 第1123章 韩华篇完结

第1123章 韩华篇完结

        “我找回了公主后,去找过岚儿。”

        斐俊这话是对着躺在床上紧闭双眸的欧阳岚说的:“后来欧阳将军来跟我说,你已经去找岚儿。

        加上他和殿下即将出征,营中不可无将,我只好先回来。”

        韩华点点头:“你做的很好。

        行了,既然大家都没事,二天后你就带着她们三人回京吧。

        岚儿累了,你们先出去让她好好休息休息。”

        三人一出去,欧阳岚才缓缓睁开了眼晴,眼泪顺着眼角滴落。

        “这两天你先养身体,二天后我会让斐俊护送你们回京,这一路上,你想跟他说什么就说清楚。”

        韩华直视着她盈满泪水的眸子,面色平静,但神情冷峻:“这也是你最后的机会。”

        “你,你为何会要我这样的女人?”

        欧阳岚哽咽的问:“我的心已经给了另一个男人,甚至为了他做出了那么多出格的事情,男人不会喜欢我这样的女人的。”

        “既然你已经是我韩华的女人,我就会对你负责到底。”

        韩华给了的仅仅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而已。

        太子率领军队将梁王全军覆没,当晚,军营大肆庆祝,篝火搭起了三丈之高。

        接下来的二天,韩华专心于梁王残部的整理,没有再去找过欧阳岚。

        二天后,他目送着斐俊率着军士护送着平成公主,转身吩咐几名影卫暗地护送直到她平安回到欧阳王府。

        身边站着的欧阳大将军满意的看着铁定的女婿,这心里的开心可比打了胜仗都要胜出几倍,岚儿虽说是庶女,但他与妻子也是打心里疼爱,可岚儿六指是她的缺陷,不管是高嫁还是低嫁,婆家要是不好那必然是要受委屈的,所以自打韩华和离之后,他就有了让庶女嫁给他的心思,奈何没这桥梁了,谁能想到事是无常呢。

        韩华虽说已经三十五六的年纪了,只比他小个几岁,但人品和家势那都是一等一的,把孩子嫁给他,他和妻子都能安心不少,呵呵,别人都以为他把女儿带到营里是为了斐俊,就不能是为了韩华吗?

        平成公主啊,真是不好意思,这锅你就先替微臣背着吧。

        “贤婿呐,”欧阳将军拍拍韩华的肩膀,很是亲昵的道:“走,咱们翁婿俩小饮几杯去。”

        韩华神情略有些别扭,但也很快释然,点点头:“好。”

        十天后,大军班师回朝,老百姓夹道欢迎,太子殿下深得民心。

        韩家对韩华要娶欧阳岚的事都是表示支持,因此一个月之后开始张罗起了婚事。

        韩华早已成过一次亲,但那次成亲事事都是父母操办,他是完全没有参与,如今母亲已逝,这次婚事全程由婶婶们打理,但他也没有闲着,凡是酒席的数订都是他去解决的,皇帝已经将他调回京城二个月,待成亲之后再调任别的省,因此时间上他颇为宽裕。

        这天,正当他在打理着书房时,小儿子韩晏,不,应该叫任晏走了进来,一进来就跪在他面前。

        “父亲,母亲已经后悔了,她后悔自己跟您和离,后悔自己以前所做的事,您就给她一个机会吧,别娶那欧阳岚了。”

        任晏哽咽的道。

        韩华神情平静的扶起了小儿子:“晏儿,父亲和母亲为何和离,你是知道原因的,你已经长大了,懂得了辨别是非,如果是你媳妇做出这样的事来,你会原谅她吗?”

        “可是父亲,母亲已经后悔了,您向来待母亲好,她是真的知道错了。”

        韩华余光见大儿子韩彭也走了进来,便看向大儿子:“彭儿,你是怎么想的?”

        韩彭神情难过,想了想说:“我理解父亲。”

        韩华点点头:“带弟弟出去吧。”

        “父亲?

        父亲?”

        任晏急了,抓住韩华的手哭喊:“您去看看母亲吧,母亲过的真的很苦,求求你了。”

        韩华叹了口气忍着没再去看小儿子,直到兄弟两都出去之后,他才转身望着门口发愣,当他和珠玉决定和离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回不到原来的位置,摇摇头不再多想。

        让韩华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成亲的那天,前妻任珠玉会上吊自杀,任家人急急忙忙的来叫他过去看看她,他若狠心一点,不必理会,可看到两个孩子眼中的恳求时,他心软了,对新婚妻子说了声:“我去去就回。”

        去了任家。

        任珠玉瘦了一大圈,原先的那些华贵的衣裳穿在她身上就像只是挂着一般,那圆润的白晰双手也如骨节,不再是印象中的圆润脸庞,而是削尖。

        床上躺着的任珠玉看到韩华来了,后悔的眼泪一直在往下掉,她想开口说些什么,最终死死紧闭双唇不语。

        所有人都退了出去,屋里只剩下他们俩人。

        “这既是你自己的选择,现在又何必如此?”

        韩华坐在了床前的凳子上。

        丈夫的眸光总是沉稳温厚的,尽管面庞严肃,但任珠玉知道丈夫的心比谁都软,可一旦下定了决心也是比谁都狠。

        “对不起。”

        任珠玉双唇轻颤,她这一世任性妄为不假,可很多事却是父母之命,她的心原本就不在韩家,自然是父母说什么就是什么,可她不知道这样尽会毁了自己的一生。

        “好好活下去,不为任何人,只为自己。”

        韩华温声道。

        她很想问一句,真的无法再回到从前了吗?

        可内心也知道这是极为孩子气的话,点点头:“好。”

        韩华转身离去。

        任珠玉猛的起身问他:“相公,这辈子你可有爱过我?”

        韩华转身看着她,望进这双原本璀璨神奕现在却满是泪珠毫无生气的黑眸中,依然温声道:“不管是在娶你之前还是娶你之后,我韩华的身边就只有你一个女人。”

        爱这种东西太玄妙,也过于浮夸,更无法保证忠诚。

        他一直觉得哪怕是亲情也并不是血脉相沿就能产生的,而是属于日久生情的牵挂,所以他忠于妻子,也忠于家庭。

        回家的时候,家里人问了下情况,他告诉了他们他与任珠玉从此再不会有任何瓜葛,他们都是松了口气。

        新房里。

        欧阳岚忐忑不安的坐在床沿,听到了门开进来,随后喜帕被掀起,她看到了那张熟悉的沉稳严肃的清朗面庞。

        “我回来了。”

        “她,她没事了?”

        “没事。

        让你受委屈了,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

        欧阳岚脸色一红,微低下头轻道:“我不委屈。”

        委屈的是他啊。

        韩华坐到了她身边,握过她的手放在膝盖上,目光落在她另一只戴着手套的六指上,感觉到了妻子身子的紧崩和僵硬。

        在欧阳岚的惊呼之下,他牵过了那只手,拿下了手套,放在嘴边亲了下。

        欧阳岚此刻的脸红得几乎能滴出血来:“韩,韩大人?”

        “夫人,从今以后要改口了,你应该叫我夫君。”

        韩华温和的笑望着小妻子越来越红的脸。

        一句夫人,还有夫君脸上那温和的笑容莫明的让欧阳岚感到了无比的安心,飘荡了很久的那颗卑微的心好似找到了归宿般。

        隔天一早大,婶婶萧真就送了一个天大的礼物给这位侄儿媳妇,那便是让另一位舅舅蔡望临给她的手指做了个截指术,欧阳岚从一生下来,欧阳府就帮她找过无数的名医,但都说没有办法,后来很多年后,当她的手早已和普通人一样时才知道蔡望临竟是父亲想尽了办法都没有请到的那位仙游四方神龙见尾不见头的神医。

        几天后,韩华和欧阳岚离京任职。

        二年后,任珠玉被任家安排了再嫁,听说过得并不好。

        一恍三十年过去,半数华发的韩华终于告老还乡,带着妻子和三儿二女以及儿媳妇女婿孙子们回京养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