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在线阅读 - 第1085章 姒墨的番外36

第1085章 姒墨的番外36


        萧真想了想自己的行为是否有不当的,太子跌倒了肯定是要去扶,衣裳脏了也要弄干净,总不应该让太子自个去处理吧?

        姒墨什么也没说,朝着练马场走去。

        萧真赶紧跟了上去。

        皇宫的马场比起夫子府来大了不知道多少,俩人一进马场,已经有宫人给他们牵来了马。

        太子直接上马就飞奔起来,速度比那天在夫子府还要快,而太子马儿飞过之处,周围火棒飞速的燃烧起来,将整个马场照亮的如同白昼一般。

        这孩子应该很孤单吧?才十二岁,总觉得活得很压抑,萧真想起村子里那几个十二岁的孩子,每天不是上山爬树就是下水捉鱼,一个个都活得活泼鲜活,还有她的墨儿,除了刚认识的那几天,之后的每一天都是笑嫣如花。而这太子呢,长得跟花儿一样,整天却紧绷着脸,一副既老成又深沉的模样。

        奔跑着的马匹终于停了下来,姒墨一身是汗的翻身下马,却见那马奴正以一副可怜的眸光看着他。

        姒墨眉目一拧,奇怪的是心里并无不悦。

        “殿下,您在为何事烦心?”萧真索性直接问了出来。

        “不知道。”姒墨冷冷道。

        正当萧真觉得太子应该是不太想跟她说他的心事时,听得太子又道:“吾不知道为何烦心,总觉得是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想来想去,也没想出来是什么事。”

        这话说的,萧真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少年太子了。

        “你是不是觉得吾很可怜?”姒墨发现自己并不排斥跟这个马奴说心里的事。

        萧真眨眨眼:“没有。殿下今年才十二岁,但总是有心事的模样,小人想了想家乡十二岁的孩子都是很活跃开心的。”

        “哦?他们平常都做些什么?”

        “上山打打小猎,或是下河摸鱼,爬树摘果子,什么事最开心他们就去做。”萧真道,墨儿也喜欢做这些。

        这些他都没做过,姒墨想不出来是种什么样的体验:“下次你带吾去下河摸鱼。”

        萧真正要答应时,后面脚步声匆匆响起,一名公公走了过来禀道:“太子殿下,贵妃娘娘来了。”

        萧真朝后望去,就见雍容华贵的贵妃在众宫女的拥簇之下莲步而至,她的身边还站着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女,柳亸花娇,眉目如画,此刻一双水眸正盈盈望着太子,欲语含羞。

        “母妃怎么来了。”姒墨神情淡淡。

        萧真恭敬的站在一旁。

        “念生特意进宫来向我请安,你倒好,让她独自一个人等在殿内,这像话吗?”木贵妃不满的看着这个儿子,自把儿子的那段记忆抹去后,他们母子之情更薄了,想到这里,木贵妃心中烦闷,但不管如何,这太子妃之位必然是要给念生的:“你陪念生到处在这宫里走走。”

        “既然表姐是进来给母妃请安的,如今应该请完安了吧,那为何不回去?深夜留在宫里,怕得被人说闲话。”姒墨嗓音无温,仿佛与他说话的人和他并无任何关系。

        “闲话,能说什么闲话?念生是本宫的外甥女,是你的表姐,她就算住在宫里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母妃应该是巴不得外面的人说点什么才好。”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萧真觉得木贵妃与太子这对母子关系并不好,至少俩人之间她感觉不出有什么亲情,这说话也有些争锋相对。

        “来人,送宁表姐出宫回府。”姒墨对着宫人吩咐。

        宫人一脸为难的看着太子,又看了眼脸色瞬间下沉的木贵妃,不知如何是好。

        宁氏深情款款看着姒墨的娇羞脸庞在听到这句话后脸色瞬间难看,朝着木贵妃撒娇:“姨娘,您看表弟要赶我出宫呢。”

        木贵妃拍拍外甥女的手背以示安慰,凤眸一敛,恼怒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墨儿,你竟然连母妃的面子也不给吗?”

        “母妃又何曾在意过吾的感受?”

        “你?”

        姒墨没有理睬母妃,而是对身边并没有听丛自己旨意的宫人道:“自去内务府领二十大板,去杂役房做事,这辈子不用回来了。”说着,甩袖离去。

        萧真看了眼跌坐在地上的宫人还有被气得不轻的贵妃娘娘,匆匆跟上太子。

        夜深了,燥热的空气也变得清凉不少。

        路上宫人变少,在这条长长的甬道中,只有萧真跟着太子在走着。

        “母妃要吾娶宁表姐为妻,吾不会同意。”姒墨走了几步停住,转过身看着萧真。

        年少的太子眉眼极是俊逸,就是没有一丝笑意,仿佛没有喜怒哀乐,可人怎么会没有喜怒哀乐呢,只不过有人把它藏得太深而已。

        ?

        因为与墨儿一模一样的长相,萧真对太子有些心疼,况且这话听着像是在跟她倾诉心事,也就顺着问:“殿下不喜欢宁大小姐吗?”

        “不喜欢。”姒墨继续往前走,但这回答没有丝毫的犹豫,说的果断干脆。

        萧真没想到太子答得这么爽直,看来是真的不喜欢宁大小姐:“殿下要真的不喜欢就跟贵妃娘娘好好说说。”

        姒墨冷哼一声:“她不会听的,我也没打算跟她说。吾的事情自己能做主。”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殿下还只是个半大的孩子。”萧真委婉的提醒他这些事自己是做不了主的。

        姒墨又转头看向萧真,暗夜下的深眸笼着一丝寒气。这一刻,萧真感觉到了从太子身上传来的一丝压迫气息,但很快又消失了个干净,无温的声音缓缓传来:“吾若连自己都做不了主,这太子不做也罢。”

        萧真怔住,看着又朝前走的太子殿下,想到方才双眸对上时的那份冰冷冷的沉默,这一刻突然意识到,眼前的太子只是年纪才十二岁而已。

        这是萧真第一次来到御书房,皇帝处理政务的地方,同时她也知道宫里有无数个这样的御书房,而眼前在太子宫的这个则是属于太子的。

        看着太子开始处理起政务,萧真讶异,已经这么晚了,太子竟然还不睡?

        “殿下。”

        “吾等这批政务处理完了就去安置。”

        萧真声音一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小人是说,小人得出宫了。”

        姒墨握着朱笔的手一僵,缓缓抬头望着萧真,目光带着几分莫明。

        “小人还不是正式的影卫,今天是吴印他们来带小人录入户籍的而已。”萧真感觉得出来皇帝对自己有些不一样,为什么不一样她不知道,但感觉并不坏。

        “是吗?”太子又低下了头看折子:“那从今天开始,你就做吾的贴身影卫吧,不用回去了。”

        萧真:“......”

        “来人。”

        一名影卫迅速的出现在太子身边。

        “去告诉吴印,吾将他留下了,以后他的武功会由司徒老将军亲自教。”太子头也没抬,声音依然冷冷的。

        “是。”影卫迅速消失不见。

        姒墨这才抬头,发现萧真竟傻呆的看着自己,那模样说不出的愣,又有点可爱,深眸不禁有了一丝笑意,但也只是一会又隐去,低下头看折子。

        萧真摸摸鼻子,她这是变成真正的影卫了?是不是太快了,应该不是坏事吧?随即暗叫一声糟糕,太子说她的武功由司徒老将军亲自教,可司徒老将军先前也说过因为她是个女儿身才不要自己的。

        所谓贴身影卫,那自然是要贴身保护太子。不过萧真什么也不会,因此晚上不用随侍,后来她发现,太子寝室除了太子自己,哪怕是贴身影卫也是不准进去的。

        这一晚,萧真睡在了影卫所住的偏殿,与太子寝房只隔了一墙。

        萧真失眠了,太子说明天他会带她见司徒老将军,难道她的影卫生涯这么快就要结束了吗?

        翌日。

        第一道晨光刚有点影子的时候,萧真就被宫人叫醒让她去练武场,说太子殿下已经去练剑了。她昨晚睡得晚,整晚都在想着见到了司徒老将军该怎么做,被宫人叫去时还有些迷糊,直到她一抬头看到了司徒老将军,正巧,老将军威沉的视线也落在她身上。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