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在线阅读 - 第983章 怎么回事

第983章 怎么回事


        见萧真微怔的看着他,皇帝嘴角一勾:“发什么愣呢?朕是真的乏了,想好好休息一下。”



        萧真甩去一头脑的过往,这才坐到床上,旁边的人突然就侧身笑眯眯的看着她。



        萧真眯起眼晴:“别离我这么近,睡过去。”



        皇帝撇撇嘴,还真听话的移过去了些。



        萧真躺了下来,如姒墨所说,他确实是乖乖的,乖乖的看着她。



        “有什么好看的。”萧真没好气的道,她进同心锁的世界只为寻找同心锁,却又与姒墨扯在一起,甚至还同床共枕,她与先帝早已结束,可内心深处的那份羁绊却一直牵扯着她的心。



        “我已经很久,很久没睡过一个安稳觉了。”姒墨嘴角带着笑弧:“都记不清楚多久了。”



        “什么?”萧真转头看着他,看得出来,他心情很好,就是神情疲惫。



        “你说,我把言官莫家的姑娘许给韩相,怎么样?”



        这话题转的倒是快啊,萧真淡淡道:“朝堂的事,我一『妇』人怎么做的了主呢?”



        “韩相的终身大事,不算朝堂的事。皇后觉得如何?”



        “不好。”问她如何,她当然会说不好。



        “怎么不好?”



        因为那个男人是她的,当然,这话萧真不会说出来,只道:“既是韩相的终身大事,皇上要听取的应该是韩相的想法,既然韩相至今都没说出来,这说明他并不喜欢那位莫姑娘。”



        姒墨没说什么,只是温柔的看着她。



        殿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不一会,萧真拧眉,只因姒墨的手突然间握上了她,她正要抽回,又讶异的道:“为什么你的手这般的冷?”



        “我已经许久不知道热是一种什么温度,就让我握一会吧,也让我这么睡一会。”姒墨的声音渐渐微弱。



        当萧真的目光朝他看去时,他已经闭上眼晴安睡。



        “看来是真的很累啊。”萧真看着已经熟睡的姒墨,姒墨其实长的很好看,剑眉星眸,俊逸清朗,有时萧真会为自己曾经强迫着他娶她这事而后悔,要是没有那样的事,或许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事了,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



        想了想,萧真坐起,出手就点了似墨的昏『穴』,随即解开他的衣裳,然而,不管她怎么找,也没有找到那个同心锁。



        萧真拧拧眉,同心锁不在他身上?那会在哪里?皇后宫的各处他该找的都找过了,也没有找着。



        “会放哪里呢?”萧真喃喃着



        这午觉,她当然睡不着了。



        当姒墨醒来的时候,萧真是坐在梳妆台前梳着头发,看到姒墨醒来,就替他拿了衣裳过来。



        姒墨伸展了下腰,一脸满足的说:“这个觉睡的真香。”



        “皇上平常要多注意休息。”萧真道。



        “就知道你心疼我。”姒墨目光晶亮的看着她,突然道:“好吃想烤鸡啊。”



        萧真:“……”



        “阿真,咱们出宫吧。”



        “现在?”



        “对啊。”姒墨点点头,唤了外面的宫人进来:“去给朕和皇后拿套百姓家的随服过来。”



        过一会,宫人就将衣裳拿了来。



        萧真从屏风后换好衣裳出来时,姒墨早已穿戴整齐,没有明黄的衬托,加上眼前的男子又是笑意盈盈的模样,少了肃迫感,多了许些的少年气。



        萧真再看自己的这一身男装,她不明白为何姒墨给自己的是一身男装,而且也没对宫人刻意说明,明显这套衣裳应该是早已准备好的。



        下午时分,京城的茶楼都是过来喝下午茶的老百姓,各摊贩面前也围满了买东西的『妇』人,生意看着似乎比早上还要热闹几分。



        四名侍卫远远的跟在萧真和姒墨身后,目光一刻也不敢离开皇帝。



        看着东看西看,玩的不亦乐乎的皇帝,萧真叹了口气,她总有种回到了过去的感觉,以前好几次,她都是这般带着姒墨出来逛街的,他脸上的新奇就像是一只金丝雀突然出了笼子看到了外面的花花世界。



        “阿真,我要吃烤鸡。”姒墨朝着萧真喊道,说着人已经跑进了香气飘出来的阁楼内。



        京城的酒楼,烤鸡和烤鸭都很出名,在这两种中,姒墨最喜欢吃的是烤鸡,而每每出来,这菜也是他们必点的。



        不过让萧真没料到的是,姒墨竟然会为了一只烤鸡与酒楼内的人吵了起来,只因他们先点的烤鸡,可小二却把这鸡先给了另一间厢房的客人。



        “公子,您的烤鸡这不是来了吗?”店小二苦着脸看着姒墨,也就相差了半盏茶的功夫而已,这位公子就折腾上了。



        “我不管,去将那烤鸡拿出来,那是我的。”



        “这,这他们肯定已经吃过了呀。”



        “那就把这只烤鸡丢了。”



        正喝茶的萧真听到姒墨讲这句话,在心里道了句:这都多大的人了,还如此幼稚。放下茶杯时,又觉得这幕似曾相识。



        店小二自然不可能将厢房里的这只烤鸡拿出来丢了,左右为难之时,姒墨已经一脚踢开了那厢房的门。



        萧真的目光在看到厢房内那几个面『色』狰狞的男子时倒是怔愣了下,久远的记忆从脑海里跑出来,在她还没有成为大将军,甚至没有成为姒墨的贴身影卫时,曾有一次寻找偷偷出宫来玩的姒墨,就在一家烤鸡店,也发生了如现此刻一模一样的事,姒墨一气之下踢门进去,哪想门内的人竟然是朝廷逃犯,那逃犯二话不说拿了刀子就朝姒墨砍去。



        就如同现在这般。



        见到有人踢门,那正坐着吃鸡的面目狰狞的其中一男子从桌上拿起刀就直接朝姒墨砍来。



        记忆和眼前的情景融合,没让萧真有思索的时间,她拉过姒墨一脚就踢向了狰狞的男子,男子被踢倒在地,他其余几个同伙见了,纷纷抽出刀来砍向萧真。



        这厢房太小,萧真无法施展开拳脚,外面又都是手无寸铁的客人,不能将人引到外面免得惊吓到旁人,只得先将姒墨拉到身后,自己再一脚一个的解决对方,一共五人,被萧真这么一踢,顿时桌椅都散了架,那五人也一个个被踢倒在地上无法起来。



        待外面听见动静的侍卫赶进来时,早已没有了他们的事,他们唯一要做的就是给银子赔偿客栈这些损失,然后再将这些男子押到官府。



        萧真转身看姒墨时,见他看着她笑,正当萧真发现自己竟是下意识的展『露』了她的拳脚功夫惊出一身冷汗时,姒墨眉目一展,拉起她的手就朝外走去:“走,咱们吃烤鸡去。”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般。



        他就没有什么要问她的吗?萧真心中惊疑同时又转身望向那些被官兵带走的狰狞男子,记忆深处,自这次之后,她才正式的入了姒墨的眼,从此了他们相互纠缠的一生。她早已忘了那几个朝廷逃犯的脸,只记得其中一个那张脸上有一道从左眼到脖子的刀伤,而被官兵带走的那群人中,其中一个也有这个刀伤。



        “吃鸡腿。”姒墨拉着萧真坐到了位置上,撕下店小二重新上来的烤鸡的鸡大腿放到萧真面前。



        萧真望着眼前的鸡腿半响,才道:“皇上喜欢吃烤鸡,皇上就吃个尽兴,我不饿。”这句话也是在那年那一刻她救下姒墨时说的。



        姒墨脸上的笑容更深了:“我也不饿,就是想和你一起吃烤鸡。”说着又将鸡腿放到了萧真面前:“我们一起吃,好吗?”



        他望着她的目光温柔而开心,直达眼底,让萧真无法拒绝。



        鸡腿很香,萧真心里头有无数的疑问,但在看到他的笑容时,她选择了静默,她可以说是她护着养大的,但她从没有见过哪一刻他是如现在这般开心,仿佛他手中的鸡腿是这世上最好吃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