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在线阅读 - 第945章 甜甜美美

第945章 甜甜美美


        见皇帝的目光一直落在二女儿身上,韩子然领着家人就先回了屋,独留他们在这里说话。



        到屋门口时,大嫂柳氏担忧的目光一直撇向皇帝和心遥的方向:“子然,阿真,心遥不会有事吧?”



        萧真转身望了那一眼,道:“能有什么事?我看润儿这模样,心里应该是在意遥儿的。遥儿过去之后,他那眼神就没离开过她。”



        韩子然笑笑:“大嫂,孩子们的事,咱们就不要过多的参与了,未来如何,要看他们如何去经营。”



        韩家大哥看了妻子一眼:“你啊,应该跟弟妹学学如何对孩子们放手。”



        几人出来自然也是惊动了萧家人,因此他们进屋时就见萧婶和萧叔披着外衣站在屋檐下等着他们,见到他们进来赶紧走过来。



        “怎么了?怎么都出去了?”萧婶子问道:“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娘,是心遥的相公来了,这会他们正在外面说话呢。”萧真说。



        “真的啊?”萧叔和萧婶子都很开心,萧婶赶紧对着刚开门出来的媳『妇』说道:“华儿他娘,外甥女婿来了,赶紧去烧个榨面,放俩蛋啊。”



        本想听到院子里有响动出来看看的萧嫂子一听婆婆这么说,高兴的应了声就去灶房烧面去了。



        “哪个外甥女婿啊?”萧华也披着外衣出来。



        “心遥家的。”萧叔子道。



        “娘,”陆心悠微扯了扯母亲的袖子,好奇的问道:“什么是榨面?还要放俩蛋,听着很好吃啊。”



        韩家大哥和大嫂脸上也是一脸的好奇。



        萧真便说道:“这是咱们县上的特产,由灿米做成,也算是个稀有物,平常大家都舍不得吃,只有贵客和亲朋好友来了才会拿出来,祖母这是好客,所以给打了俩鸡蛋,平常就只有一个。”



        “那我也让舅母给我烧一碗。”陆心悠嘿嘿一笑,跑到灶房去了。



        “我好像也饿了。”韩家大哥和大嫂异口同声。



        萧真,韩子然:“……”



        于是,本来只是烧一个人的榨面,此刻索『性』每人一碗,每碗二个蛋了。



        当皇帝与遥儿回来时,皇帝被萧家人的热情吓了一跳,学着遥儿一一叫过去之后,就毫无架子的用起榨面来。



        很快,屋里到处都是‘嗖嗖嗖’吸面的声音。



        “好吃,真好吃。”陆心悠边吃边说说,又夹起了一块软软的东西问萧婶子:“姥姥,这是什么呀?咬起来特别柔韧,吃起来又特别的香。”



        “那是豆腐皮。”萧婶子笑着说。



        “这豆腐的作用还真大,我们吃了豆腐包,豆腐脑,如今竟然还有这豆腐皮?”陆心悠表示大开眼界啊。



        皇帝一口一口的吃着,在面的袅袅热气之中目光温和的看着眼前的这些人,除了母后,这些人可以说是他最亲的人了,皇宫冰冷,朝中复杂的情势更是让他的心冷了又冷,可在俩位师傅面前,他依然能感受了小时的那种开心和快乐。



        只是不知道,在他们心中是否以为他变了?他是变了,变得冷漠,变得不爱笑,更不爱说心里话,可他不得不变。



        只是这些,他没法子说。



        “润儿,好吃吗?”韩子然见皇帝一直在找着那豆腐皮吃,便将自个碗中的豆腐皮放到了他碗中。



        皇帝怔了怔,这才点点头:“好吃,这个也好吃。”指了指面中的干菜:“我在宫,在京中从来没吃到过。”



        “这是笋干菜,放在面zhōngtè别的鲜。”萧真看呵呵看着唯一的徒弟:“润儿,咱们已经许久没在一桌子上用饭了吧?”



        “是。”



        “这些年不见,你在师傅面前,好似拘束了不少。”



        “不是徒儿拘束,而是徒儿长大了。”皇帝说道。



        “在师傅面前,你可以不用长大。”



        皇帝微愣。



        萧叔子奇道:“阿真啊,外甥女婿还是你徒弟呢?”



        “是的,爹。”萧真很是自豪的说道:“您这个外甥女婿可厉害着呢。”



        “外甥女婿是做什么的啊?”萧叔子看着皇帝问道。



        皇帝又愣了下,做什么的?若说出他真正的身份,恐怕眼前这份平静会被打破,正想着说什么合适,就听得萧婶子道:“既是阿真的徒弟那也肯定是当兵的,不过看润儿的模样,细皮嫩肉的,一定不是上战场的兵,是不是师爷啊?”



        “师爷是什么?”皇帝问。



        “就是谋士。”韩子然笑说:“吴越这里把谋士称之为师爷。”



        皇帝点点头,笑对着萧叔子道:“姥翁,您说的没错。”



        “真是太有出息了啊。外甥女婿肯定是个很聪明的人。”萧婶子说道。



        众人都笑起来。



        一碗榨面吃完,萧家人睡觉去了。



        尽管润儿曾经在韩府住过一段时间,但毕竟时间不长,况且如今又是皇帝的身份,当灶房内只剩下知根知底的韩家人时,又都沉默了起来,仿佛方才的自然和欢快都是假相。



        “爹娘,大伯大娘,姐,我已经不怪皇上了。”陆心遥开口,脸微红的说道:“皇上说他根本不知道我离开的事,还以为我要去崇明寺沐浴戒斋几天。”



        见俩位师傅目光落在自个身上,那目光一如既往的温柔,皇帝便知道他们应该是没有怪他的,说道:“是母后骗我,说遥儿去寺内许愿,因先前遥儿也常去,我也就没往心里去,直到时间长了,我才发现异样,这才派影卫去查是怎么一回事。”



        萧真与韩子然对视了一眼,韩子然道:“只要你们之间误会解释清楚了就好。今个太晚了,大家都早点睡觉吧。”



        目送着众人去了学堂,萧真关好院门,这才打着哈欠回了自个的院子。



        “我觉着你的猜测**不离十了。”韩子然关好屋门转身时,见妻子已经脱下衣裳进了被窝里。



        “什么?”



        “太后的事。”韩子然也开始更衣。



        萧真冷笑一声,一会又道:“若真是太后作死作出来的,你打算如何处理?”



        “太后毕竟是润儿的母亲,影卫这两天也该有消息了,要真是如我们所猜,就得找润儿谈谈了。”韩子然淡淡道:“我想她防的应该不是咱们,而是不想以前的事再发生吧。”



        “靠她这点手段又能防得了多少?她给润儿立了后妃,那些后妃的孩子生下来,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了?”



        韩子然轻轻一笑。



        “你笑什么?”



        “大嫂,你,还有太后,在某方面其实很像,都是为了孩子,不是吗?”



        “不一样。我和大嫂确实都是为了孩子,但我们从来不去伤害别人家的孩子来护着自个的孩子。”



        韩子然点点头:“这点太后做的确实不厚道。”



        隔天,是个大yin天,天气又冷了许多。不远处的天边还有着一层乌云,看着会下雨。



        学堂里一直在赶工,就连韩秋都在帮忙了。



        韩秋自来了这里后,看到木工师傅们那活顿时就来了兴趣,每天缠着木工师傅教他怎么做。



        大嫂柳氏则在家里教着萧嫂子和七月如何做糕点。



        今个天气不好,萧真就没带孩子们出去玩。而皇帝来了之后,回去的行程也提了上来,毕竟朝事耽搁不得。



        傍晚的时候,果真下起了雨。



        韩家大哥大嫂和孩子们撑着伞回来时都冻得不行。



        “这里的天气怎么又冷又『潮』,空气也是粘呼呼的,这天气变化也太大了。”大嫂柳氏加了件衣裳之后,总算觉得没这般冷了。



        “南北气温向来不同,以前我做生意走南闯北时,不都跟你说过各地的风土人情嘛。”韩家大哥笑看着妻子因为冷整个人都缩着的模样。



        “你冷吗?”陆心遥握过皇帝的手,见他的手微暖,心里放下了心,不想收回手时却被皇帝反握住了,不禁纳闷的抬头看他,皇帝以下颚示意她朝后面望去。



        陆心遥望去,就看到爹拉着娘的手在望着天空的雨丝有说有笑的。



        “遥儿,我希望咱们也能跟师傅他们一样,一辈子甜甜美美的。”



        陆心遥微讶的抬头看着皇帝,皇帝的声音平静的没有一丝起伏,听着平平淡淡,但他们大婚以来,这却是他说过最为情感丰富的话。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