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在线阅读 - 第929章 流血事件

第929章 流血事件


        “你跟孩子们详谈过了?”萧零点抬头看着丈夫。



        “该说的我都对他们说了,你啊,都要走了却不放心了?”韩子然失笑。



        萧真想了想:“也是啊,先前啥都不放心上,如今要走了这心里总觉得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可做好了这一件,又有下一件,这『操』心得『操』心到何年何月啊,算了,不想孩子们了。”



        “白皓那我已经派人去说了,这会估计在骂我。”



        “他一定怪你为何不是第一时间告诉他。”



        俩人相视一笑,携手回屋。



        章氏正在准备入睡前的梳洗水,看到俩人进来福了福说:“奴婢去准备汗巾。”



        “不用了,今晚我们要出去一趟。”韩子然说道。



        “是。”章氏退了出去。



        “出去?去哪里?”萧真看着子然拿出了她早先就准备好了的包裹,里面准备了一二套的衣物和银票,是去吴越时的所有物了:“咱们现在就走?”不是说要三天之后吗?



        韩子然将包袱拿在手里,另一手则牵着萧真出了门:“现在不走,是一个惊喜,等会你就知道了。”



        萧真心中虽好奇,但看着丈夫一脸神秘的样子也就等着他给她的惊喜了,随后,俩人来到了屋子后面的马厩。



        韩子然挑了匹最为强壮的出来,翻身上马,伸出去拉妻子。



        还要骑马去?这种感觉莫明的熟悉啊,萧真寻思着。



        此时夜已深,大街上都没有什么人,就连周围房子里的灯火也早已熄了,老百姓们沉在梦乡里。



        韩子然驾着马绳,萧真窝在他的怀里,马儿跑得很快,两旁的风声呼呼,但她的耳朵里只听着丈夫的心跳声,唔,有些快,似乎很激动的样子。



        他在激动什么?



        就在萧真如此想之时,俩人骑马已经来到了城门口,城门在这个时候早已关闭,守城门的人正在喝来人是谁,当看清骑马男子的长相时忙二话不说打开了城门。



        萧真讶异,子然竟然要带着她出城?去哪?



        看着策马如飞的丞相大人出城,守城门的士兵喃喃道:“这么晚了,丞相大人是去哪啊?看样子好像很着急的模样,抱着的女子又是谁啊?”



        一旁的老兵白了士兵一眼:“自然是丞相夫人,丞相大人爱夫人是出了名的,哪会去碰别的女人。”



        守门士兵点点头。



        一柱香的时间之后,萧真从马背上跳了下来,她愣愣的望着眼前的帝王山,黑夜下的帝王山霸气的不可一世,当然,子然不可能是带她来欣赏风景的。



        这莫明的熟悉感,萧真转身囧囧的看着丈夫。



        韩子然咧嘴轻挑的一笑:“夫人,可想起什么了?”



        萧真脸一红,此情此景,能不想起吗?在祝由术里,子然带着她上了帝王山,在温泉中,二人狠狠的激战了一夜。



        “一直想来,但总是没有时间。如今,咱们可以重温一下过往了。”韩子然低头轻声在萧真耳边说道。



        “都老夫老妻了。”话虽这么说,萧真看着韩子然依然俊美的面庞却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了。



        “还不老,啃得动,趁着还能啃动的时候得多啃啃。”韩子然说着就拉着萧真上了山。



        “山上真的有温泉吗?”萧真问道,毕竟那只是在术里啊。



        “有。当年我脚上有疾,每当脚疾犯时我就会去泡那里的温泉。”韩子然拉着她一步一步走上山:“其实在术中出现的大部分事物,咱们现实都经历过,时彦将这些都联系起来,只是把我们俩人放了进去而已。”



        “时彦啊,”萧真感叹道:“咱们真应该感谢他,可连他最后一面,我们都没有见着。不知道小时彦现在过得如何。”



        “等咱们回了吴越安定下来之后,可以去看看他。”



        “好。”



        半个时辰之后,俩人终于来到了术中来过的温泉,在一个小山谷里,山谷的周围因为温泉温度的影响开满了鲜花。



        “这里是常年恒温,因此这些花儿可以说常年开放着,周围的风景也显得很独特。”



        “这儿真的很美。”萧真走到了温泉旁的洞中,果然,洞中干干净净,还摆放着一些衣物和吃的,衣物很干净,吃的也都很新鲜,萧真转身看着韩子然,挑眉。



        韩子然轻咳了几声:“前二天命影卫来打扫过,咱们就在这里住个三天吧。”



        萧真讶道:“三天?那大哥大嫂那……”声音消失在了子然的亲吻之中。



        多年的实践经验,韩子然对于怎么挑起妻子的热情早已轻车熟路,一吻结束,二人都有些气喘吁吁。更是不知道何时,俩人的衣杉尽褪。



        萧真不是个容易害羞的人,但俩人同房做羞羞的事时向来是在黑灯瞎火的被窝之下,如今光光的相对,除了在术中,现实中可没有过,一时,双手不知道遮哪了,好像遮哪都湿得矫情啊,老夫老妻的。



        “夫人,成亲至今,你都没有好好的『摸』过我。”韩子然突然间委屈的说道。



        萧真囧了:“有什么好『摸』的?”



        “为夫的身材怎么样?”



        萧真‘唔’了声,虽然韩子然是一介文弱书生,可是体形修长挺拔,宽窄恰到好处,该结实的地方绝不含糊,既没有朝中大员那般肚肥圆圆,也不像军中士兵那般的粗糙力爆。



        “很好。你的手在做什么?”对于在自个身上上下其手的修长双手,萧真真是很无语,下一刻她惊呼。



        韩子然抱起了她走向温泉,当全身都浸入到温泉中,萧真正待好好享受一下这温度,韩子然已经从身后抱住了她。



        萧真想说的话全部淹没在了韩子然接下来的动作之中。



        天亮时。



        萧真是在一陈鸟叫声中醒来的,叽叽喳喳的如一曲动听的歌,萧真就被这歌吵醒了,身体一动,那酸疼感让她实在是有种说不出的,想揍人。



        她此刻就睡在山洞之中,洞中干燥清爽,洞口大,光线也很好,身下与身上都是软棉棉羊褥垫,这感觉竟比起家中来还舒适,除了她浑身酸疼的身体。



        想到昨晚韩子然的*,萧真翻开被褥看了下自个的身体,果然,浑身上下都是他留下的痕迹,在这种事上,他向来不克制,昨晚更是全力以赴了。



        洞口突然间暗了下来,萧真看向门口遮住了光亮的男人,却在见到男人的模样时,下巴差点掉地,下一刻,她咬牙切齿的喊:“韩子然?”



        “醒了?”韩子然『露』齿一笑,白晃晃的牙齿亮闪动人,指着手中的野味:“我给你烤了只山鸡补补身体。”



        “你,你?”萧真看着什么都没有穿的男人,每走一步,那身材就辣眼的很,好半天才挤出一句来:“你为什么不穿衣裳?”



        “穿着干嘛,这里就咱们俩个人,多自在。”



        “去穿上。”



        “不穿。”



        “你就不觉得羞耻吗?”



        “不觉得啊。”韩子然走到萧真的面前,俯身笑眯眯的看着妻子既羞又气的脸:“你不觉得我这模样挺吸引人的吗?”



        “没有。”萧真脸红得都能滴出血来,她从不是迂腐的人,甚至大胆的可以,可和此刻的韩子然相比,她那简直就是小儿科啊,韩子然,简直不知羞耻啊。



        “看久了就习惯了。”



        萧真气结。



        “哎呀,你的眼晴干嘛总是往我羞羞的地方看啊?”韩子然笑得灿烂。



        “我没有。”



        “分明有,我看到了。”



        萧真气得都不想说话了,能不看吗?他走来走去的,那么明显。



        “流鼻血了?”韩子然慌忙放下手中的烤鸡,从一旁拿过帕子给妻子。



        萧真『摸』了『摸』鼻子,真的粘呼呼的,一看,手上都是血,赶紧接过帕子捂住鼻子,同时瞪了韩子然一眼。



        韩子然叹了口气,一手点了点萧真的额头:“你啊,真是没眼福,看一眼就流鼻血,这要是看多了,还不得把体内的血都流光了,我还是先去穿衣裳吧。”



        萧真:“……”真的好想揍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