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在线阅读 - 第917章 韩秋为商

第917章 韩秋为商


        第917章韩秋为商



        陆心悠在第二天醒来时知道自己从鬼门关进出了一回,并且还是被一直信任着的朋友所计算,情绪就很低落。



        当天,皇宫就赐下了许多的名贵『药』物到楼家,皇后娘娘还派自己最得力的宫女过来问候亲姐。



        柳氏知道了遥儿无法亲自出宫来探望悠儿,天天叹气,原来这做了人上人,规矩反倒多了,进出也不方便。



        萧真再次去看望大女儿时,陆心悠已经能坐起哺『乳』。



        对于母亲,陆心悠这心里不知道有多感激,知道自己能活过来,几乎全靠母亲,因此一见到萧真就扑在了她怀里大哭。



        “别哭了,你在月子中,小心把眼晴哭坏。”萧真轻『揉』着女儿如绸缎般的秀发。



        章氏将心悠的小儿子抱过来给萧真看,自从大小姐生产完之后,她就被叫过来这边服侍,因为那萍儿丫头的缘故,楼家的其他丫头,楼禹母子二人都不放心。



        “这孩子真不像早产的孩子,”萧真逗弄着小外甥,眉眼之间与楼禹颇为相似,鼻子下面像的是悠儿:“瞧,多壮实啊,这孩子要真带到足月生,定然折腾你。”



        陆心悠擦去眼泪:“孩子要是出了什么事,我这辈子一定饶不过自己。”又道:“我到现在依然都不敢相信,那赵倩竟然存了想害我的心思。我一直把她视为闺蜜,从没有怀疑过她。”



        “娘以前就教过你,不管是对人还是对事,都只能给个七分的真心,另外三分,并不见得是虚情假意,只不过得多留个心眼才是。”萧真将孩子教给章氏后看着面『色』还没恢复红润的女儿:“你这次为了生这个孩子伤了身子,一定要好生调理。”



        陆心悠点点头:“婆婆昨天已经去请老大夫过来为我诊脉,开了许多对身子好的『药』。”



        “悠儿。”萧真握过了女儿的手轻拍着:“爹娘原本已经打算离开这里了。可你这样,着实让我们放心不下啊。”



        陆心悠红了眼眶:“女儿让爹娘挂心了。”



        “那赵倩虽可恶,但你们平常与太慰府交情非浅,就算你心中有恨,这事也得慢慢来。”萧真担心大女儿一时气愤找赵倩算帐,“楼禹身为重臣之一,这事你一个处理不好,容易招来祸端。”



        “女儿知道。”陆心悠深吸了口气。



        人在朝廷身不由已,世俗向来不是快意恩仇的,反而如蛛线一般左右牵扯,就像悠儿与那赵倩,二年都看不出人心。



        见女儿伤感的模样,萧真笑笑道:“但也不至于那般憋屈,明的不行,咱们来暗的,你瞧,娘不就为你出了点气,那赵倩的头发没个一年半载长不到以往那般长的。”



        陆心悠:“……”她听到这个消息时一直在猜是谁做的,但她千猜万猜也没有猜到是娘做的。



        “放心吧,你爹说了,咱们要先看看这事会如何发展,只要咱们在京城一年,那赵倩的头发就永远长不到一寸。”萧真朝着大女儿眨了眨眼。



        陆心悠既是想哭又是想笑的看着母亲:“娘……”许是她从小就跟着大娘的关系,对娘更多的是一份敬重,小时,她总觉得娘很忙,她知道娘有很多她不知道的秘密,也知道她妹夫就是当今皇上叫娘一声师傅,只觉得娘真正关心的永远不是他们三姐弟,现在才知道不是,她一出事,娘第一时间就赶来,还为她做了这么多事。



        “瞧瞧这鸡炖的,真香啊。”柳氏推门进来,手中捧着刚炖好的老母鸡:“心悠啊,快趁热吃了。”



        “真的好香啊,大嫂,咱们晚上也吃jība。”萧真一闻到香气,这馋虫就上来了。



        “早就知道你要眼馋,”柳氏白了萧真一眼,笑骂:“这么大的人了,也不改改这吃『性』,放心,家里这会已经在炖鸡了。”



        萧真乐了。



        “大娘,我婆婆还没从庙里回来吗?”陆心悠问。



        “还没。你婆婆被你这翻吓得不轻,说是要每天去庙里上香祈祷你渡过这个劫,还要扎小人去晦气。”柳氏想到禹儿娘说这话时那咬牙切齿的模样就乐,可一想到心悠受的苦,心里又是心疼不已。



        正当三人说着时,一名下人进来说道:“少夫人,太慰府差人送了诸多的礼品过来,说是给少夫人补身子的。”



        柳氏拧起眉:“他们倒还是有脸来。”



        “他们当然有脸来,京城的人都知道心悠和那赵倩是闺中蜜友,这场面还是要做的。”萧真是早已料到,对着下人道:“收下清点入仓就好。”



        “是。”下人离去。



        “赵家的东西,咱们收着做什么?不觉得闹心吗?”柳氏气愤的道。



        “大娘,”陆心悠笑说:“娘也说了,这只是场面。待我好了之后,与赵倩还得要像往常那般走动才好。”



        萧真看着心悠浅浅一笑:“学得倒是挺快的。”



        “就算是做做场面,这种人以后还是少来往,防不胜防。”柳氏道。



        用过晚饭,萧真打了一套拳消食。



        刚刚收招,就见儿子韩秋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走进院子,韩秋这一年来窜得很高,都快到她肩膀了,稚气的模样也渐渐化开,已能看到年长之后的模样。她的三个孩子,悠儿的长相酷似已逝的韩母,而遥儿与她极像,至于秋儿,没有韩子然那般的俊美,但也不似她的平凡,长大后会是个五官清逸的少年。



        萧真觉得像儿子这样的模样,应该不会有子然与韩禹那样多的桃花运,为此,她很是满意。



        抬头见母亲笑眯眯的看着自己,韩秋被看得怪怪的:“娘,你为何这般看我?”



        “我的儿子长得很是合为娘的意。”萧真看得频频点头。



        韩秋:“……”



        “你在想什么?这小脸愁的。”



        “这不是再过几个月就是童试了吗?夫子问我要不要参加。”



        童试?萧真讶异的看着儿子:“你不是要经商吗?”



        韩秋点点头,肯定的道:“儿子以后确实要做个大商人,可夫子对儿子甚为器重,儿子也很喜欢他,不想让他失望。”



        “我当初也说过想让你学武的,你怎么就不怕让娘失望呢?”



        韩秋:“……”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萧真拍拍儿子的肩膀:“人这一生,会有很多的选择,每个选择都会让一些人失望,一些人高兴,但最主要的是不让自己后悔做了这个选择。”



        “娘也有过选择的时候吗?”



        “当然有。为此,娘失去了很多,可娘没有后悔过。”



        “那那些对娘失望的人,有责怪过娘吗?”



        “有啊。谁让我做出了那样的选择呢,我就让他们说,让他们骂,既然我选择了,他们的说骂也是我应该承受的。”萧真『摸』『摸』儿子的头,她这一生,可谓波澜壮阔,但每一件事她都必须去做。



        韩秋想了想:“儿子懂了,儿子这就去回绝先生。”说着转身,不想竟看到自己的父亲正站在几步之外,开心跑了过去:“爹,您回来了?”



        “从你进院子,爹就回来了。”韩子然抱了抱朝他跑过来的儿子:“娘对你说的话,爹也听到了。”



        “那爹爹也赞同儿子做生意吗?”



        “只要你喜欢的,爹都支持。”



        韩秋眼晴一亮:“真的?”



        “当然了,爹什么时候勉强过你做不喜欢的事?”韩子然见儿子那眼里的兴奋劲,眼中笑意加深。



        “谢谢爹爹。”说完,韩秋飞一般的跑开了。



        韩子然与萧真相视一笑。



        萧真随着韩子然进屋,拿过屏风的衣裳替换下他的官袍,笑说:“外面都说秋儿是大哥和大嫂的儿子,可他们不知道你做起生意来也是一把好手。”



        韩子然转过身来将妻子圈在怀中,低头笑问他:“那你是喜欢做生意的为夫,还是做丞相的为夫?”



        “有区别吗?还不都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