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在线阅读 - 第906章 不能浪费

第906章 不能浪费


        熄了火,黑暗的屋内一片寂静。



        萧真却是怎么也睡不着,她想着任锦绣,想着贵太妃,想着后宫里的那么多的妃子,可这些女人又有哪一个是对先帝真心的呢?



        那天润儿在宫里说的话突然印上了脑海‘父皇应该会很孤独吧。他的大将军和丞相都选择了平凡的生活,波涛汹涌的朝政就只留给了他。’



        “在想什么?”韩子然转过了身,双手搂上了萧真的腰。



        “先帝。”萧真并不避讳在二人之中聊先帝。



        “太后的事让你想起了他?”



        萧真轻嗯一声。



        “天子有天子的使命,他离开了,而活下来的人也要生活。”韩子然柔声说,他指的自然是任锦绣,贵太妃他们:“太后这事确实有些过了,不过她的为人向来如此,咱们无视就好。”



        “我知道。不想了,睡觉吧。”萧真转过身,双手回抱紧了丈夫,就听得子然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如果有那么一天你先我而去了,我必然不会独活,就算必须要活下来,我这辈子只会有你萧真一个女人。”



        萧真更是拥紧了他:“我知道。我也是。”



        天气在晴了个把月之后迎来了雨季。



        太后自那天来吵了一顿就没再有什么消息,听说回了宫后也很安静。



        虽说萧真让喜丫例了张清单给皇帝赔,但喜丫并没有递进宫,在喜丫看来那可是皇帝,该远着,该敬着,更该捧着,所以这事她就擅自做主了。



        萧真也没说什么。



        不过在接下来的几天,皇帝知道了自己的母亲在丞相府里摔了东西,还是给了些赏赐下来。



        雨季是最为粘人的,家里内内外外都很『潮』湿,所以一入雨季,所有的厢房里都点了艾绒炉子,驱赶『潮』湿和虫子。



        屋内,萧真看着书,喜丫算着帐,柳氏织着线衣,方香儿则记着帐本。



        一会,萧真放下书本,有趣的看着喜丫拨算盘的模样,喜丫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那双手拨算盘快,萧真有时都看不清楚,而香儿在喜丫的带领之下也是把帐本做得极好。



        “真是老了,眼晴都看不清了。”柳氏边织着『毛』衣边看着样图,边喃喃自语。



        萧真听了道:“大嫂,你眼晴近来不好,就别再织这么费眼的线衣了,悠儿的孩子她自个会愁心。”



        “她从小娇身惯养,哪会带孩子啊?亏得有禹儿娘在,但禹儿娘眼晴比我更不好使,这线衣都织不了。”



        “那就去买,你一件线衣起码得花个把月时间。”



        “买来的哪有我们自个的线好,这可是羌族人进贡来的上等的线褐,听说取『毛』时都是用的玉刀,皇上也就赏赐给了我们那么一些而已。”柳氏指了指锦帛中画着的织法:“你说说这羌族人,可真是心灵手巧啊,这蝴蝶要是织起来,一定很好看。”



        “大嫂以前给孩子们织的线衣也好看。”萧真说道,羌族是西域那边以放羊为生的民族,这线褐是几十年前从他们那里传来入的大汉,一传进来就受到了『妇』人们的喜欢,不同于中原的剪和织机,而是用二根棒子就能织出一件好看又保暖的衣裳来,便利极了。



        “待以后华儿,遥儿,秋儿的孩子们生下来,只要我还能动,就给孩子们织。”说起这些时,柳氏大嫂一脸的满足。



        萧真在心里叹了口气,大嫂什么都好,就是爱『操』心,爱瞎『操』心,孩子都大了,她还把他们当五六岁的稚子般,就连对她都是百般不放心啊。不过大嫂对他们是真的好,面对这个一心为她们着想的嫂子,萧真能敬着就敬着。



        “说到孩子,大嫂,华儿的婚事也该有着落了,悠儿的孩子都快三岁了,华儿还没娶妻。”喜丫边打着算盘边说。



        说到自个亲生的儿子,柳氏满脸愁容,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不想娶妻,说女人太难搞。



        “姻缘天注定,等华儿的另一半出现了,你们就算想挡都挡不住。”萧真说道,侄子韩华从小是既机灵又乖巧,可不知从何开始就不喜欢和女人说话了,和他这个婶婶说话都要退个三步再说,她记得小时候这孩子不是这样的。



        “不行,等晚上他回来,我要再去崔崔他。”柳氏说道。



        “大嫂,上次华儿被你一催,好几天没回来呢。”方香儿噗嗤一笑:“你还是别催了。”



        大嫂柳氏又开始愁了。



        正当几个人在聊着孩子们时,吴印走了进来,没好气的说:“姐,那太后把贵太妃给接回宫了。”



        萧真挑了挑眉,心中虽有些意外,但只轻嗯了声,没有任何表态。



        “贵太妃?”喜丫奇道:“太后不是一向很隔应贵太妃吗?怎么还把人从奄堂接回宫里来了?”



        “我知道了,太后是嫌无聊了,就想起还有一个贵太妃可以折腾。”方香儿说道。



        “香儿真相了。”吴印摇摇头,坐下来给自己倒了口茶喝:“姐,还有件事,贵太妃的三位皇子,其中有二位已经到了该成家的年纪,怎么说?”



        “这与我们并无关系,交给皇上就好。”萧真顿了顿又说:“以后这种事,跟你姐夫去说吧。”



        “行。我只是觉得那三位皇子可惜了,虽然以前都受到了鲁国公的唆使,但一个个也确实是真才实学,若是皇上能胸怀开阔接受这个兄弟,对朝廷是大有帮助啊。”



        鲁家那样的事,皇帝没诛九族已经是宽厚,让这些兄弟再回朝堂,萧真觉得难啊。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萧真又回到了每天去茶楼听书听八卦的日子。



        家里每个人都在等,等着韩子然告老还乡的日子。



        润儿做为皇帝的大局观也开始一点点的显『露』了出来,从这一年他所做出的决定来看,萧真觉得自己和子然对他的栽培没有白费。



        不管是老百姓还是朝中,对他都是一派赞誉之声,如今朝廷还是复兴之中,以前的官员关的关杀的杀,如今大家心中还有那些阴影,因此是皇帝最好恩威并施之陆。



        朝内朝外可以说是一片详和。



        离三年之期还有一年的时间时,萧真开始注意日后大家要养老的地方,这事她先是问过了子然,子然能想到的地方便是萧真叔婶现在住的吴越,自先帝死后,萧家叔婶就回了自个的老家塘下村。



        对韩子然来说,他真正的老家反而没什么印象了,脑海里只有幼时不愉快的记忆,而有印象的是在祝由术中,术中的塘下村,他和妻子是同村人,那里有他的快乐。



        所谓落叶归根,这事萧真还是要去过问韩家大哥和大嫂的意思,顺便把子然的意思一说,没想到韩家大哥和在嫂欣然赞同,韩家父母已亡,连韩家二哥不知所踪,对他们来说,老家更多的是伤悲。



        大嫂柳氏这个时候倒有些后悔把遥儿嫁进宫的想法了,他们都走了,留下遥儿一人这得多孤单啊,随后又想到悠儿和华儿也是在的,这心里就放心多了。



        遥儿这二年拔长了很多,有些婴儿肥的脸型也渐渐长开,变成了瓜子脸的模样,陆心遥的长相是个耐看型的,越看越美,这『性』子也是越来越安静,待人处事都颇为温和。



        宫里的二个嬷嬷一直觉得这位未来皇后娘娘的『性』子太过温和,日后恐怕要吃亏,可又没个法子拧过来。



        萧真倒是不担心,各人有各人的福,遥儿日后的造化要看她自己。她偶尔会担忧一点,那就是皇帝对遥儿的心思,这二年多来,不管是太后还是皇帝一次也没宣遥儿进宫玩过,虽说定下了婚约需要避谦,但真的有心的话,又怎会一次也不宣呢?



        眼看着三年之期将近,萧真这天将二女儿叫了过来问她的意思是否还是要进宫。



        陆心遥反而说了句:“娘,女儿学了这么久的宫规,二位嬷嬷又传了女儿一身的本事,若是不进宫岂不是浪费了。”



        萧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