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在线阅读 - 第854章 新任县令

第854章 新任县令


        “什么?这,这……”任氏惊慌之后,反见夫人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一时不解:“夫人,我们要不要报官啊?”



        “不用。子然和赵介会处理。”



        任氏纳闷赵掌柜能怎么处理,那唐氓可是无赖啊。



        “别担心,香儿被绑的时候,我们的人早已知道了。”萧真闭上眼晴假寐。



        香儿是在傍晚的时候和赵介回来的,那时,萧真正和悠儿在吃着西瓜。



        香儿一脸的得意,好像做了什么了不然的事情。赵介则是很无奈的样子。



        韩家大哥,大嫂也都走了进来,他们的目光都无语的落在香儿身上。韩子然是最后一人进来的。



        “香儿姑娘,你没事吧?”自萧真了方香儿被bǎngjià,任氏这心里就一直担心着。



        “我挺好的。”香儿嘿嘿一笑,对着萧真道:“嫂子,我帮你和悠儿报了仇。”



        萧真奇道:“报了什么仇?”  韩子然走到了萧真身边,拿过桌上放着的锦帕给萧真擦了擦嘴角的西瓜渍,这才道:“先前因为唐氓的事,我担心他报复,就让护卫们留心着周围,这些日子以来,



        那唐氓都无处下手,今个下午见香儿单独一人从铺子里回来,竟将她绑了去。”  萧真常年打仗,经验让她知道那唐氓定然会伺机报复的,因此早已让赵介多多留意,当时赵介姐夫交待过他了,没想到她和子然是想到一块了,不过这会她还是要



        装出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点点头。



        方香儿已经激动的道:“嫂子,你不知道那无赖想要非礼我,我趁他不注意一脚就狠狠朝他跨下踢去,趁他大喊的时候,我另一脚也狠狠踢中了他跨下。”



        萧真:“……”



        赵介轻抚着额头摇摇头:“这回那无赖不止要在床上躺半年,恐怕终身都不能壤了。”



        萧真看着开始吃起西瓜的方香儿,唔,她这弟媳忐强悍了。



        “我已让伙计将唐氓送到了县衙,一会我去县生衙看看,到时若是升堂的话,香儿也要过去一趟。”韩子然道。



        方香儿点点头:“反正不是我的错,是他要非礼我,我自保而已。”



        “放心吧,姐夫不会让你有事的。”韩子然轻咳了几声道:“你那二脚虽然有些狠,但,姐夫还是很欣赏的。”



        所有人:“……”



        不一会,县衙就差人来叫方香儿了,所有人都陪着去了县衙看县老爷审案。



        去看审案的人实在是太多,看来老百姓对这事挺关心的。萧真怀着身子怕挤索性就不进去了,坐在县衙外面大树底下乘凉等着审案结果。



        任氏这会还有些不敢置信的摇摇头:“香儿姑娘这胆也太大了,我真无法想像那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香儿做的很好,自己若连自己也保护不了,那不是更悲哀吗?”萧真淡淡。  任氏想了想,觉得有道理,点点头,又担忧的道:“可那毕竟是县老爷的亲侄子啊。虽先前断了手,县老爷没有追究,可现在受赡地方总是不一样的。”那可是命



        根子啊。  “他强抢民女在先,意图不轨在后,我想县老爷最多罚咱们一些银子赔偿。”这县老爷为官还算清正,但子然曾他极好面子,一个极好面子的人,这种事就算要护短



        也要顾及自己那清正的名声,所以香儿不会有事。随即,萧真的目光落在由远即近的一顶蓝色轿子上。



        “夫人可是认识这轿中之郑”见夫人目光一直落在那轿子上,任氏也看向那顶朝着县衙后门进去的轿子。



        “去看看。”一般大户人家的轿子都是有标志的,方才那标志萧真总觉得似曾相识,可记忆中并没有印象。  那轿子停在了县衙的后门,轿门放下时,出来一身形与子然差不多的男子,头戴玉冠,身着锦服,一派贵胄子弟的打扮模样,当看清那男子的长相,萧真目光微敛,



        终于想起那标志为何似曾相识了。



        白家,晋县白家,他是白皓。



        白皓怎么会在进贤县?



        “夫人,怎么了?”见夫人在fālèng,任氏轻问。



        “禹儿娘,你可知如今这位县老爷来这里任几年了?”萧真问道。



        任氏想了想:“好像听铺子里的伙计起来已经五年了。”



        “五年?”大汉的主要官员都是五年一换,难不成白皓是要调到这里任县令了吗?要不然他来这里做什么?



        白皓与子然相识,尽管她不知道子然在丞相之时是否还与白皓接触,但不管是在术中还是在子然的记忆之中,这个白皓始终都是他的挚友。



        当萧真回来原地时,刚好子然他们从衙门里出来,香儿脸上那高心样子没了,换成的是一脸的愧疚,赵介也低着头。



        反倒是韩子然一脸没事似的。



        “怎么了?不顺利吗?”萧真问道。



        香儿有些哽咽:“嫂子,对不起,我不仅让铺子损失了银子,还害得县令大人讨厌起姐夫来。”



        “我与县令本不是深交,他护着他的侄子,我护着我的弟媳,都是人之常情。”韩子然淡淡一笑:“香儿,你不必太往心里去。”



        赵介愤愤的道:“还什么清官,不也是护短的么。我们做什么了,是那个唐氓bǎngjià的香儿,难道非得被bǎngjià的人受了伤再自我保护才是公平吗?”



        “一千两啊。我好心疼啊。”方香儿哽咽道。



        “一千两而已,有什么好心疼的。”萧真看着香儿那满脸痛革的模样笑:“只要你没事就好。”  “钱可以再赚,”赵介在旁道:“可姐夫好不容易与县太爷打好的关系,如今是付之东流了。”这点是最让赵介觉得可惜的,至于香儿,他们是一家人,姐和姐夫肯定是



        帮衬着的,银子不算什么。



        韩子然温和笑笑:“这县令大人十之后就要去外县上任了,如今也谈不上什么付之东流。”



        赵介眼晴一亮:“他任期到了?”



        韩子然点点头。



        “真是太好了。”  看着破涕为笑的香儿,还有担心生意会被阻挠如今松了口气的赵介,萧真这心里却开始担忧了,她已经能确定那新来的县令就是白皓,要是让白皓见到子然,后果不



        堪设想啊。但这种事,她也阻止不了。  十后,新来的县令白大人正式上任。一时城里都在着这位新上任的白大饶事,这位白大人可是将门之后,作风雷厉风行,是个难得的青大老爷,总之风评



        可以极好。



        赵介急急忙忙进院子时,萧真正将女儿抱走,免得她总是打扰韩华练字。无奈悠儿就是要缠着韩华玩,韩华自然专心不了。



        “姐。”



        萧真看了赵介一眼,就让章氏带着悠儿去和韩华出去玩会。



        “禹儿娘,去给孩子们拿些吃的吧。”萧真对着身边的任氏道。



        “是。”  院子里剩下二人时,赵介道:“姐,我查过了,姐夫在朝中的那些日子,白皓与姐夫并不怎么见面,倒是白皓的妻子一直秘密来京城见姐夫,白家世代不允许进入京



        城,白皓唯一一次秘密进京,就是去将他的妻子带回来的。”



        萧真拧眉,在术中她参与了这事,但在现实中,只有子然一人面对。  “啊呀,当我查到这事时,我都惊呆了,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都成亲了还来纠缠姐夫。”赵介一脸气愤:“不过姐,你放心,那白夫人一直被软禁在白府,以后再



        也作不了浪。”



        “咱们是阻止不了他们二人见面的,我担心的是,白皓知道了子然在这里,会怎么做。”



        到这个,赵介也愁。



        二人正愁着,一名伙计来禀报:“夫人,赵掌柜,县令大人邀请了老爷去望月楼吃晚饭,老爷让的回来声,今晚不回来用饭了。”



        萧真,赵介:“……”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



        “老爷什么时候去的?”赵介赶紧问道。



        “一柱香之前就去了,这会应该已经到了。”  萧真与赵介互望了眼,与赵介满脸焦急不同,萧真索性坐了下来喝茶。



        <center></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