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在线阅读 - 第843章 要轻薄你

第843章 要轻薄你


        客上居来自各地的特产经过改良之后,深受阿扎城百姓们的喜欢,每铺子里都是客流不断,几乎要从早忙到晚。



        开了分铺子之后,又开始广招伙计,所以不管何时,这后院的门口总是排起了长队的。



        招伙计这事交给了赵介和方香儿,方香儿什么都好,就是做事讲话都泼辣了些,没什么坏心眼,但这架势颇为叫人招架不住。



        萧真远远的看着好些想来做伙计的人都被方香儿的泼辣尽赶跑,觉得还挺有趣。



        任氏在旁叹了口气:“方姑娘这样子,要多久才能招进人啊。”



        “听铺子里时常会遇上一些甩泼的妇人,甚至还有无赖泼皮过来闹事,这些想来做咱们铺子伙计的人若是连香儿这一关都过不了,如何在铺子里做事呢。”



        任氏想了想,点点头:“夫人的是。”  看着这个方香儿,萧真倒是想起了祝由术里的婶婶来,术中的婶婶比起香儿来更为泼辣,那嘴简直不饶人,把村子里的人都斗了遍,最后还为她斗来了一桩姻缘。现



        实中的婶婶也是差不多的性子,待她也是极好的。不知道他们现在过得如何?  “姐,”吴印拿着算盘走了过来,自喜丫怀上孩子后,就开始教吴印算帐,免得到时她分娩时铺子里没人做帐。所以吴印拿着算盘到处走,如今伙计都直接叫他算



        盘先生。



        “前头不忙了?怎么来了后院?”



        “禹儿娘,我有些话要跟姐,你先下去吧。”吴印对着任氏道。



        “是。”



        任氏走后,吴印叹了口气:“姐,我来是跟你赵钩的事。”



        “赵钩?他不是在学堂念书吗?”子然给赵钩的学习时间是有期限的,还有半年时间,半年之后他会让他来铺子里学习经商之道,之后回赵钩接手赵氏的生意。



        “没有,”吴印头疼的道:“他今年都没回学堂,而是在独秀村住着。”



        “什么?这怎么可能?”萧真吃惊道。  “每,他都会偷偷的给我岳母家挑好水,劈好柴,就连开春之后田里的谷子都是他趁着夜里偷偷帮我岳母家种了。如果不是我这次回去撞上,还以为他正在学堂里认



        真读书呢。”



        萧真愣了好半响,才道:“为了苗儿,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苗儿?”



        呈印点点头:“要不是喜儿不方便,这次回去的如果是她,估计那赵钩得被打得半死。姐,你该怎么办?若让姐夫知道赵钩没去学堂,必然会将他赶地出门。”



        “你应该叫过他回来吧,他怎么?”



        “他不会回去,他要在独秀村照顾苗儿一辈子。”



        “荒唐,别秦家不会同意,苗儿不会同意,就连赵员外也不可能会同意。”萧真拧眉。



        “是啊。姐夫也在他身上花了不少的时间,他这么做,也对不起姐夫。”



        “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他这样做又有何意义呢。”顿了顿,萧真又道:“就算他对苗儿余情未了,讲究的也应该是技巧,而不是在这种时候去示好。”



        吴印正要点头,随即他瞪大眼看着萧真:“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去把我的原话告诉他,赵钩这么聪明,一点就通。”



        “这不可能,姐,你不知道我那嫂子和岳母他们有多讨厌赵钩。”  “我知道。”萧真好笑的看着吴印,谁女生外向,连男生都很外向啊,换以前她什么吴印早就去做了:“所以我了不是在这种时候,赵钩好歹也得等人几年,等秦



        家对于秦东的死悲伤化淡了些,至于这几年,赵钩的心意会不会变,那又是一个未知了。对吧?”



        吴印眼晴一亮,嘿嘿一笑:“知道了,我这就去。”  萧真走回自个厢房时,正好看到韩子然从乳母章氏手中抱了女儿过来,悠儿一被抱到父亲怀里就开心的大笑,双手做出向上的样子,意思是让韩子然给她举高高玩



        ,一周多的孩子,已经能走,但还不会话,只能用动作来表达她想做的事。



        萧真在旁看着父女两逗乐,直到韩子然发现了她,将女儿交给章氏后就朝她走了过来。



        “这几,难得见你白有空。”萧真看着她笑。



        “为新店的事在忙,可会怪我冷漠了你?”韩子然一脸歉意的看着她。



        “怎么会,你那么忙也是为了让我和悠儿过上更好的生活。”  “再忙,对我来你和女儿才是最重要的。”韩子然牵过她的手走到院中的石桌旁坐下:“晚上,韩青云大哥请我去望月楼吃饭,有重要的事情跟我,让我务必去,



        晚上我就不在家里用膳了。  “重要的事?”自那她和韩家大嫂在亭子中一聚之后,已经十来过去了,这十来,韩家什么动作也没有,今突然请吃饭,他们是想清楚了怎么做吗?是?还



        是继续以目前的关系走动?



        “来报的厮是这么的,不过我也想不出来有什么重要的事。”铺子一切都很顺利。



        “让吴印跟你一起去吧。”



        “好。”韩子然点点头。



        “你不问问我为什么要让吴印一起去?”



        “有什么好问的,你总有你的理由。”韩子然摊开妻子的手细看着:“看来望临这润肤膏确实不错,比上次的好多了。”



        萧真看着自己变得滑嫩的双手,笑:“我每次看见自己的手,都觉得现在的自己过得太奢侈。”



        “我陆时的妻子,奢侈一些又如何?”韩子然温柔的看着她。



        今的晚霞很艳丽,几乎将整个空都照得通红。



        这么美的晚霞,萧真索性把灶房的桌子搬了出来放在院中,让任氏将菜督院子来吃。



        赵介进来时,就见萧真在跟任氏着什么晚饭和朝霞很配这话。



        “姐,你还吃得下饭啊?”赵介渍渍了二声:“真是一点也不担心姐夫。”



        “我担心有什么用。”萧真将碗筷放好:“该来的总会来。”



        “至少防着一些也好。”



        “咱们与韩家要时常见面,再怎么防也防不着,我相信你姐夫。”



        赵介压低了声音道:“可姐夫毕竟没了以前的记忆。”



        “性子不是和以前一样么?这明他这里啊,”萧真指了指头:“没变笨。”



        赵介:“……”



        方香儿走了进来,见到任氏从厨房里端着菜出来赶紧去帮忙。



        一家人开始边欣赏着晚霞边吃饭。



        自任氏来了后,灶房烧饭材事就交给她了,她也没有让大家失望,做出的饭菜都极香,有时为了多做几样好吃的,还特意去馆子里看看,偷学回来。



        “赵介哥,你什么时候娶我啊?”方香儿边吃着可口的饭菜边笑眯眯的问赵介。



        突如其来的这一句,正喝汤的赵介被呛得咳了起来。



        “真是跟个孩子似的,喝口汤都会呛着。”方香儿赶紧给赵介顺顺背。



        “谁要娶你了?”赵介瞪了方香儿一眼,也不知道是谁害他呛着。



        “你让我在这里干活,不就是告诉我以后会娶我的吗?”方香儿眨着灵动的眼晴,一脸无邪的看着赵介。



        所有人都看向赵介。



        萧真也来了句:“我当时也是这么觉得的。”



        “姐,别添乱。”赵介无语的看着萧真。



        萧真赶紧低头吃饭。



        “赵介哥,这里的人都知道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不能始乱终弃啊。”



        “你什么时候是我的人了?”什么叫始乱终弃,会不会用词啊?赵介开始头疼了,这个方香儿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死心。



        方香儿放下了碗筷,双手插腰,噘着嘴看着他。



        “干嘛?”赵介狐疑的看着她。



        下一刻,在所有人惊呆的表情之下,方香儿捧起赵介的脸,对着嘴就亲了下去。



        抽气声此起彼伏。  赵介已经呆了,忘了推开人,就这么傻呼呼的继续被方香儿轻薄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