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在线阅读 - 第786章 平静聊天

第786章 平静聊天


        萧真抬头看了眼皇帝,术中的皇帝早已死了,怎么死的?她竟然想不起来了,这眼神,心里一叹,不管是在术中还是在现实中,皇帝都厌恶她啊。



        在他面前,她竟然还神游?皇帝拧眉看着一脸沉浸在自我思想中的萧真,下一刻,他不敢置信的看着萧真。



        萧真很随『性』的坐在了地上,目光望着不知名的远处,感概道:“如果在现实中我们的关系也能像在祝由术里这样该多好啊。”



        祝由术里这般?想到那大祭司所说皇后中过祝由术,在她所中的祝由术难道还有他?皇帝僵着声问道:“是怎样的关系?”萧真看了他眼,觉得眼前的皇帝这动作都跟现实中的一模一样:“我很后悔做了你的大将军,最后甚至还『逼』着你与我成亲。当初如果我一直是以你的影卫身份守护在身边,或许咱们之间就不会有这么多



        的事情。”



        “你真的很后悔?”



        萧真点点头,叹了口气说:“一眼便是一生,如果人能重活一世,我一定不看你那一眼。”



        “那一眼?”皇帝古怪的看着萧真。



        萧真朝他『露』齿一笑,拍拍身边的位置,让他坐下。



        皇帝身子一僵,印象中,皇后已经许久没这么对他笑过了,在这个的笑容里,有着对他的包容和宠爱,二人仿佛回到了过去。



        鬼使神差的,皇帝真坐了下来。



        “我没跟你说过,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你吧?”“嗯。”这个问题,他连想也没想过,从十二岁开始,身边的宫女,哪怕是那些臣女都时不时的对他示好,他视这一切为理所当然,还是大将军的她会喜欢他,他并不惊讶,但大将军是女儿身的事却把



        他吓倒了。



        “当时你跟着恩师出现在战场,我看到你的第一眼一颗心就沦陷了。”萧真想起自己第一眼见到皇帝时的情景:“所以我想尽一切办法都要引起你的注意。”



        “你成功了,最后成为了朕的贴身护卫。”



        “是啊,那几年,我每天都和你形影不离,是我这一生最为快乐的日子。”想起那个时候,萧真真心一笑,真的很美好。



        “可你背叛了朕。”话一说完,皇帝便痛呼一声,一手捂住被弹的额头,怒瞪着萧真。



        萧真狠狠的用食指弹了下皇帝的额头,收回了手,依然笑呵呵的看着他:“要我说多少遍,我没有背叛你,我的兄弟们也没有背叛你,是你的怀疑毁了我们之间的信任。”



        “这种事,仅仅用嘴巴一说,朕怎么可能相信?”“是啊,所以我很后悔,”萧真一手『摸』上皇帝的头,一如以前那般温和的笑看着他:“一直做你的影卫就好了,又何必去做什么大将军。做了大将军之后,又干什么那么爱出风头,次次为你把后患都清除



        了,要是留几个让你自己去出力,我想,你就不会这般怀疑我了。”



        被突然『摸』头,皇帝身子一僵,刚想厌烦的拍开她的手,却在听到她后面这句话时沉默起来,一会,抬头看着她:“在你的祝由术里,朕是个怎么样的人?”



        “你问我?你不就在术里吗?”



        皇帝眯起眼,怎么?皇后以为他是术中人?难怪她现在对他的模样这般奇怪。



        “其实我与你接触不多。”萧真回想了下,还真的不多。



        “什么?”皇帝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没再去做你的影卫。就算做了,也就那么几天吧。”



        “不可能。”皇帝直接否定:“你现实里是我的影卫,在术里怎么可能不是?”



        萧真想了想:“回避了你。”



        回避?这是什么回答?“可能现实里太压抑和痛苦,所以祝由术里就回避了你。”萧真淡淡一笑:“既然是只是一个假的世界,自然是想去做我要做的事情,我有很多想做的事情,比如种种田,打打猎,还有,”萧真没再说下



        去,反而傻笑了几下。



        “还有什么?”看她这模样,皇帝发现自己还挺想知道这还有后面是什么。



        “生生娃。”难得的,萧真有些不太好意思。



        皇帝:“……”



        “你要活得长命一些,嗯?”萧真恢复正经模样看着皇帝。



        皇帝蹙眉,这是什么话?难道他会活得短命不成?“你看,你为了夺得兵权,为了集所有权利于一身,杀了我那么多的兄弟,同时也软禁了我,如果你不活得长命一些,替我们好好去守护这个江山,守护大汉的百姓,那就真的太对不起我和兄弟们了。



        ”



        皇帝望着这张平静甚至在此时有些随『性』的面庞,以往她讲起这些事情时,神情总是隐忍的愤怒,此刻竟什么也没有:“你不恨我了?”



        “先前你问我,可在意过你的想法?可有一次是站在你身边为你所想的?”萧真无奈一笑:“正因为我太过在意你的想法,自始自终都是在为你所想,才让你觉得我对你有了威胁。”



        皇帝一愣。“生生死死,对我和那些兄弟们来说早已平常,只是想死得其所。我就算恨着你又能如何呢?心中的大义让我无法杀了你,虽然不知道你日后会不会是个好皇帝,但我想,总不至于做个昏君吧。干脆放



        下了心中的恨,你也放下那些过往,好好做一个皇帝吧。”“放下过往?”这句话让皇帝心里莫明的跳了一下,突然间发现,他一直认为自己厌恶萧真,恐惧萧真,却又想着时刻把她绑在身边,仅仅是因为他无法放下过往,要是放下了,手起刀落,早已痛快解



        决。



        萧真没发现皇帝的异样,继续带着一些无奈的心情说道:“我和你还能这样一起平静的聊天,特别是你听我说,也就只有在我这样的幻境之中才可以做到吧。”



        想到现实中他与皇后的关系,皇帝无法否认:“你方才说了那么多想做的事情,那在祝由术里都做了吗?”想到术里的一切,萧真浅浅一笑:“当然做了呀,”转头看着皇帝:“可能是我们在现实里的羁绊太深了,就算回避了你,可与你之间总是藕断丝连,我无法真正的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直到你死了之后



        。”



        皇帝的脸一黑:“什么叫朕死了之后?”



        “你殡天之后,由太子即位,而子然也早早的隐退,我们才开始了属于我们的田园生活。”说到后半生,萧真眼底笑意盈盈,一脸的幸福。



        “你说谁?”皇帝的心一沉。



        萧真奇怪的看着他:“子然呀,先前的事,你不都是知道的吗?”“你和韩子然在祝由术里成亲了?”皇帝的脸『色』是前所未有的黑,他不敢置信的看着他的皇后,她不仅在现实里背叛了他,连在幻境里也背叛了他,而且,为什么他要那么早死?她竟然那么希望他早死



        ?



        萧真看着面『色』一下子铁青的皇帝,不解的问:“怎么了?”话才刚问完,眼前的皇帝突然间消失不见。



        “又走了?那下一个会是谁来呢?”萧真看着白茫茫的雾气喃喃着。



        术外。



        皇帝一睁开眼便吐出了口血来。惊得许福赶紧去叫御医过来。



        大祭司害怕地跪在地上,他引着皇帝进入了皇后的意识里,因此里面的一切他都听得清清楚楚,这是第二次皇上被皇后气得吐血了。



        “皇上,皇上?”见皇帝一脸铁青跌跌撞撞的朝外走去,许福忙跟上,又对着身边的小太监说道:“让御医赶紧过来候着。”说完,追着皇帝出去了。



        夜『色』落幕时,天地瞬间安静了下来。因为皇后生病,只能在莒县的最好的庄园里暂时先安顿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