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在线阅读 - 第783章 这是军令

第783章 这是军令


        “我把自己放在了术里,成为了阿真姐的影卫兄弟,可韩大人极为排斥我,他不让我接近阿真姐,甚至还让阿真姐与我为敌,还硬是变成了上一世是我杀的阿真姐,才让阿真姐重生的。”时彦叹了口气道:“



        所以,我不得不以一个新的身份,以一个德高望重的身份再去见他们。”



        方玄大师,便是他在祝由术里的身份。同时,他还不能太着急,要一步一步来。



        “你是说,韩子然他在防备着你?”小神医有些不相信自己耳朵所听到的,一个人在梦里还能防备别人?



        时彦点点头。



        “祝由术里到底有什么?为什么连阿真姐也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迷』『惑』?”这是吴印困『惑』的,在他心中,大哥不像是被幻像困住的人,不,应该说绝不可能被幻像困住的。



        “有你们。”时彦说道:“有你,有赵介,有小神医,有司徒,有老将军,有卫木,白祥,北觅,张刘等等这些兄弟。”



        吴印和小神医愣住。“他们都活着,都陪在阿真姐的身边,是一个一个鲜活的生命,他们在术里完成了他们想做的事,他们的梦想,他们的希望,张刘经营了牛车生意,白祥和北觅都成了亲,还生了大胖儿子。还有皇帝,



        他信任阿真姐,喜欢阿真姐,非儿女私情,而是君臣之义,兄弟之情。”时彦说道:“我能感觉得出来,阿真姐对他们的感情很深,正因为这样的羁绊太深,她不愿走出来。”



        吴印和小神医沉默,那些兄弟,如果在梦里能活着,他们也会不愿意醒来的。“还有秋菱公主,鲁贵妃,锦妃,欧阳点儿这些人,我不认识她们,可这些人同样鲜活的存在于术中。”这个术中,他看到了每一个人完整的人生,时彦喃喃:“这怎么可能呢?就算是祝由术,仅凭一个



        人的意念怎么可能呢?”



        “秋菱公主?那不是一直想嫁给家姐的那个疯公主吗?”小神医怪道:“怎么术里还有她啊?”



        “是不是那个一直破坏真姐婚事的公主?”吴印问。



        小神医点点头:“这个女人想嫁给家姐想疯了,数次陷害那些喜欢家姐的姑娘,最后家姐忍无可忍就将她强行许了人。”



        “我便是利用秋菱公主让阿真姐从200年前出来的。”时彦神情万般疲惫:“可她醒来依然在术里,不管我怎么做也无法拉她出祝由术。”



        “族长,”秋烟走了过来,担忧的看着他:“要不让长老们帮你吧?你这样下去身体会受不住的。”



        “我在里面以大师的身份好不容易让韩大哥信任了我,这个时候你们若再进去,只会让事情变棘手。”时彦摇摇头:“我没事。你们要时时提防大祭司,不可松懈。”



        “是。”



        “我要再次进去,这一次,我一定要把阿真姐拉出来。”时彦说着,再入闭眼。



        吴印看向闭目似在打坐一般的萧真,想着方才时彦所说的话,神情伤感。



        小神医拉了拉他的衣袖:“咱们先出去吧。”



        出了屋,二人都低着头不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吴印才道:“如果可以,我也想进入祝由术中看看兄弟们。”



        “那你是多余的,在术里面,已经有了一个你。”



        吴印失笑,不一会深吸了口气,神情越发伤感。



        “生活总要向前看,不能一直陷在记忆中。”小神医说道:“家姐只是一时被『迷』『惑』了,她很快就会清醒过来的。”



        “你在我们之中年纪是最小的,当初哭的最厉害的也是你,”吴印『摸』了『摸』小神医的头,有些安慰的道:“长大了啊。”



        小神医冷哼一声:“我从不让别人『摸』我的头,看你心情不好,就让你『摸』一次吧。”



        吴印失笑,还真是不客气的又『摸』了『摸』他的头,直接把他的头发『摸』『乱』。



        连着二天,屋内都不再有动静。



        第三天时,吴印和小神医要进屋去看看动静,却被时氏族人拦在门外,不时的,时氏族人会从里面端着一盆盆的水出来,最后几盆水竟然是红『色』的。



        就在吴印和小神医心焦不已时,时氏族人的长老突然道:“不好,是大祭司。”



        与此同时,一道哨声音突然响起。



        “皇帝的人来了。”吴印戒备的看着那片林子沉声道。“这么快?你不是说这几个陈法至少能顶个十天吗?”小神医双手紧握成拳,心里着急起来,他只会皮『毛』的功夫,时氏族人的武功也不见得强,就只有吴印能以一敌十,可皇帝带来的御林军不可能就只



        有几个啊。



        “这几个阵法是真姐花了半年时间研究出来的,没道理这么快就被攻破啊。”吴印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家姐把这破阵的办法告诉了皇帝?”小神医猜。



        祝由术中,此时的萧真在一片白茫茫的雾中走着,仿佛永远走不完似的。



        “阿真姐,快醒来,快醒来。”时彦的声音不时的在耳边响起。萧真依然走得缓慢,脑海里闪过的是在祝由术中与子然的点点滴滴,直到他们二人寿终正寝的一幕。现实中的记忆一点点的在苏醒,她有些分不清哪个是现实哪个是术中,但下意识的就想去拒绝现实



        中那些让她伤心的事。



        “阿真姐,你快醒来啊。”时彦的声音越发焦急起来。记忆一片一片如雪花一般落下来,砸得她全身都疼,现实中,她的恩师,她的兄弟都一一的战死,而与皇帝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因为猜忌她,忌惮她,皇帝要夺她的权更要杀她,更是将她的兄弟



        们赶尽杀绝。



        而子然呢?为了和她在一起放弃了丞相的身份,一如在术中,只要是她的事,他都必然全身心的对待。



        “阿真姐?”时彦的声音突然变得惊恐。



        而在这一刻,萧真的眼晴猛的睁开,随手就抓住了一把『射』向时彦的箭。



        门在此时突然被打开,冲进来的吴印和小神医看到起身的萧真时,愣了下,随即惊喜的喊道:“家真姐,你醒了?”萧真有些茫然的看着周围,她只是本能的抓住了这飞来的枝箭,记忆不断的在脑海里涌入,令她的额头隐隐生疼,但她知道自己已经回到了现实中,便轻嗯了声,目光落在被吓了一大跳的时彦身上,



        黑眸缓缓睁大:“时彦,你的头发?”



        时彦的头发已全白,嘴角挂着淡淡血迹,他一脸的倦容,整个人看上去犹如老了十来岁。“我没事,只是心力过度而已,休息个把月就能恢复了。”韩子然虚弱的一笑:“阿真姐,你能醒来真是太好了。”随即他看向一旁睡着的并没有醒过来的韩子然,忧心的道:“为何韩大哥还是没有醒来?



        ”“夫君?”萧真走到韩子然的身边,轻抚着他的脸,微微有些怔忡,这张俊美精致的面庞在祝由术里与她共度了一生,他与她经历了三生三世,每一生每一世都让她痛苦万分,可最终,他们还是携手一



        生寿终正寝,他们还生了三个活泼可爱的儿子,一个比一个优秀,他们还建了村子,村子越来越好。



        “族长,这里留不得,我们要快点离开。”时氏族人一个个都提着剑走进了屋里。



        “你们将子然先带走,”一把剑已经在萧真的手中,“吴印,小神医,你们护着时氏族长先行离去。”



        “那你呢?”吴印急道。“我与皇帝之间,必须有个了结。”萧真看着吴印和小神医,刚毅的面庞一字一句道:“你们不许再来我这里,这是军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