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在线阅读 - 第690章 顺昌国运

第690章 顺昌国运


        朝堂风云变幻莫测,很多人都见风使舵,一时鲁国公府更是门庭若市。



        有一方受到皇帝如此宠爱,必然有另一方嫉妒,京城事情就多了起来,老百姓能聊的八卦也就多了。



        尽管汉影村是独立在外的,但毕竟属于皇家,在这里肯定也是有宫里人的耳目,因此萧真下令所有人不得议论朝政事。



        时间就在每一日的匆忙中悄悄溜走。



        汉影村是越来越大,从一开始只有几十户到百户,时过二年之后,已达到了一百五十多户,从一隅之地,到现在发展成了一个大圈。



        而在这一年的下半年,萧真每天几乎都能看到宗卷上谁家又生了个大胖小子,谁家又生了个可爱的千金,人册上几乎隔二天就要添好几个新人名上去。



        一时,村子里满月酒,周岁酒纷纷而来。  许是时氏一族的人在村子里长了,村人也渐渐接受了他们,也不知道是怎么传的,将时氏一族的人传成了算命的一族,那些刚生下孩子的村人便去找这一族人算命算八字的,渐渐的,进出时氏一族的



        村人就多了起来。



        等萧真知道时,时氏一族已经面向全村开放算命了。



        此刻,萧真就站在时氏一族的不远处,和吴印,赵介二人相顾无言。



        “听说那时氏族长最多一天能赚上十两银子。”吴印的脸上不知道是羡慕还是嫉妒的表情。



        萧真:“……”



        “听说算得还蛮准的。”赵介摸着下颚,考虑着自己要不要也去算个命。



        “让你们查的事查得如何了?”萧真自一个时辰前站在这里,这时氏一族的大门,村人来往就没断过。



        “并没有发现有细作。”吴印道:“至少目前来看,这一族人相当安稳,而且,挺单纯的。”



        萧真想了想,道:“去找霞月和秋烟问一问,时氏一族的秘术里面,有没有利用媒介就能进入祝由术的方法。”



        “是。”



        当萧真回到她处理村务的书房里,没想到会见到恩师司徒况,既然没有人通报,那应该是恩师不想让人看到他来了,必然是有要事。  老将军的面色红润,与以往没什么变化,萧真见到恩师,心里自然是开心的,只是经过上次那一事后,也知道他们之间是回不到过去了。至少在恩师的心目中,她已经不再是以前一心只为皇族的斧头



        。



        “师傅近来好吗?”



        “为师能有什么不好?倒是你,瘦了许多。”老将军声音里有些感慨。



        萧真给师傅泡了杯他最喜欢喝的铁观音,笑说:“也没怎么瘦。”



        “村子在你的治理下,很好。可惜这功劳不能直接跟皇上说。”



        “我只想去做好一件事,别的并不在意。”



        老将军点点头,斧头一直是这样的人,这点也是他最为欣赏的:“我今天来这里,一来是看看你,二来,有件事,只有你去做才是最为适合的。”



        “师傅请说。”



        “皇上与皇后娘娘,贵妃娘娘要去祭天,皇上担心贵妃娘娘的安全,可现在没有合适的影卫,所以为师想让你去随身保护贵妃,也就只有五天的时间。”



        “祭天是帝后之事,皇上却带上了贵妃娘娘?”



        老将军淡淡一笑:“这在外人看来,是皇上有多宠爱贵妃,其实,只不过是皇上与太后在呕气而已。”



        萧真也一笑,宫里的事她不便多问,只问道:“那为何还要找影卫去保护贵妃娘娘?”



        “只是以防万一,毕竟晋县不是京城。”



        “祭天为何是在晋县?”萧真奇道。



        “晋县白家,你知道吗?”



        “晋县白家?就是那个百年世家,曾经和高祖皇帝一起开国的白家?”



        “不错,白家有口阴阳八卦池,祭天的水一定要从那池子里出来,因此祭坛也就设在了晋县。”



        萧真更奇了:“以前皇上也有过祭天,但并不是在晋县。为何这次要去晋县?”



        “这次祭天跟以往不同,以前的是感恩天地,现在则是昌顺国运。”



        萧真点点头,原来如此:“好,晚上我就跟子然说一下,之后会直接去宫里。”



        弦月高挂,今晚的月亮很清亮,亮得没有一丝杂质,月光很让人舒适。



        韩子然听了萧真所说,倒没什么意见,俊美沉稳的面庞沉思了一下说:“这次我不随行,会留在京城辅政,你自个注意一些。”



        萧真点点头:“我会以宫女的身份陪在贵妃身边贴身保护,周围又都是御林军,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若有事,你就去找白家的白皓,他既是白家的嫡子,同时也是我同窗。”



        “是上次你推荐去治理水患的白皓吗?”她曾经是‘啸’时,当时南边水患严重,在书房里子然就跟皇帝说起过这个白皓:“没想到他是白家的人。”



        “是啊。”韩子然笑说:“其实朝中还有好几个都是我的同窗,只不过他们这会都在各地做县官不在京城,像白皓便是,不过白家有祖训,一生不得踏进京城为官,因此他们世代只得在晋县发展。”



        这么一说,萧真还真是对这白家好奇起来:“为何白家不能进京为官?”  “野史记载,白家的先祖与高祖一起打天下,最后却欲杀高祖自立为帝,后来被高祖打败,高祖念其战袍之情不忍对白家杀绝,便让白家先祖发下毒誓,白家后代不许进京为官,若违此誓必将断子绝孙



        。”



        “高祖仁慈,不过这真的是野史吗?”



        “至少正史上是没有记载这一段的。”



        “我突然对白家有了些兴趣。”萧真笑说,这话才一说完,脸就被韩子然的双手捧住,在对上一张俊美沉稳的面庞时,韩子然略微低沉的声音也传来:“你只能对我有兴趣。”



        萧真:“......”



        要入宫,萧真自然不能顶着这一张脸,因此先去了老将军府找司徒。



        司徒早已等着她,她一来就丢给了他一张面具,萧真戴上后,一张平凡无奇完全不会引人注目的脸就出现在众人面前。



        看着铜境中这张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萧真叹了口气:“我长得已经够普通了,你就不能给我一张稍微漂亮点的?贵妃长得这般好看,我就算稍微漂亮一点也没事吧?”



        司徒挑了挑眉,再又次搜了一下装着人平面具的箱子,重新挑了一张出来丢给萧真,双手抱胸看着她戴上后,笑道:“这张不错吧?”



        萧真看了看镜子,闭了闭眸,默默了扯下这一张,换上了原来的那张。



        “干嘛撕掉?那张挺好看的啊。”



        “好看是好看,可那张脸一看就只有十三四岁,你让我一个成年人披着十三四岁的脸,合适吗?”萧真冷声道。



        司徒轻咳了声,从怀里拿出了一把bǐshǒu给萧真:“老头子说,拿着它防身。”  萧真愣了下,这是恩师的一把剑,看着外表是bǐshǒu,实则是一把长剑,这不仅仅是剑那么简单,有它在,哪怕她要调动所有的影卫,甚至大开杀戒,那等于也是师傅默许了的,要在以前,她定是很爽



        快的收了。



        “我说,你真的不是我流落在外的妹妹?”这个怀疑司徒真是一直存在心里啊,老头子这可不是第一次把剑给萧真了。



        萧真:“......”原本有些复杂的心绪被司徒的一句话说没了:“替我谢过师傅。”



        “老头子现在其实很不满意你,只不过目前没有让他更满意的人了。”



        “我知道。”



        司徒拍了拍她的肩膀:“虽说老头子不满意你,可能让他全心全意相信的,就只有你一个。”



        “谁让你到现在了,还只是个暗影呢。”



        司徒撇撇嘴:“童言无忌,随风散去。”  萧真:“......”这货武功不见长,嘴巴倒是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