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在线阅读 - 第594章 有人害她

第594章 有人害她


        “帝王山有什么特级任务?”



        “不知道。”



        “你会不清楚?”萧真冷声道,就算不知道,吴印也足以从蛛丝马迹中寻出原因,白祥和赵介二人都没如期回来,她就不信他不着急。



        苏嬷嬷见状,悄悄退下。有些事,少夫人从没有瞒过她们,但也从来没有对她们说过,她和苏嬷嬷,喜丫心里都有些数,知道少夫人这是信任她们,因此,她们对夫人是更为忠心了。



        吴印抿紧了唇,半响道:“大哥,您现在这身子,就算知道兄弟们有了困难,也帮不上什么忙啊?”



        萧真继续冷冷的看着他:“帮不了是一回事,要不要知道又是另一回事。再说,就算我有了身孕,你又怎么知道我帮不上什么忙呢?”



        吴印低着头不说话。



        “说吧,到底怎么一回事,我肯定你知道。”萧真神情略有些疲惫,不禁揉揉额头。



        “你倒是说啊。”庞氏哽咽着,越发着急起来。  吴印在心里叹了口气:“天下人都知道齐王与瑞王进京了,但没人知道他们还带了数千强兵进京,这些强兵就驻扎在帝王山中,只是帝王山向来莫测,老将军派了不少的暗影进去查,都没有查出来。白



        祥向来擅于追查,因此老将军才派他去的。”



        “去了几天?”



        “三天。”



        “这三天可有消息传来?”



        “第一天还有,第二天就没了。”



        “夫人,你说祥哥会不会有危险?”庞氏不知如何是好。



        “遇事急不来。”萧真看着庞氏道。



        庞氏点点头,丈夫相信这位萧真夫人,她也相信,只要夫人开口了,她就听。



        萧真看着吴印:“其他兄弟是怎么想的?”



        “如果不是庞嫂子非得拉着我来夫人面前把这事说清楚,这会我已经和兄弟们去帝王山了。”



        萧真没再说什么,而是直接走到了柜子面前拿出影卫衣来,当着二人的面脱下外衣穿上。



        “夫人,”吴印急道:“你想做什么?你身子不便。”



        “我知道。”而且这几天身子觉得特别疲惫,萧真穿戴好,又拿出了面具:“但我不能丢着白祥与赵介不管。放心吧,我会格外小心的。”



        “那也不行。这是你的第一个孩子,不可以出事。”吴印拦住她。



        庞氏这才想到萧真夫人有了三个月的身孕,瞧她,她一时着急丈夫,竟然忘了这事,这可怎么办啊?她绝不想让夫人去涉险的啊。



        萧真淡淡一笑:“拦着我做什么?这会,你应该去把小神医叫来。”见吴印愣着,她又笑说:“既是以暗影的身份去寻人,自然也要带个医影才行啊,而且必须是最好的。”



        吴印眼晴一亮,他怎么没想到医影呢,以前随军都是有随军大夫的,暗影出任务,也必然要分配一个医影,还能照顾着夫人,一举二得啊。



        “小神医若是不肯来,那便绑来吧。”萧真很是轻松的说道。



        话音刚落,吴印已没了影子。



        “来人。”



        苏嬷嬷走了进来。



        萧真拿过笔在纸了写下了几行字交给苏嬷嬷:“让张刘将这信交到大人手中。”



        苏嬷嬷察觉出夫少今晚的神情有些凝重,点点头:“是。”



        深秋的夜,很冷。京城虽与帝王山有些路,但从山那边吹来的风还是让人有了种入冬的感觉。  小神医是被绑来的,这会,正咬牙切齿的盯着一身黑衣,正笑呵呵看着他的萧真,在心里骂了句特么的,又望着她周围的几个暗影,这模样一看就知道是要出任务了,冷声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医影的



        ?”



        “我不知道你是,只是希望你能来而已。”



        小神医恶劣的道:“你所说的希望,就是将我绑来?”



        “请的话,你肯来吗?”  蔡望临气结的看着这位丞相夫人,怎么以前没发现她竟然这么的无耻,怪的是,他心里竟然一点也不恼,真是见了鬼了。随即他拧起眉紧盯着萧真的脸瞧,今晚月色很亮,城外又是一片空旷的原野,



        使得夜间看起来比往常要亮了许多。



        “给我个火折子。”蔡望临道。



        吴印赶紧拿出来给他。  蔡望临打开火折子就走到萧真近前仔细的瞧着她的脸,从额头开始,眉,鼻,眼......在与这双黑白分明又清澈如今晚月色的黑眸对上时,他愣了下,忙清咳了声,又专注的看着她的眼下部分与鼻端,他没



        看错,黑夜里都能看得到的青白丝线,想来在白天更甚了,不过她的眼晴很好看,鼻子也是挺挺的,他在乱想什么呢?



        “你这么深情的看着我大哥做什么?”李怀觉得这小神医奇奇怪怪的。



        “呸,你哪只眼晴看到我是深情的看着这个女人了?”蔡望临被这么一说,顿时气结,怪的是,他感觉他脸红了,幸好这会是晚上,没人察觉。



        “我脸怎么了?”萧真当然知道小神医不是深情的望着自己,她没这么的自恋,只是摸摸自己的脸。



        “你最近吃了什么?怎么身子虚成这样?”



        “没吃什么,跟住常一样。我身子很虚?”



        “不可能,你这是虚症啊,还有你这鼻端,已有了许些青丝了,如此耗损着元气,肯定是吃了什么乱七八糟的。”



        萧真想了想:“真没有,吃的就跟平常的一样。”就连嬷嬷说要给她补,她也拒绝了。  蔡望临想了想,一般人家里吃的东西都是几千年流传下来,早已被人的身体所接受,并且以此为身体充能量,不会吃出虚症来,世人鲜少有人去吃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那你近来屋里可有放什么花草



        一类的?”



        萧真摇摇头,她虽喜欢欣赏花草,但并没有往屋里放的爱好:“现在重要的不是这个,而是我们要去帝王山找人。”



        “现在重要的,就是这个。”蔡望临冷冷看着她:“如果你的身子一直如此虚下去,腹中的孩子将不保,并且你自己也有极大的危险。”



        “什么?”萧真拧眉。  “也不知你是得罪了什么人?不过这人心思还真是细腻,竟然以药性的原理来害人。”害人使毒是最常用的,而用药性来害人,极少有人用,这太费时间了,少则三五年,多则十几二十几人才会衰竭而



        死,可孕妇不一样,孕妇一旦人过于虚弱,腹中孩子不保,小产之后,身子虚弱无法补足元气,病根子就落下了,从此以后,就算再受孕也是带不住的,久而久之,最多二三年人就没了。



        “小神医,你的意思是说,有人要害我们大哥?”吴印大骇。



        “十有八九是如此的。”蔡望临看着旁边那几匹高大强壮的马匹,又看着萧真道:“你信不信,你只要一骑马颠簸,你腹中的孩子就保不住。”



        萧真脸色一沉,握紧了双拳,竟然有人要害她?



        “夫人,你别去了,有我在,我一定会把白祥和赵介找回来的。”吴印对着萧真说道:“我保证。”



        “对啊,大哥,你身子要紧。”



        “大哥,放心吧,我们的功夫都是你教的,你还有什么好不放心的?”



        夜色之下,这一个个兄弟脸上神情都透着无比的坚毅与自信。



        萧真虽不记得以前的事,但这些日子以来,他们说起的每一点每一滴故事联起来也足够她拼凑出她在战场上的八年人生,知道他们说的不是在诓她,可那齐王与瑞王也不是笨蛋啊。



        “真有这般严重了?”萧真看着小神医,她近来确实嗜睡,人也乏得紧,除此之外,能睡能吃,身体也没有一点的病痛。



        “不信拉倒。”小神医翻着白眼,这个女人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质疑她的医术,明明她的命都是他救回来的:“你不能去的话,我是不是也不用去了?”



        “把你找来,并非因为我,而是我的这帮兄弟,他们需要你。”萧真说道。



        “凭什么?”



        “凭你是我们御用的医影啊。”萧真笑说。



        真是想得美,蔡望临冷哼一声,但望进萧真笑得开心的眼底,拒绝的话竟然说不出口,靠,搞什么啊。  此时,马蹄声从不远处那边传来,几人望去,就见二匹大马朝着这边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