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在线阅读 - 第576章 守护在旁

第576章 守护在旁


        正说着话的功夫,韩子然已经走进了书房。



        萧真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才半个月未见,他瘦了许些,风尘仆仆,下巴也长出了许些的胡渣子,精神不错,只黑眸清冷,比那夜色还要冷上几分。



        宫人悄悄退下。



        “怎么是这般模样?难不成你夫人出了什么事?”对于什么事都不知道的九皇子,看到韩子然这一身风尘,大奇,要知道子然向来整洁,从没见过他半分邋遢的。



        “没事。”韩子然并不想将那些事都说出来,将一道折子放到了御案上:“这里写了在吴越的经过,还有清点到的兵器之类的种种,请殿下过目。”



        太子殿下将折子放在了一旁,也没看:“这个不急着看,如今局势已定,也就剩下支持安家的那几个臣子在闹腾,我也没想着赶尽杀绝,多给他们一点时间。”



        “听说太子殿下想要大婚了?”韩子然突然问道。



        “昨个那些大臣说起,我才动了心思,你这会就知道了?”九皇子一手手指敲着御案,眼里有些不快:“你也在我身边安插了人?”



        “方才进宫时,司徒跟我说的。”



        这个多嘴的,九皇子在心里骂了司徒几句,才道:“民间有冲喜一说,我只是要想父皇......”



        “臣只求太子殿下一件事,与宁家大婚之后,一年之内殿下不与太子妃同房。”韩子然冷声道。



        “要是同房了呢?”九皇子微怒。



        隐在暗中的萧真对于书房内二人突然间起的怒气觉得莫明其妙,这不是刚刚还好着的,怎么气氛一下子弄得这般僵硬?



        “碰就碰了,但臣从今往后自请担任修书立律一职,不会再理朝堂之事。”



        “你?”九皇子脸色不好了:“好你个韩子然,为了你夫人一事,我已经先娶了任锦绣为侧妃,并且还是以正妃的排场迎取,狠狠打了宁氏的脸。你还要怎样?”



        “太子殿下也答应过微臣,二年之内不娶宁家女子。”



        “是,我是答应过,但现在情形不同,再说,宁家也收了手,你夫人不也没事吗?”



        韩子然冷哼一声:“当初宁家雇了杀手,一次欲杀我夫人不成,竟然还想着玷污她,另一次派了数名杀手暗杀,害得我夫人在鲁国公府做了一月有余的丫头不敢回来。请问太子殿下,什么叫没事?”



        二双同样深邃清冷的黑眸互瞪着。



        萧真怎么想也没料到竟是为了她,原来韩子然为了她竟跟太子殿下提了这样的要求。



        “我实在想不通,一介乡下婢子而已,值得你这般用心?”九皇子怒极反笑,冷冷道:“我视你为知已,为朋友,可你呢,为了个女人数次忽视我,韩子然,你可真够朋友的。”



        “太子殿下不也帮衬着贵妃娘娘么?”  九皇子瞬间被说得没了气,虽说杀那萧真的主意是宁家提出来,但派出的杀手却是他母亲,不过他本就不喜欢任氏与宁氏,便道:“不同房便不同房,斧头要是知道他妹妹能嫁与你这样的妹婿,死了也



        能含笑九泉吧。”



        暗处的萧真:“......”



        韩子然:“......”



        “这次你夫人想来受惊不小,你也早点回去陪陪她。”



        说到萧真,韩子然黑眸一黯,淡淡的疲惫浮上心头。



        察觉到韩子然的不对劲,九皇子奇道:“怎么了?和夫人吵架了?”这倒是奇事了,以往说到那位韩夫人,韩子然满眸冰雪瞬间化成春水,今个这样倒是少见,唔,怎么说着他好像有点开心呢。



        “微臣告退。”



        九皇子也没阻拦,直到韩子然的背影消失,才叹了口气道:“英雄难过美人关啊,虽说是斧头的妹妹,本太子爱乌及乌,但配子然为正妻......”



        九皇子没说下去,但萧真也知道这话中的意思,是说她配不上他,她与韩子然也是云泥之别,可他却还是取了她,想到他为她所做的事,萧真想来他应该是极为喜欢她的吧。



        随即,听得九皇子喃喃自语:“一生一世一双人,本太子也挺羡慕的,可惜这辈子是不可能了。”



        日子就在每天的守护之中渡过。



        不过几日,太子大婚的日子就定在了一个月之后,那时,是深秋了。



        萧真不分日夜的守在太子身边守卫,但想起来的事却极少,渐渐地,她将目光从九皇子身上落在了每天都要来御书房处理公务的韩子然身上。



        他向来是个冷情的人,除了在她面前,这点萧真是知道,但她不知道他在御书房的模样既冷情也肃迫,萧真注意到一旁的几位年长的大臣,在他面前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的,深怕得罪了。



        原来韩子然在处理国家大事时,是这个样子的。



        “太子殿下?”韩子然奇怪的看着不时朝某个地方看的九皇子:“对于南边水荒而引起的灾乱决议,您同意吗?”



        “好。”九皇子从那暗影所在的地方收回眸光,见韩子然正拧眉看着他,忙咳了声:“几位爱卿说得有理。”



        韩子然不着痕迹的朝着方才九皇子看过的地方看了看,他若没料错的话,那里应该是护着九皇子暗影所藏的地方。



        接下来,众人又开始说了别的事。



        漫漫长夜。



        当九皇子开始沐浴时,萧真便跃到了净房的屋顶坐着,月色无边,广袤千里,她静静的坐着,感觉着天地之间的安静。



        一道身影在她身边坐下,是司徒。



        “韩子然又来了,在将军府外面站个一个时辰。”司徒嘿嘿一笑,这些日子每天来求见老头子,希望能让他见一面萧真,但老头子就是不同意,看着他苦涩的模样,他心里多少平衡了点被欺骗的心。



        萧真依然看着月亮,平静的面庞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你打算什么时候原谅他?”司徒问。



        “我虽怪他,但并不恼他。”萧真淡淡一笑:“现在,我只想找回一些记忆。”



        “其实吧,”司徒搔搔头:“你说你都这么大的年纪了,也是该找个人嫁了,难不成真要一辈子活在黑暗中啊?”



        萧真挑了挑眉。



        “我说得对吧?这女人总归是要嫁人生子的,人生才完美嘛。”



        “你先前不是让我惩罚一下子然吗?怎么,”萧真笑看着他:“现在却为他说话了?”



        “我是恼他骗你成亲,恼他骗我,可转念一想,你也老大不小了。”



        萧真点点头:“那倒是,在外人看来,他能娶我,那应该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吧。”



        “胡说,是他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才是。”司徒这话可是真心话,萧真做兄弟那可是扛扛的。



        此时,听得下面传来声音:“太子殿下,安置吧。”



        “你该走了。”萧真说着,一跃而下。



        刚进寝殿,就听得九皇子的声音传来:“啸——”是叫她的。



        “属下在。”萧真现身。



        九皇子穿着明黄的里衣正静静的看着他,挺拔的身形,冰冷的眸光,这些都有些熟悉:“把面具拿下。”



        萧真依言拿下面具。



        这是一张平凡得根本不会吸引人再看一眼的脸,在看到萧真脸的那一刻,九皇子眼中闪过失望,随即又有些安慰的道:“你给本太子的感觉很像一位朋友。”



        “朋友?”



        “嗯。你应该听说过,他叫斧头,是位上影,救过我很多次,可能是第一次有上影在身边保护,加上救命之恩,本太子对他就有些特别,也特别注意。”



        “他是个怎么样的人?”萧真轻问。



        “是一个不爱讲话,但常笑的人,不过他的武功很厉害。”九皇子一脸的崇拜,随即星眸暗淡了下来:“他是第一个,让本皇子敞开心扉的人,这一点,就连子然也没有。”



        萧真心中一动:“太子殿下与他的感情有这么深厚?”



        “本太子是这般打算的。”



        萧真:“......”这也能打算?



        “不过,还没告诉他想跟他做一辈子的兄弟,一辈子的朋友,他就死了。”说着,九皇子的神情略有些伤感:“现在好了,我在你身上感觉到了他的影子。”



        “在我身上?”  “是啊,这么多随身暗影换来换去,你是除斧头之外第一个让本太子感觉到被保护的。”那种感觉很奇怪,说不上来,但他就觉得这暗影的目光,注意力都是在他身上的,一种很安心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