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在线阅读 - 第573章 回忆一下

第573章 回忆一下


        影卫营没什么好转的,毕竟萧真没来过几次这里,要因为这里而想起什么来,不太可能。



        司徒带萧真去的,是皇宫。



        站在皇宫最高的殿宇上,司徒指着下面的一处宫殿道:“九皇子未成亲之前住在这里,你应该明白我为何会带你来这里吧?”



        萧真点点头:“我以前是九皇子的上影。”所以要经常待在这个地方。



        司徒叹了口气,随即又问道:“你真的是斧头?”还是有种不真实感啊。



        “他们都说是。”



        司徒:“......”苦着一张脸:“一点也想不起来以前的事了?”



        萧真点点头:“虽然想不起来,但第一眼看到你们时,会有种熟悉感。我们以前,应该很要好吧?”这个我们,自然也是包括了吴印,北觅他们。



        “当然好了,一起杀敌,一起喝酒,一起泡澡,一起如厕,简直就像......”司徒的声音一顿,他好像说了什么了怪怪的话,看向萧真,见她也正古怪的看着他。



        下一刻,司徒后退了几步,突然双手护住了胸口,一脸骇然的看着萧真。



        萧真:“......”



        “不要过来。”司徒的脸开始一会红,一会青,一会白,最终悲愤不已。



        她没要过去,萧真一脸无辜,一起泡澡,一起如厕?不会的吧?有这么亲密吗?她想不起来。



        司徒捂着脸蹲下了身,天啊,地啊,神明啊,怎么在这个时候让他起起这种事情来?不要再想了,不要再想了,这个打击太恐怖了,他脆弱的心简直比知道了斧头是女人时还要受伤严重啊。



        萧真不经意转身,竟见吴印,赵介几人也一个个的落在她身后几米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这会似乎也想到了什么,那脸色不比司徒的差。



        萧真挑了挑眉,不会吧?尴尬的笑了笑:“咱们不会也是一起泡澡,一起如厕,吧?”



        北觅,白祥,赵介等几人的脸上都浮起可疑的红晕来。



        这表情,实在是微妙啊。



        萧真尬笑了下:“我失了记忆,不用难为情的。呵呵,呵呵。”



        众人还是脸红红的。



        “我一点也想不起来。”萧真觉得失忆也是有点好处的。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其实这事吧,不提出来也没事,这一提出来吧,就有点别扭了。



        “你们先回去吧。”萧真对着赵介,白祥几人说道:“等古铜回来了,告诉他这边发生的事,顺便将暗影的衣裳都给他带去。”



        吴印几一听这话,迅速的离去,其实他们已经后悔跟来了,嗷嗷!!



        萧真转身时,见司徒还蹲下地上一脸要死要活的样子,便道:“一个大男人,被看光了,有什么好纠结的。”



        “被看光的又不是你。”



        萧真摸摸鼻子,她以为女人才注重名节,没想到男人也是的。



        司徒突然站了起来,喃喃了句:“独纠结不如众纠结,改天将这事跟子然说说去。”瞬间,他心情大好起来。



        萧真:“......”



        萧真与司徒来到九皇子曾经住过了的殿内时,发现这里竟然灯火通明,且婢女如云。



        “这是太子殿下最爱吃的云吞,快送去吧。”一婢女正对着另一个婢女说道。



        “侧妃娘娘那边怎么办啊?”



        “能怎么办?没太子殿下的吩咐,你敢让娘娘进来?”



        “不敢。”



        隐在暗处的司徒摇摇头,对着萧真道:“太子殿下只要觉得任锦绣烦,就会躲到这儿来住个几日,反正离东宫也近。”



        萧真望着殿内那道看书的明黄年少身影出神。



        “怎么了?”



        “很熟悉。”



        “想起来了?”



        “没有。”



        司徒:“......”



        此时,九皇子,也就是现在的太子殿下吃下了宫女拿去的云吞之后,起身朝着书房走云。



        司徒与萧真已经快一步进了书房,并且隐于暗处,司徒示意随身保护着的暗影离去,二人占了那个位置时,九皇子已经进来了,坐下开始看书。  烛火印出少年皇子美奂美仑的轮廓,她见过几次九皇子,不过时隔数月,这位少年皇子似乎长高了不少,脸也长开了,不若以前那般看着温和,有了几分锋利。以前的每日每夜,她都是这么守着他的



        吗?静静的,只有他们二个人。



        “九皇子变了很多。”萧真以暗语告诉司徒。  “被陷害了几次,又暗暗的被杀了很多次,还数次中毒,不变才怪。”司徒也回以暗语:“你走之后,是蓝镜替的你,上次蓝镜为了太子殿下受了重伤,身上的伤这会都还没好,才派了别的暗影来。可有



        想起来一点?”



        萧真摇摇头,她只觉得待在这个地方很安心,或者说,只要待在暗处,就觉得很安心,并且,耳朵下意识的就会竖起来耳听八方。



        正看着书的九皇子蓦的放下了书,看了眼他们所在的位置,喃喃了句:“今晚的感觉怎么这么奇怪啊?”随即又拿起了书来看。



        “皇上快不行了。”司徒用唇形做着暗语。



        萧真心中一惊:“怎么会?”



        “三皇子一直在给皇上偷偷用毒,用量极少,连御医都没发觉,上次三皇子与后妃幽会被发现,皇上怒极之下毒气攻心,御医才发现皇上中了毒,可惜晚了。”



        “这么说了,九皇子就要登基了?”



        “也就是一二个月内的事了。”



        萧真的目光再次落在了九皇子的身上,这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皇子就要做皇帝了?他将会是怎样的一个皇帝呢?



        正看着书的九皇子又朝着萧真处望了过来,这一次,二人的视线对上了,当然,九皇子还是什么也没看到的。



        萧真愣了下,赶紧别过脸。



        “好熟悉的感觉。”九皇子喃喃,朝着他们处喊道:“今天谁当值?”



        隐在另一处的暗即迅速出现在九皇子面前,单膝跪地道:“属下时彦当值。”一个很年少却沙哑的声音,似乎正在少年的变声期。



        九皇子没想到暗影是从另一个暗处出来的,他古怪的看了眼司徒萧真二人所在的暗处,又看向时彦,奇道:“你今个怎么去那边了?”



        “风景好。”



        所有人:“......”  九皇子总觉得今晚有点怪怪的,说不上来,一直到了寝殿里,看到了某一处,才明白他为何会有这种感觉,那是一种被人保护的,安心的感觉,他记得斧头在时,不管他隐在何处,目光总是在他的身



        上,他走到哪,他都不离他三步之内,之后所有的暗影,尽管跟在他的身边,却没有了那道让他安心的,随时在被保护的目光。



        此时的萧真与司徒,正隐在九皇子所看的某一处。



        “九皇子为何一直看这里?”萧真以暗语问,虽在问,但她的目光总会时不时的落在少年皇子身上。



        司徒摇摇头,他怎么知道?今晚的九皇子也是奇了怪了,盯着暗影所藏的位置干嘛?



        宫女进来服侍九皇子,被他挥退了下去,九皇子似没有睡意,坐在床上了床上喃喃道:“今晚是怎么了?难道想斧头了吗?”



        萧真讶异,暗语问:“我与九皇子的感情有这般好?”



        司徒点点头:“你救过他一命,之后他就看上你了。”  这话说得,是不是不太对啊?萧真也无暇顾及这语病,讶异于她竟然救过九皇子一命,听得司徒以暗语道:“之后,九皇子天天粘着你,我和他长这般大,还真见没过他粘过谁的,再加上,你会掉下悬



        崖,也是因为要去救他,当时子然扮成了九皇子的模样故意被三皇子的人......”司徒将那天发生的事细细道来。



        萧真觉得像在听故事,发现自己以前的生活真的非常精彩。  这会,听得九皇子叹了口气,喃喃道:“每次司徒跟我说起来他跟士兵们之间的铁血情义,本太子就会羡慕不已,本以为也有了个兄弟,可以知道一起泡澡,一起搓背是何样的感觉,没想到这么快就没



        了。哎......”



        萧真:“......”  司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