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在线阅读 - 第476章 兄弟对峙

第476章 兄弟对峙


        第476章兄弟对峙



        萧真转身,就见到一名约十七八岁的男子正据傲的站在院子门口看着里面,身后站着二名十六七岁的妙龄少女,长得很是好看,黑瞅的眸子正好奇的落在韩子然身上,对一旁的韩明州压根就无视了。



        三人轮廓都与韩明州有些相似,唯一不同的,或许是这三人神情更为傲慢一些。



        “大公子?”小厮喊道。



        韩明州冷哼了声:“你们来做什么?”



        “听说外房的人来了,我们就过来看看呗。”其中年纪稍大的少女道。



        另一少女嘲讽的接说:“没想到却看到了韩明州你被揍,韩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彩儿,你应该叫哥哥,要不然,他又要一状告到祖母那去了。”那被叫大公子的男子双手抱胸,睨看着韩明州。



        韩明彩小嘴一翘:“他除了会告状,也没别的才能了。”



        稍大些的少女噗嗤一声被逗笑了。



        韩明州的脸被这三人说得一陈青一陈白,竟没像以往那般据傲,似乎颇为忌惮般。



        此时,三人已经看向了韩子然,那打量的眸光不像是兄弟之间,也不像朋友之间,那是属于自我优越感太强的人眸光。



        大公子叫韩明祖,稍长点的女子叫韩明艳,另一女子则叫韩明彩,是韩家大老爷的子女,也就是韩家的嫡子嫡女都在这里了。



        韩子然走上前唤了声:“明祖兄长,明艳姐姐,明彩妹妹。”



        “妹妹?你是谁啊?”韩明彩挑高眉轻视的打量着韩子然:“虽然除了我哥,我还有很多该叫哥的人,但至少他们都是明字辈的,你好像名字里没有明字吧?”



        明字辈的?萧真想了想,还真是的,韩子然三兄弟名字与京城韩家的人不一样。



        韩子然并没有因为少女的话而生气,只是静静的看着她:“不用介怀,只是礼貌而已,如果你不想被别人有礼对待,我也可以叫你一声‘喂’。”



        “你?”韩明彩跺跺脚,委屈的看向兄长:“哥,你看他,一个外子还敢欺负我。”



        韩明祖走到韩子然面前,十八岁的人,已经高出了韩子然半个头,因此居高临下的打量着他,声音冰冷地道:“韩家不会让你祖母回来的,韩家的钱,你也别想分一丁点。早点滚。”



        萧真拧了拧眉,这韩家的孩子,太过份了。韩子然只是回京考试,暂住在这里,用得着这般天天赶人吗?



        “你还没有资格对我说这句话。”韩子然迎视着他,平平静静,冷冷淡淡。



        “你说什么?”



        “如果你父亲想让我离开这里,早就赶人了,况且就算他想赶我,恐怕也没有这个权利。”



        韩明祖脸一沉。



        “所以,不要再我到面前来丢脸了。”韩子然依然是清冷的眸光,但声音带了丝的压迫。



        “谁丢脸啊?你说谁呢?”韩明艳杏眸陡睁。



        “韩家若真想赶我离开,就不会让我住进来。以恶毒的话去激怒对方,也只能说明你们对我的无可奈何。”



        韩子然每说一分,韩明祖的脸就阴沉几分,就在韩明艳冲过来时,他制止了她,道了句:“我们走。”



        “就这样放过他了?”韩明彩在旁不甘的说道,他们来这里不就是羞辱他的吗?怎么反被羞辱了?但被韩明祖一瞪,不说话了。



        此时,那韩明艳突然冲到了欢儿面前,抬起手就狠狠的朝她的脸掴了一掌。



        这一巴掌让所有人都所料不及。



        萧真拧紧了眉。



        ‘啪——’的响亮一声,欢儿被这么突如其来的一打,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上,惊恐的看着韩家的这位大小姐,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挨打?



        韩明艳深吸了口气,冷冷望着抿紧着唇的韩子然:“外房的,你说得对,既然祖母同意你住在这里,我们确实不能拿你如何,但你的下人就没这么好运了。我想,我若要处置一个下人,祖母是不会过问的。”



        见家姐如此解气,韩明彩开心的拍了拍手:“不愧是我姐姐。”



        “欢儿?”苏嬷嬷赶紧过去扶起强忍着泪水的欢儿,见欢儿半边脸肿起来不说,连血丝都有了,可见下手之重,一时也红了眼。



        萧真看着沉默不语的韩子然,寻思着他会怎么来解决这事,欢儿虽说是个下人,但被人如此欺负,等于就是在欺负着他一样的。



        “处置下人?你把欢儿当作是你们韩府的下人,也就是承认了我的身份吗?”韩子然冷冷的直视着韩明艳。



        “你?我怎么可能承认?”



        “既然不是你府上的下人,你有什么资格来处置她?”



        韩明彩愣了下。听得韩子然冰冷的声音又道:“要么赔银两,要么官府见。刚好,九皇子晚上邀请了我赴宴,我会把这事禀明九皇子。”



        “九,九皇子?”韩明艳,韩明彩,韩明祖三人一听都愣了下。



        “就凭你这样的身份,还能赴当今最爱圣上宠爱的九皇子殿下的宴会?”韩明祖压根就不信。



        “是与不是,你问一下韩明洲就知道。”



        三人目光都望向了站在一旁没吭声的韩明州,后者满脸阴沉的瞪着韩子然,却没有否认,那就是承认了。



        “这不可能。”韩明祖不信,一个在乡下地方待着的外子,怎么可能与当今九皇子搭上呢?



        韩子然对着萧真道:“时候不早了,咱们也该卦宴了,苏嬷嬷,你在家里好好照顾欢儿。”



        “是。”



        萧真见韩家兄妹一个个脸上都是阴晴不定的样子,在心里暗暗感叹,在她的铁杆兄弟中,也有生于大家族的人,时常能听到一些家里兄弟之间为了钱财和权利明争暗斗的事,生活的精彩不比说书的差,她当时听得觉得有些夸张,如今真实碰上了,发现还真是那么回事。



        韩少年什么也没做呀,这韩家的人就已经忌惮不已了,要真做点什么,这韩家人不知道做出什么样的事来。不过这韩家的子孙,好像没一个是沉得住气的。



        “站住。”见韩子然真的要出去了,韩明艳喝道:“这是五两银子,拿去。”说着,狠狠的丢在了欢儿的脚边,气得扭头就离去。



        “你别得意得太早。”韩明祖落下这句话也随后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