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在线阅读 - 第468章 有人挑畔

第468章 有人挑畔


        第468章有人挑畔



        想到上午碰上那车非夫子时他说的‘很好’二字,萧真问道:“公子跟车非夫子认识吗?”



        “有缘听过他讲课。”



        这就难怪了。能让车非夫子说出‘很好’二字的,想来夫子对韩少年的印象应该很深。



        正当一主一朴缓慢走在竹林中渡过中午时,三名身着青衣的少年学子走进了林子,拦在了韩子然面前,其中一人将韩子然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眼底轻视万分:“就你?也想跟明州一较长短?一个被韩家赶出了府的外人,脸皮够厚啊。”



        韩子然冷望着他们没说什么话。



        萧真摸摸鼻子,这是来掐架了?静等事态发展。



        “和这种人在一起学习,我想想都恶心。”



        “韩家够仁慈啊,要换成我母亲,早就将人赶出去了。”



        “喂,你离开这里。”其中一人上前走到韩子然面前,他比韩子然高些,年纪看着也大此,气势凌人。



        “不离开。”韩子然迎视着他,淡淡一句。



        “你再说一句试试。”



        “不离开。”



        “骨头挺硬啊?”他猛的揪起了韩子然的衣裳,一旁的萧蒖看到了,忙后退了几步。



        “你看看你带的什么下人,这个时候不帮着你反而害怕的退开了,我看等会他就要跑了。”这人话一说完,几个学子都哈哈大声嘲笑起来。



        萧真在旁喊道:“公子,一拳打过去啊,我都滕出地方了。”



        韩子然:“……”



        学子们:“……”



        揪起韩子然衣襟的学子一听萧真这话,怒声道:“你不知道在这里打架是要被退学的吗?”



        还有这规矩?萧真奇道:“那你们这是干嘛?不是来打算欺负我家公子的吗?”



        几个学子面面相视,那学子放了韩子然,脸些恼羞成怒的看着萧真:“要你管?我们走。”



        看着几个学子离去的身影,萧真喃喃了句:“没劲。”



        韩子然整理了下衣裳,冷看萧真:“你很想看见我打架?”



        “那倒不是,可你不打架,那就只能被欺负啊。”这不是摆明了吗?这种小事,打一架会舒坦些。



        “能动嘴就可以让他们退学,为什么要动手?”韩子说完,又开始散起步来。



        萧真看着他的身影半响,才想明白他的意思,换言之,韩子然是想用话激努他们,让他们打他,然后使得校方让他们退学。



        “退学是不是太重了?”



        “既然他们想让我离开这里,我为何要仁慈?”



        “说得没错。”萧真思附着韩少年长大之后也是个狠角色啊。



        二人走了几步,韩子然脚步一顿,转身看着她:“我要真跟他们打起架来,你会帮我吗?”



        “这个,我区区一介小女子,打不过他们呀。”萧真一脸的为难,她一出手,不是死就是伤的,这种文弱到极点之辈,这伤不在床上躺个三年五栽,恐怕下不了床,就算下了床,说不定还成一个废人了。



        韩子然深深的看着萧真半响,嘴角抽了抽,又开始散步。



        萧真见韩少年还挺喜欢散步的,要走出林子了,他又往回走了圈,刚要走出林子子,又开始转了圈,直到看着时间都差不多了,萧真就问道:“公子,时间差不多了,咱们也该出去上课了。”



        韩子然脚步一顿,轻嗯了声。



        眼看着出去的小路就在眼前,韩少年竟然又朝着里面走进去了,萧真奇道:“公子,还要散步吗?”



        韩少年回过身清冷地看了萧真一眼,又看着她身子所转的方向,淡淡一句:“走吧。”就越过萧真出去。



        萧真看眼身后这些小路,又看着韩少年在出去的小路上竟又朝着左边的小道走,那等于又转回去了:“公子,走错了。”



        韩子然身子僵了下,冷沉着脸转过身望着萧真:“还不快带路。”



        “所以,”萧真忍住笑,道:“公子散了这么久的步,是因为迷路了?”



        韩少年冷冷看着她不语。



        哎,这性子,太别扭了,迷路就迷路呗,还硬撑着做什么呢?萧真一路笑着很是开心的出去。



        整个下午,都很平静。



        萧真从这些下人的聊天中,知道了不少八卦的事情,比如说学堂里的青衣学子是分为二个大系的,一是富商系,也就是家里有财的,基本是做着生意,像韩明州之类,另一系则是官系,朝中大员的子孙,虽然学堂并没有区分,甚至将这二系的人放在同一个教书屋内,不过百年下来,这二派还是异常明显的。



        还有司徒呈的事,听说原本司徒呈也是在韩少年所在的学堂里的,只因别人嘲讽他只是莽夫,年纪又是最大的,他竟将那说他的学子揍得半死,为了杜绝这样的事,就给他单独教导了,学堂对司徒呈也算是格外开例了。



        竟然说司徒呈是莽夫?萧真摇摇头,没有他们在战场杀敌保国,哪来此刻这些学子们的安逸生活啊?连这些道理也不懂,读书读得再多又有何用?



        正当萧真听得百般无聊时,学堂终于下课了。



        出来的韩明州被其他学子左拥右戴着,这些人么,萧真从下人口里知道基本都是韩明州口袋里的银子砸出来的友情,也都是纨绔子弟。



        韩子然出来时,众人都离他远远的,看起来显得格外的孤单。



        萧真迎了上去:“公子,回家罗。”



        韩子然看了她眼:“去外面买过东西吃了?”



        “没有,这银子我得存起来。”萧真嘿嘿一笑。



        韩子然一出来,众人的视线就落在了他的身上,不知是谁喊了句:“外房的。”



        一时,几名学子都哈哈笑起来,走在前头的韩明州嘲讽的看了眼韩子然,走出大门,就上了马车。



        就在韩子然与萧真走出大门时,韩家的马车突然间扬长而去。



        “真够欺负人的。”萧真拧眉望着离去的马车。



        “我原本就不用坐他的马车。”韩子然淡淡说。



        萧真望向他,正要问那坐谁的马车时,余光瞥见车非夫子与司徒呈走了出来,那司徒呈原本一脸便秘的表情在见到韩子然时,瞬间大笑起来:“子然小弟,原来你已经在外面等我们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