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在线阅读 - 第465章 去汉文院

第465章 去汉文院


        第465章去汉文院



        当萧真从库房偷了几味药回来时,就见到欢儿虽然服侍在韩子然旁,但一个劲的打喷嚏个不停,双手不停的搓着双臂,很冷的样子。



        话说,真有这么冷吗?



        “欢儿,你去看看嬷嬷,如果嬷嬷没事,你也不用来照顾公子了,回房睡觉去,这里我来就成。”萧真对着欢儿说道。



        “萧真姐姐,你不冷吗?”欢儿见萧真只穿了件薄薄的棉衣而已。



        “我身子强壮,不冷。”说着,就去院中煎药了。



        欢儿看了眼萧真和她差不多的身板子,哪强壮了,瘦瘦的,都没几两肉呢,又打了几个喷嚏后,跟着出来到了院中:“萧真姐姐,你一个人行吗?”



        “放心,我很在行。”战事中,受伤的士兵到处都是,人手不够时,她就帮着军中的大夫,久而久之,也知道了一些草药的作用:“快去休息吧。”



        当萧真煎好药时,月亮已当空照,又是冷了几分。



        韩少年的脸庞与方才的苍白不同,这会是通红通红的,一看就知道不对劲,萧真摸了摸他的额头,不想这手才摸上,韩少年的黑眸陡然睁开。



        寂静的夜里,他原本就深邃的黑眸看起来是越发的黑沉。



        “醒了?快喝药吧。”萧真说着扶起他来,将枕头换了个位置,让他舒服的半躺着。



        “请了大夫了?”韩子然的气息很重,但声音依然清冷。



        “没有。我看着不是很严重,就自己去抓了几味草药过来。”萧真说着,将药碗递了过去:“一口气喝下才不会苦。”



        “你自己抓的?为什么不请大夫?”



        “一开始是担心二老爷不肯请……”萧真以为韩少年是不相信她能让他退烧,不想话才说到一半,就见他几口就将草药喝尽,眉头都不皱一下。



        听得韩少年说:“在我考取功名之前,有事尽管去找二伯,他不会放着我不管的,日后我若能高中三榜,他只会更加巴结与我。”



        萧真深深看了他一眼,看来这个中关系,韩少年还是挺清楚的,既然清楚,吃晚饭时的心情不好是为哪般:“睡一觉吧,睡一觉烧就能退了。”



        韩子然不再说话,闭上双眸。



        这一夜,韩少年出了很多的汗,萧真给他换了三床被褥,换时,韩少年都会睁开眼晴看着她一会,之后又沉沉睡去。



        折腾到天亮时,烧总算是退了。



        韩少年刚睁开眼晴,就看见萧真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黑呼呼的碗,碗内盛着白白绵绵的细粥。



        “这碗怎么这么黑?”韩少年坐起,身子看样子还是挺吃力的。



        “放在碳中煮熟的,这样煮起来的粥对受寒的身子有好处。”萧真拿过勺子递给他。



        门在此时被推开,苏嬷嬷急急忙忙的走了进来,一见公子正在用膳,看来烧是退了,心里松了口气:“阿真,累了一个晚上了,你去休息吧,这边我来。”



        “苏嬷嬷,欢儿身子也不好,我去看看她。”



        “不用了,我刚看过她,受寒了而已,我让她自己煮姜水喝,睡个一天应该没事了。”



        萧真点点头,见韩子然已经将粥尽数吃完,拿过空碗便要出去,听得后面嬷嬷道:“公子,你起来做什么?身子刚好点,应该好好休息。”



        “再不去学堂,时间就晚了。”



        “今天就要开始去学堂吗?要不跟夫子告个假吧?”



        “我已经没事了。”



        当萧真回房梳洗了下后出来时,韩子然已穿戴好,虽然没有之前看着精神,但也不算差,文弱的模样,在俊美中更显得白玉无暇,就是冷了点。



        “早知道,我们就该从老家带个小厮出来好贴身跟着公子啊。”嬷嬷是一脸懊悔:“现在哪家公子不带小厮啊。”想了想又说:“不行,我得去找个才行。”



        “不需要,也就一个月的时间而已。”



        嬷嬷还是很忧心:“虽说只有一个月,可人生地不熟的,有个人跟着我也放心啊。”



        “我去吧。”萧真说道。



        苏嬷嬷与韩子然都看向她。



        “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去?”苏嬷嬷说道:“学堂是不允许女子进去的。”



        萧真爽朗一笑:“公子等我一会。”说着转身进了屋。



        当萧真再次出现在韩子然和苏嬷嬷面前时,已是一身朴素的男装,普普通通,简简单单,没有女子的娇气,但也无书生的文弱,不引人注意,却也不至于卑微。



        “哎哟,还挺像的。”苏嬷嬷笑说,上下打量着萧真半响说:“你这身板子,咋这么直呢?细看之下,也看不出是个女孩子来呀。”



        韩子然看着萧真,突然问道:“你常常女扮男装吗?”



        萧真眨眨眼,笑说:“哪有?这不是公子需要小厮么,我才这么穿。”



        “正常的女子,不会随时备着一套男装的吧?”



        少年的心还挺细的,萧真正在脑海里找个理由时,一道不耐的声音在院子外响起:“韩公子,我家公子让您快些去。”



        “你家公子是?”苏嬷嬷奇道。



        “施舍给你们院子住的是我家老爷,你说我家公子是谁?”小厮的话极冲。



        嬷嬷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但压着没发作。



        “公子,咱们走吧。”萧真像是没见着那小厮的恶劣,笑对着韩子然说道。



        韩子然点点头,二人刚出院子,就听得那小厮嘀咕着:“摆什么架子,竟然还让我家公子等他。”



        萧真看向韩子然,见他依然是清冷的模样,似乎并没有受到这小厮话的影响,低头一笑,不错,要是与一个下人计较,那还真有失身份了。



        韩二老爷的独子韩明州,十七岁,长得白净文气,轮廓与韩子然有些相像,只是那双眼晴不若韩子然般清冷明亮,带着几丝纨绔子弟特有的轻浮。



        “明州兄长。”韩子然朝着他礼一下。



        韩明州不耐的道:“不是让你一早就在这里等吗?记住了,我不喜欢等人,下次还这样的话,自己走着去。”说着,就出了大门。



        大门口已停着一辆富贵堂皇的马车,很是招人眼。在韩明州坐了上去后,韩子然看了看周围,问:“就一辆马车吗?”



        “那你还想几辆?”



        “从这里到学堂有些路,我的人坐什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