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在线阅读 - 第444章 醒来吧真

第444章 醒来吧真


        第444章醒来吧真



        她已有一世来过这里了,但并没有改变她的人生,如信中所说的,命运还是照着它既定的方向走着,丝毫没有改变。



        萧真握紧了手中的同心锁,喃喃着:“只有放下,才是归途。”这八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切的相都是虚妄相,不是真实的,现象虽然有,但那只是幻境、幻象,是因缘有而自性空,只因为因缘的凑合而有了现象;如果另外的因缘产生,现在的现象就会改变,形成另一种现象,所以称它为虚妄相。其心魔是执着。’



        这是方玄大师说过的话,不知为何此刻竟然清晰的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执着?她唯一执着的就是韩子然的爱,但她总是执而不得,明明已经得到了,莫明其妙又失去了。



        ‘我不知道你那时跟我所说的重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月华石只能出现在真实的时空,所以重生的时空极有可能是同心锁造成的虚妄,出现的那个人,也是真实世界那个人的虚妄而已。’



        ‘一旦这份虚妄消失,它就会回归到真实的那人。’



        这是圣女跟她说过的话,圣女一直告诉她,她所在的世界才是真实的世界,200年后的世界,那个世界的韩子然将她忘了十年,母亲已死,父亲如乞丐般活了十年的世界,才是真实的世界,重生后的美好世界是假的,就算是真的也只是虚妄。



        萧真喃喃:“总觉得哪里不对。”



        姒秦注意到萧真神情有异,又见她一直在喃喃自语着,挑眉:“什么不对啊?你在说什么呢?”



        萧真望向了姒秦,喃喃着:“很多事情都连不上,守护了几百年的东西,圣女怎会轻易的说毁就毁了?一直有什么东西把我往帝星这边拉,说什么是守护之命,可一切都显得牵强,太多的事情不连惯了。”



        “什么?”



        萧真拧眉苦思着,从她重生那一刻开始,再回到以前,之后又回到了200年前,为什么重生?是因为她死了,为什么又回到重生之前?是因为她没死成,为什么又回到200年前?是因为她原本就是200年前的人。



        就好像硬是有人在操纵着她的生活似的,她有力而使不得,总觉得无法得心应手。



        如果一切都是虚妄,它的本质就应该是假的。



        假的?



        假的?



        这是她对虚妄的理解。



        这样的话,那是不是所有的一切都不存在呢?



        “喂,你去干嘛?”姒秦见萧真转身离开,就拦在了她面前:“干嘛去?”



        只有放下,才是归途,放下什么?萧真黑白分明的黑眸有丝迷茫,望着面前这个俊美的少年,轻轻道了句:“姒秦,你是假的吗?”话才刚落,眼前的姒秦突然间不动了,就像被时间定住了般。



        不仅他不动,就连周围的一景一物,都不再动,萧真转身,看到那位廖夫子一脚迈出去,似乎要追着姒秦的模样。



        萧真骇然,不敢置信的望着周围。随即,她又望向不远处,那边一只兔子窜过,被定格在了飞跃的那一跳中。



        “怎么会这样?”萧真不解。



        难道,她真的在一个虚妄构思的世界里?在一个假的世界之中?



        如果是,是谁将她拖入了这里?



        就是她不敢置信的到处找着能动的东西时,白衣圣女突然出现,于往常看到的冰冷高贵,俗世之外的姿容不同,这张倾国倾城的面庞上,有的是满满的愤怒,怨恨,嫉妒,甚至因而有些扭曲。



        “萧真,真没想到,你竟然会怀疑自己是身在一个假的世界之中。”圣女冷笑的望着她。



        “你到底是谁?”萧真戒备的望着这所谓的圣女,“为什么你能动?”



        “萧真,你走不出去的。”圣女笑了,笑得阴邪,笑得浑身颤抖。



        萧真原本的骇然在这一刻倒是冷静了下来,她静静的打量着圣女。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发现这个世界是假的?”



        “我没有发现,只是有些怀疑而已,现在,确是肯定了。”



        圣女的脸一沉。



        “在你急于将月石棒,月华石毁了的那一刻,我心里有些怀疑,但还不至于怀疑到这个世界是假的。”萧真冷声道,毕竟这个世界里的每个人都是那般有血有肉,那眼神动作,一切都是那般的活灵活现:“还有,在你说我所重生的世界是虚妄,只有现在活的世界是真实的那一刻。你急于否定的样子,很难不让人生疑。”



        圣女的脸色很是不善。



        “你明着是在帮我,但每做一件事,实际上是在引导着我留在这个世界,控制着我,让我按你所说的去做。”萧真冷冷望着圣女,半响,说道:“我这些年所活,总是活着辛酸,憋闷,生活刚刚好一点,不是突然间回去了,就是穿到了二百年前,就好像有人见不得我好似的。”



        圣女望着萧真的眸光越来越阴沉。



        “哪怕心中奇怪,我也没有怀疑过。”萧真淡淡说:“我只是觉得,既然重生的世界是假的,那这个世界也不见得是真的。



        “萧真,你逃不出去的。”



        萧真笑笑:“你没有完全控制住我,要不然,我也不会留下那封信,是不是?”



        圣女的脸又阴沉了几分,她厌恶这个女人脸上的平静,更厌恶她波澜不惊的笑容。



        萧真低头看着手中的同心锁,下一刻,同心锁在她的手中变成了粉未:“见而不得,要而不得,爱而不得,不管怎么挣扎,总是不让我和子然在一起,甚至编造了月华石,同心锁出来,你也是花了一翻心思。”



        见萧真将一把剑拿了出来,圣女脸色瞬间毫无血色:“你要做什么?”



        “回到真实的世界。”



        “不——”在圣女要阻止的同时,萧真已将手中的一把剑直接刺向了自己的心脏,痛楚蔓延全身时,心里默念了句:“醒来吧,萧真。”



        “不要——”圣女凄厉的吼道,伸出手想去抓萧真,然而,她的双手直接穿过了萧真的身体。



        一幕幕的过往在萧真的面前闪过,从她重生的那一刻开始,叔婶,子然,韩家,一张张脸,一个个人的出现,一件件事情的发生,这个虚妄就在一次又一次的轮回着,当一切在这个时候重新看过去,可以说漏洞百出。



        而她竟然现在才发现。



        是她该醒来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