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在线阅读 - 第427章 以少敌多

第427章 以少敌多


        第427章以少敌多



        “快走,叛军来了。”一见到萧真,廖夫子便道。



        萧真点点头。



        当二人到姒秦这边时,所有人已重新整装好,等的焦急的姒秦一见到廖夫子和萧真一块从林子内出来,眼晴在二人身上晃了几眼。



        马车驰得快,不像来时那般平静,颠簸许多,姒秦卷起帘子一直注意着不远处叛军的动静,可见心里还是很紧张的。



        萧真望向廖夫子,云淡轻风,依然是温和的模样,仿佛身后紧追着的叛军对他来说只是寻常人般。



        他不怕吗?萧真心里思附着。



        察觉到了萧真的视线,廖夫子也望向了她,四目相对,他淡淡一笑:“萧姑娘,紧张吗?”



        这种小事她怎么会紧张呢?萧真正要回答,就听得姒秦道:“不用怕,有觉醒和颜松在,只是几个叛军而已,不碍事。”见萧真讶异的看着自己,姒秦略微尴尬的道:“看什么看?”



        “我以为三公子讨厌我。”



        姒秦傲慢的道:“我当然讨厌你,可再讨厌,你也是我的婢女,我可以欺负你,外人不行。”说着,拿起眼前的瓜子就朝着萧真丢了下,又撩起帘子看外面的叛军了。



        萧真:“……”幼稚。



        一旁的廖夫子低头一笑:“禹儿顽劣,姑娘别往心里去。”



        萧真也回了淡淡一笑,对于这种小事,她从不往心里去,呵呵,应该是的。



        突听得马车外觉醒一声娇喝:“浑蛋。”



        “怎么了?”廖夫子问道。



        “叛军在强抢民女。”姒秦拧着眉。



        只听得马车外的侍卫喊道:“觉姑娘,你抢我的马做什么呀?”



        马车停了下来。



        “没我的命令,觉醒竟然敢多管闲事?”看着马车外面的姒秦一脸的不快:“他们人多,就算他们要强抢民女,咱们也做不了什么,她这根本就是在引起叛军的注意。”



        萧真虽然不了解觉醒,但觉得觉醒并不是那种会多管闲事的人,极有可能叛军做了什么让她觉得无比愤怒的事。



        廖夫子也掀起了他身边的车帘子看,眉紧蹙,恼道:“这些叛军强抢民女就算了,竟然还敢当众施淫。”



        “三公子,觉姑娘被叛军围住了。”有护卫在车外禀报说。



        “她活该。”姒秦冷哼一声,又问了句:“她打得过吗?”



        “好像,不太行的样子。三公子,觉姑娘最擅长的是获取情报,武功其实并不出众,再说叛军人实在太多了。”护卫说道。



        “叫颜松去帮她。”



        “是。”



        一会,护卫过来禀报说:“三公子,颜公子说他只管护着你的安全,至于别人,跟他无关。不过,若是三公子能再加二千两银,他也是乐意效劳的。”



        姒秦的脸黑了。



        萧真:“……”颜氏一族的先祖就这么爱钱吗?



        此时,廖夫子下了马车。



        “夫子,你下车做什么?”姒秦也赶紧跟了下去,萧真自然也要下去。



        前头,几十名叛军正在与觉醒对峙,虽然觉醒被包围着,但并没有生命危险,那些叛军看她貌美,一个个都围着她调戏,老远的,萧真还能听见一些污秽的言语传来。



        “禹儿,你还愣着做什么?”廖夫子看向姒秦:“颜松不是说了么,只有你有危险了他才出手。”



        一听这话,萧真的眼里已经有了一丝笑意,觉醒关系着日后觉氏一族的崛起,她自然不会让她出事,不过目前看来并不需要她出手,因此她只要静待着就行。



        姒秦黑着脸,要他自己去涉险,满脸的不愿意。



        “大爷,行行好,求您放过我家闺女吧。”



        “大爷,她才十三岁啊,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啊。”一道哀求的声音传来。



        众人望去,只见另外一些叛军正在拉扯着一名少女,少女长得高挑,粗看约有十五六岁的模样,身板子却还是个孩子,那脸也显得很是稚嫩,尽管稚嫩,五官却如芙蓉一般靓丽,长开后可见其绝代风华。



        此时,叛军狠狠的踢开了少女的父母,伸手就去拉少女,少女见状,并不见得害怕,而是捡起地上手肘大的树枝就朝着叛军打去,可惜,树枝很快就被叛军截走,人也落入了他们的手中。



        少女挣扎得厉害,这一翻挣扎,衣襟耷拉了下来,露出了雪白的肌肤来,叛军见状,一时银笑连连,伸手就去扯少女的衣裳来。



        这一番景像,看得众护卫个个义愤填膺。



        萧真望着这少女的面容,总觉得是不是在哪里见到过?面熟得紧,一时却又想不起来。



        这会,觉醒挣开了那些叛军的围堵,去救已经被叛军推倒在地的少女来。



        萧真的目光落在了姒秦漆黑阴沉的脸上,几天的相处,这位三公子对她可以说行迹恶劣,但本性确实如廖夫子所说并不坏,此情此景,不知道他会做何行动。



        “颜松,这里有百来个叛军,你能干掉几个?”姒秦问身后的颜氏当家人。



        “姒三公子,我方才说了,只护你一人安全。”颜氏当家人面冷,声音亦冷,一听就知道为人不太好相处。



        姒秦冷哼一声:“这里都是难民,就只有我们是马车,你以为这些叛军是眼瞎的吗?就算你不找他们,他们也不会放过我们,还不如我们主动出击。”



        颜松想了想,道:“这些都是乌合之众,前面五十个人可以交给我,剩下的几十个,那丫头和这里的护卫,应该可以解决。”



        “还愣着做什么?上啊。”姒秦对着身边所带的护卫道。



        一时,所有的护卫都从马车底抄起了家伙朝着叛军攻去,十三个护卫,一个颜氏当家人,一个觉氏的老祖,萧真眼度有了丝浓厚的兴趣,不知道二百年前的颜氏和觉氏先祖,是怎么个厉害法?



        “你竟然还能笑?”姒秦原本心里颇为紧张的看着前面的打斗,不经意瞥到萧真眼里饶有趣味的看着这混乱的场面,顿时觉得面前这个女人是不是疯了?



        “公子不是说过不用怕吗?”萧真反问了句。



        姒秦被噎得张了张嘴,阴沉着脸独自生闷气,人数相差这么大,怎么可能不怕?他都紧张得双手都是汗了,偷瞄了廖夫子一眼,竟见廖夫子眼底也并没有半丝的害怕之情,不禁奇道:“夫子也不害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