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在线阅读 - 第418章 温润如玉

第418章 温润如玉


        第418章温润如玉



        走进圆门时,一名贵妇在四五名丫头的拥簇之下走了过来,杜妈妈见状,赶紧施礼。



        萧真自然也学着杜妈妈模样施礼。



        贵妇年约三十上下,脸上未施粉黛,肤如凝脂,笑容嫣然,一身水雾烟绿蜀绣裙,高贵典雅,只那眼晴看人,喜欢挑着,略显得薄情。



        “昨晚禹儿闹腾了?”贵妃问道。



        “回二夫人,三公子是被恶梦惊了。”杜妈妈说道:“现在已经没事。”



        “那就好。”贵妇美眸望向了萧真:“这是新来的丫头?”



        “是。小的将她分在了三公子院子里。”



        贵妇点点头:“长得倒是合适,既是杜妈妈选的,我也是放心的。”



        杜妈妈笑笑:“谢谢夫人的信任。”



        什么叫做长得合适呀?萧真心里头纳闷,抬个眼,就见夫人身边的丫头都古里古怪的看着她。



        贵妇走后,杜妈妈瞥了萧真一眼:“这位是二房夫人,我与你所侍候的三公子就是这位夫人所生,除了三公子,府里还有大公子,二公子,五小姐,六小姐,七小姐,除了大公子是大夫人所生,其余的是三房,五房的夫人所生。”



        萧真点点头,看来这姒家老爷妻妾也是挺多的。



        “先前,三公子院子里有三名婢女,可这三名婢女竟动了歪心思,妄想爬上三公子的床,都被杖责后赶出去了。”



        “不知三公子几岁了?”



        “十二了。”



        萧真:“……”



        “所以,你谨记,绝不可以动什么不好的心思。”杜妈妈警告道。



        十二岁的孩子,而她已经二十九岁了。萧真忍住抽嘴角的冲动,乖巧的点点头。



        姒府很大,其建筑风格,以江南水乡的婉约为最多,又参杂着西北的一些粗狂犷之风,看着多少有些怪异,又奇异的融合着。



        就在萧真欣赏着风景之时,前头传来了一道道欢喜的声音:“是廖夫子。”



        “廖夫子好。”



        “廖夫子好。”



        萧真望去,不远处,几名丫头纷纷朝着一身形修长挺拔的男子施礼,在见到走过来的男子长相时,萧真脚似被胶住似的无法动弹。



        这张脸,竟然与韩子然有着八分的相像,爽朗清举,隽永俊逸,唯一的不同之处,或许便是他脸上处处透露着的那种温和,如春风一般。



        不管是那一世的韩子然,还是重生一世的韩子然,这种温和都是没有的。



        就在萧真心情有些跌荡之时,额头吃痛,一颗小石子打到了她的头,这要往常是绝不可能的事。



        萧真朝那小石子打来的方向望去,就见一名七八岁左右的孩子正躲在一颗树后满是不屑的朝她笑着,小男孩长得粉装玉琢,可爱极了,萧真还是第一次看到这般可爱的孩子。



        “三公子?”杜妈妈一看到这小孩,忙上前施了个礼:“您怎么在这儿呢?”



        三公子?那个已经十二岁的三公子吗?萧真看着这只有七八岁左右的小身板,她知道有的男孩子长得慢,一旦等到该长的时候,就跟个竹子似的,马上就窜高了,像九皇子就是这样的。可眼前这孩子,也太夸张了些吧。



        “我出来接夫子。”三公子姒禹漂亮的星眸冷嗖嗖的刮了萧真一眼:“她谁啊?”



        “这是刚给您找来的贴身丫头。”



        一听是贴身丫头,姒禹那漂亮的眼晴看着萧真的眸光就更鄙夷了:“本公子不需要贴身丫头,就让她去灶房做事吧。”



        “三公子,大房和其他几房的公子都有贴身丫头,你若没有的话会被笑话的。”



        小姒禹嗤了声:“他们要是看到我的贴身侍女竟是如此普通平凡的丫头,更会笑话我。笑话就笑话,又不会少块肉。我只要廖夫子一人就够了。”



        那廖夫子已经朝着这边走了过来,看到小姒禹时,微笑着轻唤了声声:“禹儿——”



        这个笑容让萧真有些恍惚,重生一世的韩子然也时常会朝她这般温柔的笑着,夭夭桃李花,灼灼有辉光,说的便是这样的笑容了吧。



        额上突然间又是一陈吃痛,竟见那小姒禹又朝她脸上丢了颗石子,而她又被打了个实。



        萧真这心里有些不爽快,这小屁孩,趁着她分神之际,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拿石头打她。



        “禹儿,胡闹。”廖夫子轻呵斥了声,便对着萧真说道:“姑娘,你没事吧?”



        这张脸,跟韩子然太像了,萧真不禁下意识的问道:“夫子姓廖?不姓韩吗?”



        廖夫子先是愣了下,失笑:“是。在下姓廖不姓韩。”



        “夫子,这般引起你的注意,倒是新鲜。”一旁的姒禹讥讽的道。



        她有什么地方得罪过这姒家三公子吗?竟然处处讥嘲她,萧真耐着性子,不与他一般见识。



        “杜妈妈,你愣着做什么?将这个丫头带走。”姒禹很是不耐烦的道。



        杜妈妈忙拉着萧真走人。



        走了十几步,萧真又转身望向后面的廖夫子,竟见后者也正望着她。



        “她有什么好看的?长得比那几个勾搭你的婢女差多了。”姒禹见一向清心寡欲的夫子还在望着那个女人,奇道。



        “为师跟你说过几次了,不可以以貌取人。”廖夫子温和的眸光略带着不赞同的看着自己的学生。



        姒禹对这夫子倒是打从心里恭敬的,竟乖乖的道:“是,夫子。”眼珠一转:“不过她到底哪里让夫子刮目相看了?”



        廖夫子想了想,摇摇头:“对了眼缘吧。”那女子给他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有那么一瞬间,竟有种熟了半世之感。



        “眼缘?那是什么?”



        “就是第一眼,不讨厌,甚至有些喜欢。”



        “我第一眼就讨厌她,跟别的婢子也没什么区别,一见到你眼晴就放光了。”姒墨突然讶异道:“夫子竟然第一眼就喜欢她?”



        廖夫子笑而不语。



        萧真原本是来姒府赚点银两用用的,一路来都极为顺利,就在她以为自己还能做个上等丫头时,那小鬼的一句话,竟然让她来到了灶房做一个劈柴丫头。



        望着地上这几把粗大的斧头,萧真一时五味杂乱,有多久没劈柴了?



        杜妈妈在旁叹了口气:“你放心,三公子对先前那几名婢子的怒气还在,等这气消了,我就让你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