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在线阅读 - 第311章 活着便好

第311章 活着便好


        第311章活着便好



        宁氏身子一僵,不敢置信自己听到了什么:“王爷,王爷,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本王言出即行,说到做到,宁念生,这也是你自找的。”



        “不,不可以,你不可以这样待我,我是皇上亲自下旨赐婚于你的,也是你的表姐啊,你,你怎么能因一个外人而这样对我?”宁氏的端庄再也摆不住,先前她心想着还有母贵妃撑腰,不管韩子然提了什么要求,母贵妃和皇上在,是绝不可能让她吃亏的,她没料到韩子然的要求如此阴毒不说,而她的表弟还答应了。



        听得韩子然道:“还有宁家二小姐宁紫兰,她也参与了这件事。”



        宁念生瞪大着眼晴愤怒的看着韩子然,他竟然连她的妹妹也不放过?



        “你想如何做?”九皇子问道。



        “既然宁二小姐已去了一头的青丝,奄堂很适合她,不是吗?”



        “什么?”宁念生尖声道:“你,你让紫兰出家?”



        韩子然淡淡一笑,朝着九皇子做了一揖:“臣只是提议。”



        九皇子闭闭眸:“就算本王同意,这事我也做不了主。”



        宁氏冷笑的看着韩子然:“韩子然,你以为你是谁啊?凭你,也想动我宁府的人?”



        韩子然淡淡的看着宁氏:“不是想,而是已经做了。要不然,宁二小姐的青丝是怎么掉的呢?”



        “你?”



        “当然,不送进奄堂也没关系,宁二小姐这辈子的青丝就甭想要了,我能剃她一次,也能剃她二次,三次。”



        宁氏这会已被气得说不出话来:“我要进宫,我要进宫找母贵妃。”就在她要出书房时,九皇子的声音疲惫的响起:“来人,将王妃请回她的院子,没本王命令,不许她出一步。”



        “是。”二名暗影挟起宁王妃,便消失在了书房,快得宁氏连叫的机会也没有。



        书房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谁也没说话,或者说,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们都在等一个结果,等着上影带那个结果带过来。



        或许答案已经知道了,只是没看到结果不甘心而已。



        九皇子的手始终握得紧紧的,想到子然对他的帮助,想到萧真为他的奋不顾身,九皇子苦笑了下,道:“子然,我若是早些知道,绝不会让宁氏这么做。”



        “是臣让王爷为难了。”韩子然了解九皇子此刻的心情。



        “这本身就是宁氏的错。只是让你和萧真受苦了。本王现在只希望那二孩子能平安无事。要不然,本王无脸见萧真。”九皇子沉痛的道。



        会平安无事吗?司徒呈在心里连连叹气,那二个地方对宫里的人来说犹如地狱般的存在,更别说那只是二个还没满月的孩子。



        “王爷,上影回来了。”一名侍卫匆匆进来禀道。



        “快叫他进来。”



        很快,一名抱着婴孩的上影走了进来:“属下见过王爷,大人,小将军。”



        当看到上影怀中抱着的婴孩时,三人心中同时松了口气,司徒呈紧声问:“怎么只有一个,还有一个呢?”



        “请放心,小公子在被王妃送进内侍监后,那监长看着小公子可爱,偷偷的送出宫做了他的义子,如今养在他宫外的家里。很是安好,只是小小姐……”上影看着怀中的孩子,孩子正在熟睡,脸色苍白不说,也瘦小得跟一只猫似的。



        “生病了?没事,让老神医看看就好,这二孩子真是福大命大啊。”这样也能活下来,不是福大命大是什么呢?司徒呈只觉连日来的担忧终于可以放下了。



        韩子然走了过去,看了面色沉重的上影一眼,将裹着孩子的外衣拿开,一切都安好,除了孩子的左手,那左手,竟然没有了三颗手指头,用了纱布包着而已,这会纱布被血浸湿,看着便是血淋淋的。



        九皇子与司徒呈也看到了,暗自心惊。



        “怎么一回事?”



        “这孩子原本被掖幽庭的罪奴养着,后来那里的管事嫌孩子吵,便将孩子丢到了仓库里,仓库里有老鼠,这三颗手指头,便是被老鼠咬吃了的,若是属下去晚了些,别说指头,就连性命恐怕会不保,属下点了孩子的几处穴,减轻了她的一些痛苦。”回想他看到孩子手指被老鼠啃咬的情景,上影心中遗憾,若他去得早一些,或许这孩子的手指会完好无损。



        “速将孩子带去老神医那里。”韩子然沉声道。



        “是。”上影迅速消失。



        “子然,”司徒呈走过来拍拍韩子然的肩膀:“虽然孩子没了三颗手指让人惋惜,但比起我们所想的,已经好出太多了。”



        “我知道。”确实好出太多了。



        二人都看向了九皇子,九皇子微低着头站着,不声也不响,阴影笼罩了他半个身子,让人看不真切他此刻心中所想,恐怕此时,九皇子心里的难受比他们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吧。



        韩子然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道:“王爷,臣要去看臣妻妹妻弟,就先告知了。”



        “我在这里陪着王爷。”



        韩子然点点头,离开。



        “你也走吧,我想静一静。”九皇子突然开口。



        想了想,司徒呈道:“王爷,此事并不会影响子然与你的君臣之情,以子然的性子,若真受到了影响,恐怕这会早就走了。”



        “王爷,”车非明亮的声音伴随着他匆匆的身影走进了书房,在见到九皇子与司徒呈时,咦了声:“子然呢?”



        “他回去了。”司徒呈道。



        “回去了?我听下人说你们二人急匆匆的来了王府,似乎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我也就赶过来了。发生了什么事?”



        夫子不是外人,司徒呈便将所有的事一一道来。



        “荒唐,荒唐。”车非夫子连喊了二声荒唐:“王妃怎可做出这种事情来?可,可子然这要求也太过份了,王爷的嫡子必须从王妃肚子里出来,那才是嫡啊。”



        “如果不是萧真舍命相救,别说嫡子了,我这条命也早已没了,不是吗?”九皇子道。



        车非明量抿紧了唇,见九皇子要出书房,不禁问道:“王爷要去哪?”



        “我想去院子走走,你们都别跟来。”



        看着九皇子消失的背影,司徒呈突然有种九皇子很孤独的感觉,尽管他的身边有他司徒呈,有夫子,有子然,还有老头子等一行人的追随,可他依然孤独。



        他也不知道为何自己会有这样的感觉,许是像现在这种事,九皇子除了去院子走走以图思绪清静之外竟没有一个可以倾吐心声的人吧。



        晴空万里,阳光温暖,天气好得想让人就这样在太阳底下睡过去得了。



        但对萧真来说,并没有感觉到太阳的一丁点温度。



        萧家牛车已遍布了天朝大多的县区,她娘家的事,只要发动一下情报网轻易就能知道,如今听张样将知道的事一点一点的说来,每说一句,她的心就跟着绞痛一分。



        张样说完,看着少当家沉痛的模样,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的话。



        一旁的春花早已是泪流满面:“是谁这么狠心,竟连二个刚出生的孩子都不放过。”



        “少当家,我们该怎么做?”



        “大人已经去查了,我们等着消息就行。”



        “是。”



        此时,萧真猛的咳起来,一时愤怒,又动了真气,强行压下,才让胸口的疼痛缓轻了声。



        春花赶紧给萧真倒了一杯水过来:“夫人,你没事吧。”



        “没事。大人去了几天了?”



        “三天了。”



        三天了,萧真知道,子然应该快回来了,这么小的孩子落在宁氏二姐妹手中,她不知道会如何?但不管如何,她都会为他们讨回公道。



        就在萧真如此想着时,外屋外暗影的声音突然传来:“夫人,大人回来了。”



        萧真猛的站起,冲出了屋外。



        子然,司徒呈正站在院子中,而子然的怀里,正抱着二个孩子,当萧真看到孩子的那一刻,提吊着的心松了下来。



        看到萧真脸色的那一刻,又见张样也突然来了,韩子然已料到萧真是知道孩子的事情,幸好,孩子回来了。



        萧真从韩子然手中抱过一个孩子,她怀中的孩子面色苍白,如刚出生的小狗小猫般小,而韩子然怀里的则是白báinèn嫩,要不是孩子两的面庞长得一模一样,萧真会以为是抱错了。



        “瞒了你那么久,阿真,是我的不是。”韩子然轻道。



        “如果我是你,我也会这么做的。孩子没事吧?”



        面对萧真一脸期待的面庞,韩子然要说的话瞬间卡在喉里,他该如何告诉她妹妹的事?



        “怎么了?”



        “我来说吧。”司徒呈道。



        萧真奇怪的看着这二人,孩子不是好好的在他们怀里吗?拧了拧眉,看着韩子然怀里孩子这báinèn的面庞,再看自己怀中的孩子,下一刻,她解开了裹着孩子薄被,便看到孩子的左手被一层层纱布包裹着,从形状看来,竟是少了手指的感觉。



        萧真的面色一沉:“怎么回事?”



        韩子然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来,包括对宁氏姐妹的惩罚。说到最后,司徒呈接道:“弟妹,我知道你心里很难受,但不要去怨恨九皇子,他是不知情的,他这会心里也不好受。”



        萧真只是沉默着,不说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