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在线阅读 - 第290章 影的身手

第290章 影的身手


        第290章影的身手



        “老头,你先前让我绘制这帝王山的图,如今可真派上用场了,我知道九皇子会在哪里。”司徒呈看着那高耸入云的帝王山道:“不过,恐怕这条路,不好走。”



        “不好走吗?”萧真淡淡一笑,云淡轻风:“那就踏着鲜血走吧。”



        真的是很轻淡的一句话,在夜风中轻轻的飘着。



        长空,蓝镜,司徒呈,老将军四个的目光都落在了她身上。



        月光从阴云层中缓缓探头。



        长空和蓝镜的黑眸微微一惊,只因他们看到萧真脸上的狰狞,明明是平淡的,平静的,却给人一种比起那批流寇来更为阴残的狰狞。



        这是一种气势,太过杀伐,让人不寒而粟。



        司徒老将军的目光里亦闪过一丝惊讶,在世人眼中,影分为影卫,暗影,上影,而在一年前,他开始在各军营中挑选了一批骨骼清奇的士兵出来训练,他们的级别进程会非常快,几乎能在一年内就达到上影的实力,没有名字,只有代号。这些影除了帝王,不受任何人控制,他们从一开始的历练便是杀场,凡是能成为这批人中的,所负责的事,就是杀人。



        他们性子寡淡,处理着国与国之间的刺杀任务,也保护着重臣的安危,他们以一敌百,杀人如麻,是踏着鲜血上去的,他们没有善恶之分,只护主。



        此时此刻,看着眼前萧真,老将军差点以为这丫头是他从士兵堆里挑选出来做为影士的,当然,这是不可能的,这支特影战队他刚建立不久,甚至一些想法还是初步建立的,但这会,他却突然间知道了该把这些人训练成什么样才配得上影这个称号。



        “你们怎么如此看着我?”萧真奇道。



        长空,蓝镜忙摇摇头:“没,没有啊。”



        “萧真……”她到底是谁?司徒呈深深的望着眼前的女子,她是韩子然的媳妇,但有时,他更会将她当成多年的老友般,他说不出那种感觉来,只因她待他,看他的眼神就如兄弟般,下意识的他也就将她当兄弟了。只是今天,她太不一样了,她身上的冰冷杀气比起那帮流寇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样的杀气,就连征战无数的他都没有。



        见萧真似乎并没发现她方才的异样,司徒老将军更是暗暗心惊,这种无形的杀气估计早已融入了她的骨血之中,下意识的就散发了出来吧,这孩子到底杀过多少人?



        “走吧,进山。”司徒老将军打破了这份因萧真而引起的沉默,道。



        帝王山,一如这名字一样,高耸入云,傲视在天地一方之中,只因山里险峻,多是悬崖,这里几乎没有人出入,因此枝叶繁茂。加上离京城近,住在这里的人因为富裕因此不需要打猎,山里到处可见到活跃的猎物。



        “帝王山只有一条山路,这条山路目前应该也是被三皇子的人控制了,咱们自然不能走。”司徒呈道:“其它地方,三皇子的人肯定也是设了暗卡。我们唯一的进路,便是一条温泉。”



        “温泉?”萧真看着司徒呈。



        “不错。”司徒呈点点头,当初我在绘制帝王山地图时,与子然来这里,偶然发现了一处温泉,更巧的是,那里有处山洞缝隙,正好连接里山内,司徒呈又看向萧真:“是了,子然还说要带你过来这里泡温泉呢,你们来过吗?”



        萧真:“……”何止来过啊,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在那泉水里做了。只是如今带着这么多人去那温泉,想到那边她曾与韩子然这样那样,有点怪。



        “那走吧。”司徒呈说着,前头带路。



        这条路不好走,陡峭不说,全是碎石,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滚落山脚被隐藏在林处的流寇发现。



        除了萧真,其余四人都走得有些小心翼翼。



        “韩夫人,这里的地势对你而言似乎一点也难不倒啊。”见萧真在山地如履平地,长空好奇的道。



        “我从八岁就开始上山狩猎,到现在为止,已经有十多年的经验了,这种坡度并不会难倒我。”萧真淡淡一笑。



        长空点点头。



        时不时的,会有兔子野鸡从草丛里闪过,如今这个季节,正是猎物繁衍出洞觅食之际,起初之时,长空,蓝镜还有所警惕,后来见小猎物如此之多,也就不当一回事了,认真走着脚下的路。



        路是越来越陡,时不时的会横空出现几块锋利的石头,一不小心就会被割破。



        “这些石头是怎么回事?模样也太奇怪了。”蓝镜小心的避开这些锋利的石头。



        司徒呈道:“听说几百年前,当时的皇帝为了让帝王山的防守更为坚固,耗费了数万人力将帝王山的一面凿成了天然的箭石,而这些箭石经过常年累月的雨水侵蚀最终断的断,毁的毁。”



        萧真打量着这些锋利的石块,站住了身子往山下看去。



        夜色朦胧阴暗,看不真切,但那荆棘丛中时不时闪现的刺目亮点,可见这片荆棘林内是有锋利的东西的。



        偶尔,能听到小动物在周围乱窜的声音和身影。



        “你说的可是上秦时期?”长空问道。



        司徒呈点点头。



        上秦时期距现在都有七八百年的历史了,这些历史萧真都是知道的,甚至比他们还要详细,不管是秘史还是正史,她都在做暗影时将这些了解了个清楚。



        “上秦的最后一任皇帝那可是暴君,听说这箭石下面可埋葬了建造这箭石的数万百姓的尸骨。”长空道。



        “虽残暴不仁,但在接下来的几百年里,每次战事,这帝王山所建造的屏障守护了京都几百年内一直不受各国侵入,才有机会东山再起,夺回失地。”司徒老将军说道。



        所有人都点了点头。



        “快了,我已经感觉到这里热起来了。”司徒呈感受了下空气中的温度,喜道。



        也就在这时,突见萧真一跃而起,锋利的斧子直接朝着司徒呈劈了过来,速度之快,招式之狠,他根本就没还手的能力,眼看这斧头就要劈到他了,司徒呈拔出手中的剑,速度的转身,直接刺在了身后某处。



        身后,一名被司徒呈刺穿了胸膛的黑衣人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看着他,看着面前这个杀了自己的男人正颤抖着手握着那剑的手柄,好似被什么吓了一跳般的大口喘着气。



        卧凿,什么情况?黑衣人到死也没明白这个杀了自己的男人为啥一脸受到了惊吓的样子,死的明明是他好吗?



        “萧真?”司徒呈咬牙切齿的转身看着萧真。



        萧真淡淡一句:“默契不错。”



        司徒老将军看了眼自个的儿子,摇摇头:“看来,你的上影之路,遥遥无期啊。”



        司徒呈:“……”正想说几句,就听见老头对着周围的黑暗冷声道:“出来吧,你们要跟我们跟到什么时候?”



        老将军的话音一落,瞬间,在他们周围出现了数十名影卫,死死的将他们五人包围。



        长空,蓝镜,司徒呈迅速的跃至了萧真老将军处,以一个圆形防守戒备的看着这些人。



        长空惊道:“他们什么时候跟来的,我竟然一点也没发现。”



        “我也是。”蓝镜也是惊得出了一身的冷汗,他是暗影,可长空是上影,虽然又自降为暗影跟着老将军习武,但比起他来,功力不知道高出多少,竟然也没有发现。



        萧真淡淡一笑,“他们从我们进山后就跟着我们,你们真以为在这种到处都是箭石的地方会有这么多的小猎物?”



        长空与蓝镜脸色一白,这么说来,他们方才是随时处在危险之中了。



        司徒呈心里也不好受,他从小在军营中练就一身本领,却没有察觉出有人跟踪了他。



        那黑衣人阴沉的看着萧真:“你们一开始就知道了?哪里看出的破绽?”



        “一听你这话,就知道你是没有上山打过猎的人,危险的地方,人不愿意踏足,难道山上的野物就愿意踏足吗?那些猎物穿过的声音,不过是你们装出来而已的。”



        长空与蓝镜都看着萧真,他们一开始也是有警觉的,但看到真是小猎物之后,便没再多想。



        为首的黑衣人冷哼一声:“今天,你们将命丧在此。”话一说完,瞬间又有十几名黑衣人出现。



        司徒老将军余光注意到萧真的神情依然平静如常,面对功力都不弱的二十多个黑衣人,连丝多余的表情都没有。



        “杀——”



        夜色掩护之下,黑衣人迅速的朝着他们杀去。



        司徒况老将军一边和着黑衣人拆招,一边又朝着萧真望去,在黑衣人围住她的那一刻,她的面色突然沉静了下来,眸光突然闪过一丝血腥的嗜杀,脸色又露出了那丝狰狞和阴狠。



        昏暗月色之下,她握斧挺拔而立,只是这般站着,周身散发出的便是一股寒气杀意。



        她没有用斧头,而是食指为勾,直取黑衣人的要害。她的踢,她的击,一踢一击之间,便已取了黑衣人的性命,她的杀招都是近身,同时也是把自己处在了危险之中,可被杀之人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而她一旦拿出斧头,几乎是一斧一人头。黑衣人想躲闪也无处躲。



        司徒老将军停下了动作,望着这个满身血腥狂肆杀气的丫头,眼底有着赞赏,明明是一个弱质的女子,但这一刻,天地成为她的陪衬。



        他一直想培养这样的一批影士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