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在线阅读 - 第268章 重生命线

第268章 重生命线


        第268章重生命线



        “签中并没有提起,但以老纳所悟,重生之人是因缘的产生才有了现象的发生,一旦缘尽,命线便会回归属于它所在的地方。”



        “缘尽,什么叫缘尽?”



        “人活着都有属于自己的缘,姻缘是缘,友缘是缘,情缘是缘,哪怕只是与花草擦肩,也是缘。”方玄大师意味深长的道。



        屋里顿时陷入了安静。



        与屋内的安静相比,屋外细雨菲菲,也是安静得异常。



        尾随韩子然出来的萧真背靠着墙壁面望着天空,静静的听着屋内大师说的话,淡淡一笑,如天才的韩子然也有这般纠结的一天啊。不知道他这般纠结是从什么时候而起的?是看到自己写给自己的那封信那时起,还是从爱上她的那一刻起?



        她一直知道他在担心她,也一直知道他害怕她过多的改变别人的命运会影响到她自己的命运。上一世的韩子然,坚定,冷清,几乎没什么事能撼动得了他,对鬼神可是从来不信的。如今为了她,却是这般的患得患失。



        萧真心中甚是甜蜜呀!嘿嘿!



        听着老和尚说的这些东西,萧真倒是听得明白,看来她佛性还是蛮高的。因缘的产生才有了现象的发生,若这世上真有重生之人,其心魔便是执着。



        可不就是,上一世的她武功盖世,影卫中的荣耀,但还是执着于韩子然的爱,只是到死也没得到,死得不甘啊。



        她这心魔,估计除不去了。



        厢房的门在此时打开。



        看到靠在门这的萧真时,韩子然愣了下。



        萧真对着他甜蜜一笑:“相公,这些东西有什么好弄明白的呢?咱们又不出家。”



        韩子然:“……”



        “命运这种东西,半点也不实在,把它弄明白了,却把自个整得跟半仙似的,说着让人云里雾里的话,听着都心塞。”



        刚出来的方玄大师:“……”



        “大师好。”看到了方玄大师,萧真忙施了个礼,随即大方一笑:“我是子然的妻子,叫萧真。”



        方玄大师睿智的善眸详和一片,并没有因萧真的突然出现而惊讶,也没因萧真方才所说的那句话而在意:“原来是韩夫人。”



        “小女子方才说的话,并非针对大师,还请大师见谅。”萧真忙道。



        “呵呵,”方玄大师慈笑说:“老纳倒觉得夫人方才所说的话,挺有道理的。世上之人,大多平凡而实在的生活,又有几人能参得透,或者说想去参透命数呢?”



        “大师是世外之人,追求的自然与普通人是不一样的。”



        方玄大师道了声佛号阿迷陀佛。



        “衣裳都湿了。”见萧真衣裳被雨水打湿了不少,韩子然不免有些心疼。



        萧真啥话也不说,而是睁大眼晴,眨巴眨巴的看着他,一脸的天真可爱。



        韩子然:“……”



        萧真笑笑,弯着头,继续睁大眼晴眨巴眨巴的看着他,一脸的天真可笑。



        韩子然难得的被逗乐了:“你这是做什么?”



        萧真恢复了正经,牵过韩子然的手,黑白分明的眸子直视着韩子然过于清冷的脸,这小子外冷内热,可二世以来,她都栽在了他身上:“相公,既然我们这一世还是能在一起,我想这便是我们的缘,大师也说了‘一旦缘尽,命线便会回归属于它所在的地方。’只要我们心中有彼此,这缘就尽不了。”



        韩子然低头,望进萧真清澈却又透着坚毅果敢的黑眸里,这个女人的眸光从来不像别的女人那般柔情的,但却一直为他而坚持,而坚定,而执着。



        “想通了没?”



        “没有。”



        萧真:“……”



        韩子然突然间失笑:“可你说得对,我要弄明白的事本身就是一些不实际的东西,我不出家,我只是个凡人,就算窥探到了天机,也无法做些什么呀,咱们回家吧。”



        “好。”萧真点点头,方才见他偷偷出来,她一路尾随,见韩子然进了崇明寺,她以来他查什么,直到看到他见了方玄大师,在屋外听了半响,才发觉子然心里竟是在担心她会突然离去,或者出什么意外。



        可她重生这种事,命数这种事,想多了只会魔障。



        哎!想不通就想不通吧,这也说明韩子然真的很在乎她。



        细雨扉扉。



        回京城时,韩子然借了寺庙的马车。



        赶马的人自然是萧真,韩子然也没坐后面,而是坐在了萧真的旁边。



        “不怕被细雨打湿么?”



        “你都不怕,我怕什么?”韩子然挨近了她,看着她笑笑。



        韩子然一定不知道他此时笑得有多夺目,天空的阴沉,他白晰的肤色,清冷却又俊美的面庞,三者融于一个空间时,这份俊美足以抓住人的眼球。



        这个男人是她的,萧真心中得意,喝了声:“坐稳了——”



        天地之间,一辆马车急速的朝着京城驾去。



        连着细雨了几天的日子终于三天后结束了。



        一如上一世那般,此次崇明寺的事并没有流露出来,甚至连一丁点消息也没有,老百姓茶余饭后所说的还是十大家族的那点小破事。



        想来这些贵夫人也是做了不少的努力的。



        就在萧真吃着春花做的早膳时,外面丫头的声音响起:“黄夫人,请您在外面稍站片刻,让奴婢先去禀报一翻。黄夫人,黄夫人——”



        萧真抬头时,就见黄母怒气冲冲的推着拦着她的丫头进来。



        “夫人,奴婢实在是拦不住黄夫人。”那丫头慌忙看着萧真道。



        “知道了,你下去吧。”萧真放下了碗筷,看着脸色铁青的黄母,脸上依然淡淡微笑:“不知道姨娘这么早过来,是有何事?”



        “何事?萧真,你别明知故问。”想到方才女儿那受苦的样子,黄母一陈心疼,狠狠的将桌上的饭菜都给推到了地上。



        旁边侍候着的春花气得瞪眼,但见夫人依然笑呵呵的样子,也深吸了口气,学着笑呵呵的模样。



        “姨娘若不说,我又怎么知道呢?”萧真道。



        “你为什么要这样待我女儿?她好歹是子然的亲表妹,你怎么可以这样奴役她?你没看见她的手,都开裂了吗?”黄母气得双唇发颤。



        萧真站了起来,淡淡道:“姨娘可能忘了,这是我的家,子然表妹是自己送上门来说要做我的婢女的,既然是她自愿的,与我又有何干系呢?”



        “我女儿不是来做粗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