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在线阅读 - 第267章 不安心情

第267章 不安心情


        第267章不安心情



        “等九皇子登基了,咱们归隐山林吧。”韩子然突然道。



        萧真:“……”



        “就这么定了。”韩子然坚定的道。



        这话题过渡得有些快啊,萧听得一脸莫明:“你可是要当宰相的人,归隐山林做什么?”他的志向不是做一个有为的人吗?



        “我上辈子已经做过宰相了,不稀罕。”



        萧真有些哭笑不得,他肋个去,上辈子是他,可也不是他呀,这怎么能算呢?细想了想,萧真实在想不出来自己方才说了哪句话刺激到她了?那一句问话,也不至于这样吧?



        “你不想跟我归隐山林吗?”见萧真不说话,韩子然颇为委屈的看着她。



        “想。只要有你在的地方,我哪都去。”萧真真心的道。



        韩子然一手轻轻抚上了萧真的小腹:“这里什么时候会有个孩子?”有他与萧真二人的孩子,“咱们马上生孩子吧?”



        “马,马上?”萧真词短了,什么叫马上啊?这种事也只能随缘啊。



        下一刻,她身子被腾空抱起,出了屋。



        萧真惊呼:“子然?”



        守在门口的春花一见到韩大人抱着夫人出来,傻了眼,随即偷笑,服侍了夫人这么久,自然知道大人和夫人这是要去zuòài做的事情了,只是今天,天色还早呀。



        “子然,快放我下来。”萧真窘了,以前韩子然也是猴急的,特别是初尝滋味的那几天,简直折腾她到双眼发黑为止,她这般好的体力都被消耗至光,可见韩子然的勇猛了。



        后来,在她努力之下,韩子然总算会克制了,接下来朝廷忙事,这事少了一些,正当她松了口气之际,今个又这是咋了。



        “别动,你若害羞,躲在我怀里即可。”



        这有何区别吗?别人都知道是她呀?萧真无语了。



        韩府此时的下人已多,因此一路上不时的会有下人冒出来跟他们打招呼,萧真脸皮再厚,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跟他们打招呼吧,只觉得苦心经营的主母形象毁了个干净。



        进了二人的屋子,脚一落地,萧真便退了几步,窘状:“子然,这天色……”话没完话,嘴就被封住了。



        “唔,唔,唔。”萧真想要说话。



        “别说话,咱们生孩子。”韩子然微喘的道,是不是生了孩子会在隐形中改变些什么呢?



        萧真想说话,可韩子然完全不给她说话的空间,熟练的褪去了二人身上的繁琐。



        落床之际,萧真努力分开二人的距离:“窗,关窗。”特么的,窗还开着啊,那么亮。



        “正好可以让我看清你。”



        萧真脸色一红,瞪着他道:“万一有人进来怎么办?”



        “春花是个聪明人,她不会让任何人进来的。阿真,别说话。”说着,韩子然再次堵住了她。



        夕阳之辉淡淡的透过窗户异常活泼的跳了进来,落在胶粘在一起的二人身上,韩子然的身形修长结实与萧真的玲珑合为一体。



        这一夜,萧真一直攀着韩子然,随着他而起伏,她能感觉到他心中的不安,却不明白他不安的地方在哪里?



        再次细想了今天所说的话所做的事,都不像是会让韩子然不安的事。



        难道是担心命运的轨迹吗?怕她改命人的命运太多,接而影响了自己的?



        虽然她是重生的,就算命运有它的定数在,但都是些摸不着东西,对于捉摸不透的,萧真只觉想一下就够了,该做的还是不应该落下,要不然,揣着心事而活,太累人了。



        就在萧真沉沉睡去之时,韩子然却起了身。



        半夜的雨,跟白天一样,还是绵绵,阴沉得紧。



        韩子然是从韩府后门出去的,一出门,便有一名影卫牵着一匹马儿过来:“大人,马匹已经准备好了。”



        韩子然点点头,翻身上马,朝着城外策马而去,而影卫也随之消失在黑暗之中。



        雨不大也不小的下着,韩子然的去的地方是崇明寺的方向,很快,那出了事的崇明山在夜雨之下若隐若现出现,那里,到现在为止,还有重兵把守着。



        韩子然并没有去山上,而是来到了崇明寺前,一名小沙弥走了出来,道了声陀弥驼佛:“大人来了,主持已恭候多时。”显然是专门在等着韩子然的。



        就算是半夜,寺内依然香火鼎盛,韩子然走过了大殿,进入一侧圆门。



        “阿弥驼佛——,韩大人,又见面了。”一名年约八九十,慈眉善目的大师从厢房里走了出来。



        “方玄大师有礼。”



        “老纳今个实在无脸见韩大人呀,身为崇明寺的主持,却不知道圣地已成为了那些江洋大盗的居所,是老纳的疏忽啊。”方玄大师一脸的自责。



        想到司徒呈对自己所说的事,韩子然也是震惊的,但这事除了那些贵妇人,萧真,司徒,还有他知道,主持大师并不知情,就连朝廷也不清楚,所有人都以为这些贵夫人只是被bǎngjià了而已,韩子然只道:“那些大盗狡猾至极,大师不必自责,朝廷损了颜面,因此并不会再追究这事,我今天来此,是因为上次拜托过大师的事。”



        “大人所说的是那位重生之人吗?”



        韩子然沉重的点点头。



        “大人请——”方玄大师进了屋。



        屋内的设施极为简陋,一炕,炕上一竹桌,桌上放了一壶茶水,仅此而已。



        二人端正落座,方玄大师便道:“上次老纳推算了下那人的生辰八字,此人一生传奇,是守护之星,只是她的命线却不在此地。至于为何会来此处,就不得而知了。”



        “什么叫命线不在此地?”



        “此人的命线是乱的,好像被上天开了个玩笑而偏离了原先的轨道。老纳为他求了个签,签中所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还请大师详说。”韩子然一脸的正色。



        “这是金刚经里的一句话,一切的相都是虚妄相,不是真实的,现象虽然有,但那只是幻境、幻象,是因缘有而自性空,只因为因缘的凑合而有了现象;如果另外的因缘产生,现在的现象就会改变,形成另一种现象,所以称它为虚妄相。”方玄大师轻叹了口气:“若这世上真有重生之人,其心魔便是执着。”



        “那她在这一世,会有危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