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在线阅读 - 第266章 春花之变

第266章 春花之变


        第266章春花之变



        正好离柴房不远处有颗树,萧真隐在树后看着几步之外的一切。



        “春花姑娘。”拦着黄玉鹅的二名婢女见到春花时,施了一礼。



        春花点了点头,对着黄玉鹅却笑得很是热情,道:“黄姑娘这是怎么了?”



        “我,我三表嫂呢?她方才应该是看到我了吧?她人呢?”黄玉鹅的面庞没有来时的丰盈,娇好的面庞也显得憔悴,原本饱满的双颊,这会小陷了几分。



        “黄姑娘这般大呼小叫的,跟个泼妇似,被人看到了不好。”春花笑容可亲的说:“我们家韩大人如今可是一品官,要是被人知道家里的婢女这般不懂道理,这得多丢脸呐。”



        黄玉鹅脸色愣了下:“子然表哥是一品官了?”



        春花点点头:“皇上虽然还没有下旨,但给我家大人的俸禄却是参照一品来的,圣旨只是时间问题。所以黄姑娘还是注意下自己的行为为好。”



        “萧真到底要我劈柴劈到什么时候?”黄玉鹅吼道,她的双手从原本的báinèn光滑到如今的粗糙不堪,也就一个月的时间而已,一个月不可怕,但这样遥遥无期的等着,她会疯的。



        “黄姑娘什么时候离开韩府,什么时候就不用劈了。”春花笑笑说着,就对拦着黄玉鹅的二名婢女道:“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快送黄姑娘回柴房,咱们韩府的厨房用柴就指望着韩姑娘了。”



        站在不远处的萧真一听到春花最后这句话,险些大笑出来,不过,她望着那二名带黄玉鹅下去的婢女,她要是记得没错,这二人是张刘不久前还买回来做粗活的丫头,可现在,见了春花行个礼,离开春花又行个礼,这般知礼的模样还真看不出来只是二个粗使丫头。



        且这礼的身姿规规矩矩,一丝不苟,不用说也看得出来是春花教的,毕竟宫礼与寻常之礼还是有些区别的。



        萧真觉得有趣,春花是把韩府的婢女当宫女在训练了么?不过她这样的转变给了她一个意外的惊喜呀,哪还能看到先前那懦弱的性子,如今的春花,颇有几分深宫嬷嬷的气势,这小姑娘是越来越能干了。



        萧真沐浴完出来时,天空下起了细细的雨丝,原本就阴沉的天空是越发的阴沉了。



        二月春风似剪刀,加上这阴雨一来,天气一下子竟又冷了下来。



        春花早已在屋内四角放上了暖炉,不至于萧真沐浴完出来受凉:“夫人,你要睡会儿吗?”



        “有饭吗?”



        春花讶道:“夫人没在崇明寺用斋饭吗?”



        “发生了点事,错过了用饭时间。”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萧真在心里一声叹息,想到万宝儿母亲看着她所说的那二句话‘你为什么不早点来?为什么?’‘你若早点来,我家宝儿或许就能得救了,她才十四岁啊,才十四岁啊’。



        这事与她没有关系,她也不用负责这些人的生死,但心情糟糕透鼎。



        “夫人想吃什么?奴婢给您做去。”春花忙道。



        “算了,不吃了,没什么胃口。”



        “夫人,是出了什么大事吗?”春花紧张的问道,夫人向来胃口极好,从没有过不吃饭的时候,这会竟然说没什么胃口,她就觉得肯定出了大事。



        “没什么,不用准备饭了,弄些小糕点吧。”萧真道。



        “是。”



        尽管心情糟糕,但这事上,萧真确实无能为力,想通了后心情便也恢复了,直到张刘来找她时,萧真正胃口大开的吃着春花做的糕点。



        “夫人方才叫小的来不知是有何事?”张刘做好了事,就急急过来了。



        萧真放下手中的糕点:“你派几个人去各处茶楼,听听今天可有什么消息传出来,如果是有关于一些贵夫人的,你速来报我,若没有的话,再让他们守在茶楼一天。”



        “是。小的这就去叫人。”



        萧真以为韩子然应该会到很晚才回来,不想她才吃完糕点,就见他急匆匆的进了屋。



        一身的朝服,衬得他身形挺拔之余,也多了几丝威严,虽说是年轻俊美的外貌,但那清冷的气度与这一身的朝服还真是相配。



        这么早回来,萧真心里已猜到了七八分:“你都知道了?”



        韩子然的幽深的黑眸很是沉静,他点点头。



        “我没事。你也知道,以我的功夫和小心,能伤我的不多。”



        一旁的春花见状,悄悄退下。



        当屋内只有他们二人时,韩子然拉着她坐下:“我知道,可这心里总是为你忧心。”苦笑了下:“真是避也避不开,上个香还能扯出这么多事来。”



        “是司徒告诉你的吗?”



        韩子然点点头:“流民的数量太多,一日没解决,祸患是迟早的,只是没想到会被江洋大盗利用,这是朝廷之耻。这事,你以前不知道吗?”



        以前指的便是上一世,萧真摇摇头:“一点风声也没有听到,不过,我现在细细想来,当时,从没有贵妇人的宴会,好像那些朝廷命妇在瞬间消失了般。”而正常情况之下,贵妇人之间的互动也是常事。



        韩子然黑眸转深,如果上一世也有这种事情发生,也就是说,这些贵妇人在家中不是被软禁便是身亡,换言之,萧真在无意间又救下了数条性命。



        “怎么了?”被握着的手突然间一紧,萧真奇道。



        “在想怎么安置这些流民。”韩子然将心思隐藏,淡淡一笑。



        这是朝中的事,她不想多问,以韩子然的聪明,应该能妥善的解决的:“子然,如果我在今天出了事,你会在意吗?”



        “在意,但更心疼。”而这份心疼的感觉在知道了萧真重后之后,在第一次看到萧真为了保护刘梨而挥动斧头杀人之时,便一直在,直到此时此刻都无法消腿,他的文弱,他自以为的才智,压根保护不了她什么。



        见韩子然眼底闪过一丝痛苦,虽一闪而逝,但萧真不认为自己是看错:“你怎么了?哈哈,我开个玩笑的,哪会有这种事发生在我身上呀。”唔,她说的太过了吗?果然,男人还是在意这种事情的,她也就问了一下而已呀,既没失身,也没被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