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在线阅读 - 第229章 何为命数

第229章 何为命数


        第229章何为命数



        司徒呈摸摸鼻子,转头撇见九皇子也正摸着鼻子。



        走出门口的司徒老将军见蓝虹还在院子里待着,粗着嚷门喊道:“蓝虹,还呆愣着做什么?”



        “来了。”蓝虹不敢多耽搁,只得看了萧真的藏身处一眼,赶紧跟着离开。



        所有人走完,萧真才慢悠悠的从暗处走了出来,想到方才恩师说的那几句话,着实很是怀念,她记得她刚被选上影卫的时候,恩师对她说的就是这几句话,当时,她听得热血澎湃,立志要为天朝,为百姓誓死效忠。



        今天这么一折腾,恐怕她等会也走不出去了,宫门口势必会查得极严,她也不愁,等韩子然,以子然那聪明的脑袋,肯定已经知道她在这里,就算不知道,蓝虹也会告诉他的。



        果然,也就半柱香的时间,韩子然急匆匆的去而复返,当见到站在院中悠哉悠哉的踱着步时,心里松了口气,只拉起了她的手进了偏殿内:“你怎么来了?”



        “有些担心,就过来看看。上一世,并没有这一出啊。”这是她会过来的真正原因。



        将手中的一套宫女的衣裳放在桌上:“换上它,到时,你以贵妃娘娘赐给九皇子宫女的身份出宫去。”



        如墨般的夜色之下,诺大的皇宫灯火通明,婉如盘旋在人间的一条巨龙。



        马车一路驶出宫外,守卫看到贵妃令牌,也就挑帘子看了下马车而已,就放行了。



        放下马车帘子,萧真收回了打量着这条巨龙的眸光,才坐好,就被韩子然拥住了。



        萧真早已习惯了韩子然的亲热,可这马车里不止他们二人啊,还有九皇子在呢。看过去,就见坐在对面的九皇子脸色很臭,身体也无比僵硬,却并没有多看一眼他们。



        而韩子然依然一脸若无其事的表情。



        十五岁的九皇子在控制情绪这一面上,比起韩子然来差远了,只既是君臣又是好友的二人,这相处的模样,也是够叫人纠心的了。



        马儿蹄蹄,司徒呈将马落后,掀开了马车的帘子大咧咧的道:“再过一个月,便是我成亲的日子了,兄弟们,你们准备好礼物了吧?”



        “你想要什么?”九皇子没好气的问。



        司徒呈一看九皇子脸色似乎不怎么好,不明白方才他还这般开心来着,怎么这会儿就臭了,寻思着此刻适合不适合提要求,想了想还是算了:“下次再说吧。”



        下个月就是司徒呈与欧阳熙儿成亲的日子吗?时间过得可真是快啊,想到上一世这二人的遭遇,萧真寻思着自己该给司徒提个醒。



        回了韩家时,已是深夜了。



        下了马车后,萧真便感觉得出来韩子然似乎有心事,神情也不像方才在马车里那般自若。



        张刘迎了出来:“大人,夫人。夫人,春花姑娘方才匆匆从院子里跑出来就晕过去了,这会还没有醒来。”



        萧真:“……”这丫头的胆是不是该练练?



        进了院子,萧真给自己和韩子然倒了杯热水:“子然,你是不是有心事?”



        “今天的事,是九皇子府里出了细作,这细作是三皇子的人。”韩子然道:“你方才说了今天之事在上一世是没有的。”



        萧真点点头。



        “你先前也说过,在九皇子的后妃里并没有任锦时,而在上次木兰围场中,会死几名贵女。”



        “是啊,怎么了?”



        “现在,出现了三皇子诬陷了九皇子这原本没有的事,木兰围场也没有死贵女,任锦时做上了九皇子的侧妃。”韩子然看向萧真,清冷的目光第一次出现了丝不安:“改变了这么多,会不会影响到你在这一世的命数?”



        她还以为什么事呢,萧真笑说:“这个问题我以前想过,可身边每一件发生的事,不是跟挚友有关,便是不得不去解决,既已如此,我只要问心无愧就行。”



        韩子然怔望着萧真半响,突然间不语了,在命运面前,他们很渺小,除了走一步算一步,确实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你可知当我知道你隐藏在那后面,当我知道方才二方撕杀你也可能会被波及时,心里的慌恐?”



        “我能自保。”



        “是,你能自保,但我能力有限,一旦你出事,极有可能无法保住你。”这是他不允许的,就算她能自保,那他呢?他能护得了她吗?



        萧真一愣,顿时明白韩子然心中所想了:“不,我是相信你的,我相信你的能力,只是因为上一世没有这一出,所以我才想来看看。”



        韩子然轻轻拥紧了她,他知道她比他强,这一点,他感到自豪。但做为一个丈夫,他不能因为妻子能自保而安心,他不必比她强,但至少,他要做到也能保护得了她。



        另一方面,他不信命,却因为她,信了命。或许这是他的妄想,只是他杞人忧天的想法,可他总觉得不安,他不想她的命数因为去帮助人而受到影响,所以:“如果你还想改变谁的命运,告诉我,让我来。嗯?”



        萧真眨眨眼,看着韩子然脸上的忧心,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命数这种存在却又虚无的东西,她先前想过,没想通就放弃了,她希望子然也不要去想它,顺其自然就好。可看子然这神情,算了,以后再说吧。



        隔天,天气依然阴沉,也不知道这种天气会持续几天。



        柳氏有时会带着孩子过来萧真这儿玩,毕竟韩府地大,小家伙东看西看,也看得挺热闹。抱了一会,孩子就被万嬷嬷抱过去了,柳氏就和萧真在亭子里说着话。



        “心月真是改了很多,我看二弟对她还有丝情意,阿真,你说二弟还会再要心月吗?”柳氏心软,每每看到张心月那凄惨的模样,总是不忍心。



        “二哥的事,让他自己拿主意吧。”萧真笑笑不说什么。



        柳氏点点头,随即脸色有些忧伤:“大夫说,我这身子很难再受孕了,我也知道,多亏了阿真你才能捡回一条命,可这心里,总想着能多为韩家开枝散叶。”



        萧真没想到大嫂生孩子生得这般辛苦还想着再生:“大嫂一举得男,大哥已有后,又何必总是为难自己?”



        “若是再生个女娃,凑成一个好字,那该有多好啊。”



        此时,春花将一盘点心拿了过来,萧真给柳氏拿了个:“大嫂尝尝,这是春花新学的点心。”



        柳氏看了眼春花,见是个颇为老实的孩子,尝了一口,点点头:“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