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在线阅读 - 第216章 见老朋友

第216章 见老朋友


        第216章见老朋友



        “银杏姑娘?听说她可是娘娘身边的大红人啊,一年前就赐给了九皇子。”



        侍女的声音渐渐消失,萧真淡淡一笑,这后院多了,自然而然是非也多,上一世闲来无事时,偶尔有一次好心情的去数了数呈光帝的后妃,单临幸过的妃子就有上百人之多,未临幸的更是数不清了,那时,呈光帝也就仅仅二十几岁。



        “韩夫人真是好兴致。”呈光帝的声音突然响起。



        下意识的反射,萧真欲行影卫礼,紧急停住,幸好那句‘参见皇上’卡在喉咙里没有喊出来,只是如今这半行礼的动作,怎么看着也是要行个男人礼的样子,萧真恨不得直接遁走算了。



        她这模样,将刚路过的九皇子姒墨也吓得不轻,愣看着起身的萧真好一会也没反应过来。



        好出不出,正当她想着上一世的九皇子时他出现,萧真详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站起了身体,施了个简单的女性小礼:“参见临王。”



        临王姒墨狐疑的看着她:“本王怎么看着夫人方才是欲行暗卫的礼呢?”明明穿了一身女人装,那礼行出来却是比暗卫们更有气势。



        萧真干笑了几声:“王爷肯定是看错了。”



        笑话,他怎么可能对这种事看错,九皇子打量着萧真那疑惑的目光转为凌厉:“本王此刻对你上次在宫里说的话有了怀疑,或者说,本王从来没有相信过你。”



        “王爷只要相信子然就成了。”萧真淡淡道。



        “本王自然是相信着子然的,可你却迷惑了他。”想到韩子然逼着自己娶那个任锦时,临王就觉得怒气翻腾。



        “我是子然的妻子,何来迷惑之说呢?”



        “你有。”临王上前一步,逼近萧真,怒道:“如果不是因你为了任锦时受伤,子然会逼着我娶她吗?”



        这话听着怎么这般的怪呢?就好像她拆散了一对恩爱的夫妻似的,难不成九皇子对子然……萧真忙将脑海里荒唐的想法撤去,九皇子是没这爱好的:“九皇子若真不想娶,子然也是逼不了的。”



        “哼,如果不说他说要去投靠三皇兄,你以为本王会卖他的帐?”



        还有这事?萧真突然间失笑。



        “你笑什么?”



        “王爷跟子然之间的交情可真是好,子然也就那般一说,又怎么可能真的做出不义于王爷的事来,可王爷却是真娶了,可见王爷对子然的重视和情义。”



        “那是自然的。”看见这女人笑,九皇子觉得郁闷了几天的心情突然间变好了许多,道:“烟蓝的颜色很配你。”好像她的衣裳都是以天蓝为主,清爽又干净,也不失女子的柔美,今天她还施了粉,他说不出那种只施薄粉的感觉,但很让他喜欢就是。



        “谢九皇子夸奖。”



        “别以为本王夸你了,那事就过了,说,你到底是谁?”九皇子又欺近了她一步,黑眸再次凌厉起来。



        二人的距离有些近,萧真悄悄退了一步:“该说的,我已经说了。”



        一声冷哼,九皇子微微不满萧真这不想接近她的样子,便大大的进了一步:“本王跟你说话呢,你退什么退啊?”



        萧真:“……”男女有别不懂吗?



        “吉时快到了,九皇子也该回去换身喜服了。”见九皇子依然是一身的随服,萧真好心提醒:“我先告退了。”说着转身离开。



        不想肩膀突然被九皇子按住,随手一拉,将萧真又拉了过来:“本王说过让你离开了吗?”不想却见到萧真一脸惨白的模样,愣了下:“本王碰到你受伤的肩膀了?”



        方才九皇子抓的那一下确实有些重,她这手也不过十几天功夫,又怎么可能不痛呢,萧真便道:“无碍,王爷若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你?”九皇子心中气恼,挡在了萧真面前:“站住。”



        “王爷还有事吗?”



        被问得一时支吾了起来,九皇子心中越发恼怒,可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恼什么:“我让你离开了吗?”



        “九皇子若没有事,我若还留在这里,也不太好吧?”明明这临王在外人面前颇有王爷的风范,做了皇帝更是令人臣服和畏惧,可不知怎的在她面前就跟个没长大的孩子似的,虽然他也就十五而已。



        “怎么不好。”说着,九皇子抬就狠狠的推了萧真一下。



        冷不防的被推,萧真退了几步直到背抵上了树身,只觉得肩膀上的伤被这么一撞更疼了,抬头,她讶异的看着九皇子,什么情况啊?他竟然对她动手。



        自己是在做什么?九皇子心中更恼了,可见萧真只是讶异的望着自己,既不像别的女子那般求情,也没有哭哭啼啼的,心中又极为不爽,忍不住逼近几步,双手砥在树杆身上,将萧真困在了他的双臂中间,怒瞪着她,好让她看清他眼底的火气。



        “九皇子,你长高了不少啊。”萧真平视着眼前这双因盛满怒火的眼晴,惊奇的发现。



        一句话,九皇子莫明其妙的来的怒火,又莫明其妙的没了,他发现他竟然比一个女人只高出了一点点而已,真的是一点点。



        怒火瞬间被一种很糟糕的心情所替代,瞪了几秒后,甩袖离开。



        萧真轻吁了口气,虽然不知道今个九皇子抽什么风,但只要他不再把矛头指在她方才那个礼上就成。萧真忙出去找韩子然去了。



        宾客比起先前来更多了,到处都能听到寒暄声,女眷们则也是围做堆说着一些八卦之类的。



        萧真进了前堂,并没见到韩子然,反倒是看到了司徒呈与另外二个熟面庞的。



        “蓝镜,蓝虹?”萧真没想到会这里见到这二兄妹,看着他们和司徒呈在一起有说有笑,想起来他们跟司徒呈应该是同一批训练的影卫来着,忙转身,便见韩子然朝她走来。



        “你去哪了?我一直在寻你。”看到了妻子,韩子然心中那份焦急稍缓了些。



        “去了趟后面,子然,与司徒在一起……”萧真的话被司徒呈的嗓门叫住:“子然,萧真,你们在这呢?快过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我的二个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