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在线阅读 - 第184章 又见故人

第184章 又见故人


        第184章又见故人



        “说什么呢,不说拉倒。”



        “那就拉倒吧。”萧真说着就要离开。



        一见她真要离开,司徒呈急了,跳下了又拦在了她面前,搔搔头:“你就说吧,没地去啊,听任大人跟景先说话,还不如听听你们的事来得舒服。”



        “有什么好说的,不就是没休成吗?”她也觉得无聊。



        “不过,我现在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车非夫子说,景先有办法让任大人支持九皇子了。嘿嘿,美男计!”司徒呈装出一脸恍然的模样来。



        “这倒是可以。”



        “什么?”司徒呈惊讶道:“你,你舍得?”



        “让车非夫子使美男计,我有什么舍不得的?”萧真睨了他一眼,就出了假山。



        司徒呈:“……”他哪有说让夫子使美男计啊,使也是景先去使啊,赶紧跟了上去:“我说弟妹,你那身功夫是跟谁学的啊?我看着咋有点熟悉呢?”



        他当然熟悉,她的功夫都是威武大将军和另一名上影师傅所教,后来,她闲来无事,就将二人的功夫合在一起,自创出了一番凌厉的招式,招招见血封喉。



        “如果你不是女儿身,我一定推荐你进影卫营里去。”



        萧真停住了步伐,喃喃着:“影卫营?”



        “影卫营,就是守护皇帝的人,里面都是当今皇上的死士。”司徒呈道,天朝都知道有个影卫营,因此并不是秘密。



        见萧真还认真的听着自己说话,司徒呈想了想道:“说完了。”



        萧真:“……”



        “我说得不对吗?”怎么这弟妹看他的眼神,让司徒呈感觉自己好像是个白痴似的。



        “你怎么没去?”萧真问道。



        “我爹说我还没够格。”说起这个,司徒呈难得沮丧起来,随即又兴奋的道:“不过,在一年之内,我一定要加影卫营不可。”



        “希望你顺利。”萧真看着司徒呈的目光有些怜悯,她若没记错,司徒呈应该是在三年后才加入的影卫营,而在他加入了影卫营的二年后,她才加入,可她只是用了一年的时间,便超过了他。



        “你们在做什么?”韩子然的声音的在后面响起。



        司徒呈转身,见到韩子然时,欣喜的道:“那八股子话,总算是讲完了?”



        “老将军来了。”韩子然看着司徒呈道。



        “老头子怎么来了?”司徒呈面色突然古怪起来。



        韩子然向来清冷的脸上此时竟带了隐隐的笑意:“听说,你逃婚了?”



        司徒呈嘴角抽了抽,难得的脸红了,粗着脖子道:“胡说,我哪有逃婚,我根本就没同意。”



        司徒呈竟然有婚约?萧真这下倒也奇了,按理司徒呈这年纪,早该娶妻了才是,可在上一世,她认识司徒呈时,别说成亲,连姑娘也没有一个,但见他这模样,萧真笑道:“我倒了好奇了,是哪家姑娘被老将军看中做儿媳妇了?”



        “他看中,他去娶,我可不去。”一提这事,司徒呈颇为恼火。



        “听说是御史大夫欧阳大人家的千金。”韩子然道。



        见韩子然说出来,司徒呈冷哼了一声:“那女子我远远看过一眼,仗势欺人不说,人还蛮不讲礼,要我娶这种女子,我宁可终身不娶。”



        “御史大夫欧阳家的千金?这一听身份可不低啊。”萧真笑道,这御史的官阶不大,可这官妙就妙在可以光明正大的dànhé百官,随即她黑眸微凝:“那千金叫什么名字?”



        欧阳这姓氏,是巧合吗?



        “好像叫什么欧阳熙儿?不记得了。”司徒呈不在意的道:“总之,让我娶她万万不可能。”



        欧阳熙儿,萧真这回不止黑眸敛凝,就连神情也有些古怪了,她对这个名字有印象,只因在上一世,每年的某一天,司徒呈都会到一座坟前坐上个一夜,那坟前的墓碑则写着欧阳熙儿之墓。



        每年的这一天,司徒呈都会喝酒,把自己喝得烂醉如泥,伤情的模样,让她记忆深刻。



        见萧真看着司徒呈的神情有些不对,韩子然的清冷的黑眸动了动,难不成这欧阳熙儿与司徒呈之间……



        “逆子!”一道如寺钟敲打般的声音突然喝起,下一刻,就见一名威武身形却挺拔如松的年长者瞬闪到了他们面前,对着司徒呈就是一顿爆打。



        “逆子,我非打死你不可。”边说着,那拳头可是半点也不留情面,狠狠的挥在司徒呈身上。



        司徒呈躲也不是,因为躲不掉。不躲也不是,就算不躲,他还是得遭狠打。



        最后,他只得双手掩面,别打伤他的脸就成了。



        看着前面生龙活虎,其实年纪已有六十开外,一身劲装的长者,萧真轻喃了句:“恩师?”声音虽然极轻,却还是被韩子然听到了。



        韩子然只是看了那封信知道萧真的往事,却并不知道当前的这位朝廷大将军威远候司徒光竟然会是萧真的恩师。



        很快,萧真便将心中激荡的心情掩饰了去,只是冷眼在旁相看着,这对父子的相处模式一直是如此,如果沟通不了,那就先揍一顿再说。



        此时,韩子然终于明白了萧真这打人的习惯从何而来的。唔,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啊。



        司徒老将军一顿揍毕,气不喘脸不红,威武的身形居高临下的看着被打得蜷缩成一团的儿子,冷哼了声,这才朝着韩子然抱了抱拳:“让韩大人见笑了。”



        “老将军好。”



        见韩子然杉杉有礼的模样,司徒老将军一脸的感慨:“犬儿要是有韩大人一半的懂礼,我就欣慰了。”



        一听老父在挚友面前这般说自己,司徒呈不满的道:“我也没让您丢脸吧?”



        “逆子,起来速去欧阳家下聘去。”老将军瞬间瞪眼晴。



        司徒呈:“……”



        最终,司徒呈被老将军拖走了,面对司徒呈求救似的眼神,韩子然表示爱莫能助。



        而自始自终,司徒呈老将军都没正眼看过萧真。



        一声叹息,萧真发现,这一世遇见熟人那要迸发的感情没处发泄,也是种难受的事。回眼,竟见韩子然正温和的望着她,那本该如夜色一般清凉的黑眸,此刻满是温柔。



        一时,萧真倒有些不好意思:“怎么这般看我?”望着韩子然缓慢低头,越来越低,越来越低的脸……萧真忙后退了一步,“你要干什么?”慌忙看了看四周,见没有人这才松了口气。



        回头见韩子然面带笑容的望着自己:“情难自禁。”其实,他只是不想让她露出这般难受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