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在线阅读 - 第095章 任职文书

第095章 任职文书


        第095章任职文书



        二老正说着,屋门打开,韩子然走了进来,看到坐起的母亲时,清冷的神情染上了一丝喜悦,快步走到床边:“娘,您醒了?”



        韩母点点头,她的这个儿子从小就是一副冷冷淡淡淡的样子,难得在他眼里看到一丝喜悦,虽然他面上没有表露,想来心里也是无比的担忧的。



        “娘,身体可觉得哪里不舒服吗?”韩子然坐到床边,细细的打量着母亲:“要不要再叫大夫过来一趟?”



        “现在知道关心娘了?”韩母的声音中尤有怨气。



        “我是您的儿子,怎么会不关心娘呢?”



        “有你这句话,娘心里好过了些。”韩母望着这双跟她极为相似也同样清冷的黑眸,心里挣扎了翻:“子然啊,真的不会后悔吗?”



        知道母亲所说为何,韩子然点点头。



        虽然还是有些伤心儿子点头竟然这么干脆,但韩母也没再说什么。



        “娘?您醒了?”韩家大哥,二哥走了进来,随后跟着的是柳氏,张氏与萧真。



        一家子都进了屋,显得屋里有些挤,可看着儿子们脸上对她的关心,韩母心中的忧郁也少了许些,再看眼前的这三个儿媳妇,柳氏看到她醒来也是开心的,张氏的脸色沉着,看样子似乎还在生着气,而那个萧真,她正淡淡笑着看她。



        韩母冷冷的收回了视线,此时,听得韩老爹说道:“大儿媳,去给你娘煮点粥吧。”



        “好,我马上去。”柳氏说着就走了屋。



        知道自己在屋里并不能做什么,说不定还让韩大娘厌恶,萧真便说道:“我去帮大嫂。”说着也走了出去。



        自进了屋后,这婆婆别说笑脸,就连目光就没在自己身上过,张氏想到这三天与丈夫天天吵架,心里又是生气又觉着委屈,索性也跟着萧真出了去。



        萧真刚从柴房拿些柴进灶房,就见张氏在公婆的屋门口嘀咕着什么,甚至还恼得跺跺脚,一见萧真在看她,就瞪了她一眼。



        “好凶啊。”萧真边喃喃着边进了灶房。



        柳氏已经围了围裙在生火,看到萧真进来道:“三弟妹,你去柴房的土瓮里拿个腐萝卜出来吧,开胃,娘也挺喜欢吃的。”



        “好的。”萧真挽起袖子又去了柴房。



        腐萝卜家家的,一般都是腌制了一年以前才会成形,那味没吃过的人都说臭,可乡下人都很喜欢,下饭吃饭都能吃上三大碗呢。不过这腐萝卜也不是一般人能腌制好的,韩母这个就腌制得挺好,明明已腐得恰到好处,可依然完整无缺,外表看起来还晶莹透亮。



        正当萧真满足的闻着腐萝卜进厨房时,就见张氏在柳氏边上道:“大嫂,我们进去公婆屋时,婆婆可是冷眼看我们的,看她儿子时又满脸笑容了,难道我们嫁过来就是看她脸色的吗?”



        柳氏忙着烧粥,听到张氏这般说,想到方才进屋时婆婆的冷眼,心里也很不自在,但也不想跟张氏多说什么。



        看到萧真进来,张氏厌烦的撇了眼她,见大嫂不跟她说话,心里又有气,看着萧真在洗那腐萝卜,就道:“好歹婆婆对大嫂好,大嫂孝敬也是应该的,可有的人,就喜欢拿热脸贴人冷屁股。”



        萧真将清洗好的腐萝卜放在碗里递给柳氏。



        柳氏看了萧真一眼,见萧真脸上一丝生气的样子也没有,不禁也在心里道:这三弟妹是真的不介意吗?



        萧真将手擦干,这才看向张氏,淡淡的道:“虽说在韩大娘那里遭了冷眼,可我方才进来时,二嫂不也给了我冷眼吗?”



        柳氏看向张氏。



        张氏没料到萧真会这样说,心里气恼:“婆婆那分明是看不起你,我,我方才是在生气而已,哪有冷眼看你啊?”



        “看不起就看不起吧,我不介意。”萧真笑说。



        “什么?”



        萧真想了想道:“母亲向着自个养大的孩子不是挺正常的吗?不向着儿子才不正常吧?再说,二嫂不也没把韩大娘当成自家人嘛,要不然昨晚怎会说那些话?”



        “你,你是不是脑子不正常?哪有人这样说话的?”高氏二手朝自己猛劲的煽,只觉得被这个萧真气得不行。



        “我是为子然而来的,至于别的,有吃有睡就好了。”萧真笑笑说完就离开了灶房。



        一出灶房,就见韩子然正站在灶房外,修长而立,温润如玉,就是这个年纪小了些,面庞显得青涩了点,尽管他努力表现得很稳重的样子。



        “韩大娘好些了吗?”萧真问道。



        韩子然点点头。



        萧真挽起袖子朝后院的自留地走去,韩子然忙跟上。



        “县太爷找你做什么呢?”萧真边走边问。



        “朝廷已经给我下发了任职文告。”



        萧真正弯腰拔菜,一听这话转身看着他:“任职文告,你要任职了吗?”



        “嵊县的同知{副县长}。”



        同知,那是仅次于县令的职位,萧真的心里却没多少的喜悦,按正常的话,此时的韩子然已经上京,得到了任大人的关照,平步青云,直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大人。



        这一世,他的命运变了。



        而她的命运,也变了。



        “真的不会后悔吗?”萧真轻问道,韩子然会后悔吗?如果他知道自己上一世的辉煌。



        “方才,娘也这样问我了。”韩子然淡淡一笑:“我的回答一样,不后悔。”



        萧真的心有些复杂:“真的只是想锻炼自己吗?”



        “嗯。你不信吗?”



        是,不信。他不像是会说出这种话的人,因为他太自信了,而他的自信也从没有让任何人失望过,在上一世,无论做什么事,都游刃有余。



        萧真深吸了口气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声音突然停住。



        “嗯?怎么不说了?”



        “我说的是如果,如果你这次上京会平步青云,没过几年就做上宰相大人,你还会想着在我们这个小地方锻炼自己吗?”说完,萧真只觉得心里一陈轻松。



        韩子然深遂的目光微动,见萧真如释重负的模样,想到信上所说的那些,如果这就是他的人生,现在这样的决定,他后悔吗?



        “怎么不说话?”见韩子然似在想着什么,萧真略微忐忑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