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在线阅读 - 第073章 状元回来了

第073章 状元回来了


        第073章状元回来了



        韩母笑笑:“只是暂时的,你看,子然说是带了很重要的朋友回来,咱们总不能让他住别人家里吧?当然,你可以跟子然一起住,但暂时,我想先等忙过了这段时间,你们是夫妻,有的是时间相聚,是吧?”



        这理由并不合理,但以往韩母对自己那般讨厌,萧真又觉得以韩母对她讨厌的程度来看,确是很合理了,虽然现在韩母对她改变了很多,但要真正的接受也不是一时半伙的事。



        显然韩家人也都是这样想的。



        韩老爹是叹了口气,知道要妻子现在就接受萧真有点难,但能这般和颜悦色的,已经很不容易了,便说道:“三儿媳妇,就先听你娘的吧。”



        萧真点点头,爽快的道:“知道了,爹。明天一早我就去收拾柴房。”



        这一夜,韩父和韩母说了几句话后,就睡着,韩母确是望着床顶,闭眼之后又睁开,似有什么烦恼般,竟睁眼望到了天亮。



        韩大哥与韩二哥只睡了个把时辰而已就起来收拾东西,想把家里收拾得更为干净好迎接状元郎的到来,柳氏想帮忙,只肚子不方便,只能去休息了。



        张氏是一碰床就睡。



        萧真双手交叠在脑下,睡在床上想着方才韩母对她说的话,虽然答应得干脆,可心里头总有种奇怪的感觉挥之不去,一时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隔天,天还没有亮。



        韩家的门口就被村子里的人挤满了,也不知道是谁告诉他们的韩子然中了状元的,都前来道贺,甚至有的还主动整理起韩家来。



        不到二天的时间,这韩家竟然焕然一新了。



        自然,萧叔子和萧婶子在知道了女婿中了状元后,笑得合不拢嘴,这二天可以说一直在萧家帮衬着。



        就在所有的事情都弄好后,萧婶子拉着萧真走到角落,掩着嘴笑说:“女儿啊,你现在可是状元夫人了。”



        萧真笑笑:“娘,看把你开心的。”



        “你不也开心吗?瞧你,眉眼都在笑。”



        萧真忙摸摸脸:“哪有?是娘看错了吧。”



        萧婶子白了女儿一眼:“娘哪会看错,你心里啊明明也是喜欢得紧。你看,娘当初的决定是对的吧?要不是娘坚持,你这会哪会是什么状元夫人啊?”



        萧真笑着点点头:“是是是,娘最好了。”再过一个晚上,待到明天韩子然回来,一切就都知道是不是跟上一世一样了。



        深吸了一口气,望着头顶那二世都没变过的明月,萧真思附着:这一世,韩子然真的不会变吗?



        命运真的会这般的厚待她吗?



        那韩子然要还是变了呢?她怎么办?



        啊西,萧真只觉自己这问题真是蠢呆了,难道她的存在就只是为了一个韩子然吗?她有很多事要做,更有爹娘要照顾,哪能在一个不值得付出的男人身上花这么多时间?



        韩子然真要是跟上一世那样,萧真反倒觉得自己是真的能放开了,原本她就已经放开了,只因这一世韩子然的反常,让她那颗上一世不甘的死去的红心,又蠢动了起来。



        行了,蠢也好,愚也罢,就再相信一次吧!



        这一夜,好像过得特别的漫长。



        隔天一大早,萧家的人就去了村口迎接韩子然,或者说,整个塘下村的人都去了,当然还有镇上的许多人,将原本就不大的道路围得是严严实实,密密麻麻的。



        刘老村长更是穿得一身隆重,家家户户的人几乎都穿了新衣裳,总之,衣裳上很少见到补丁,他们翘首盼望着甘霖第一个状元郎的出现。



        17岁中状元的,纵观历史不多,也难怪全镇的人都这么的激动。



        “来了,来了,你们快看。”不知是谁激动的叫了声。



        人潮立时就煸动了起来,只见不远处……也就一点点红而已,那应该是旗子的颜色,如果不细看,根本就察觉不到,也不知道谁眼晴这般尖。



        但人潮一动,站在最前面的萧家人只得往前走,原本应该是在村口迎接的队伍,这会硬是走了一里之地才看到状元郎的队伍威武的走来。



        春风鼓动,旗帜猎猎作响。



        官兵们的神情都是威武而严肃的,迎接的人潮声瞬间安静了下来。



        “放——”一官兵喊了声。



        被官兵护在中间的轿子放了下来,士兵掀起了轿帘子,低声说:“大人,您的父母和乡亲们来迎接您了。”



        身着大红状元服的少年走了出来,在他站直了身子,目光清淡的望向人群。



        十七的少年,灼灼其华。



        十七的少年,顾盼烨然。



        ‘大人’二字,和着他的俊美,他的清冷,他那看似温和实则对任何人都冷淡一分的姿态,竟是如此相配。



        “跪拜新科状元——”一士兵喊道。



        相亲们都跪在了地上叩头,口里喊着见过状元大人。



        “起——”



        所有人这才起来,听得这士兵又喊道:“新科状元回家省亲了——”



        这话才一说完,激动的韩母已走上前,哽咽的握住了韩子然的手:“孩子,我的孩子,娘知道你一定会不负所望。”



        韩子然淡淡一笑,正在说话,韩母道:“什么都别说,先回家再说,啊?”



        “好奇怪啊,”几步之外的张氏顶了顶韩家二哥的胳膊:“三弟怎么看都不看我们一眼呢?”



        “这么多人,他哪有时间来顾我们呐,反正是一家人,回家了再说不也一样。”韩家二哥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从今往后,他就是状元的二哥,真是威武啊。



        听到张氏的话,柳氏在旁开心的笑着。



        韩家大哥和韩老爹都满是安慰的看着韩子然,只觉得这几年为了培养子然的辛苦真是太值得了。



        萧真虽觉得韩家二哥说的是对的,但几步之外的韩子然却有一种让她熟悉万分的感觉,是什么感觉呢?就在萧此想着之时,韩子然的目光突然朝这边扫了过来,在对上萧真的双眸时,竟只是一扫而过。



        是了,萧真只觉心中一颤,现在的韩子然跟上一世的韩子然突然相重叠,上一世韩子然下轿之后,也是用像看到了陌生人一般的眼神看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