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在线阅读 - 第071章 官兵送信

第071章 官兵送信


        第071章官兵送信



        如果她在韩家率性而为呢?不管韩家人的想法,她想干嘛就干嘛,算了,她不是那样的性子,做不出来像娘那样的来,再说,真这样了,她心里就能舒坦了?那么多要解决的事,怎么可能舒坦呢?



        不管怎样,总之不是逃避。再说,挺了这么久,现在真逃避的话,也太窝囊了吧。



        萧真深吸了口气,推开了灶门:“我回来了。”



        灶门一开,灶房的烛火跳动了一下,又灭了下去,瞬间又高涨了起来,韩家一家子的身影也在烛火中摇罢了几下。



        “回来了。”韩老爹点点头:“没吃饭吧?”



        萧真正要点头,韩母就沉着脸道:“我没有烧她的饭。”



        “那就吃点番薯吧。”韩老爹从竹蒸上拿了几个热番薯出来:“还有些菜,今天就这样将就些吃吧。”



        不想韩老爹才说完,韩母就重重的放下了碗筷,拉长着脸出了灶房。



        韩老爹想阻拦,可没拦住,只得也跟了出去。



        一时,灶房原本极好的气氛变得僵硬。



        韩母出了灶房就进了自个的屋里,待到韩老爹进来时,韩母气道:“你这是做甚么?你明知道我对她的讨厌的,你这是存心跟我堵气吧?”



        “你再这样下去,我是怕你真做出让子然休了萧真的事来。”韩老爹满脸的无奈。



        “那又如何?这样的女人,就该把她休了。”



        “不行。我韩家从来没有过休妻这种丢脸面的事。”韩老爹的脸突然变得严肃,声音也高了几分:“萧真这孩子确实有很多的不好,可她还是一个好孩子。”



        韩母愣了愣,她嫁进韩家二十多年,丈夫从来没有跟她生过气,也从没有大声对她说过话,可以说,他一直是迁就着她的,而像这样严肃的时候,一共有过二次,一次是已逝的婆婆对她不满时,他为了护她而与婆婆起了冲突,一次就是现在。



        “一直以来,我都是随着你的,因为你性子温和,也是个宽容的人,把我们的孩子都教是极好,我觉得你也会一样的去教导儿媳妇们,可看看你现在,你倒是说说,你现在像做一个长辈的样子吗?”韩父叹了口气:“子然对萧真是个什么情况你是知道的,你要再这样下去,后果能好到哪里去?”



        韩母眼眶红了。



        “孩子他娘,咱们老了,要的不就是后一辈平平安安的吗?做为父母,千万不能成为让他们不幸福的罪人啊。”



        韩母看向丈夫:“你说的道理我都懂,可我做不到,我从心里就讨厌那个孩子,不止是她,连她的亲族我都讨厌,在很多年以前,就讨厌了。又不是现在才这样的。”



        “那子然的心情你就不考虑了吗?如果萧真那孩子子然也不喜欢,就罢了,可子然这孩子当初是不反对结这门亲的。甚至当着你我的面,很坚决表示了要和萧真好好过日子。”



        韩母这么一闹,萧真自然是无法再待在灶房了,便也走了出来,韩母的屋子就在灶房的一旁,因此韩老爹对韩母说的那一些话,萧真都尽数听到了耳里。



        她一直以为,韩老爹是个听从韩母没有主意的男人,毕竟韩家不管大事小事都是由韩母说了算,再者,韩老爹并没读过什么书。



        听到韩老爹这般说,萧真心里是感激的,突然心中郁闷的感觉也没有了。



        现在她才发现自己真的很容易满足,韩老爹也不是在为她说好话,可她却像是被安慰到了般,哎,萧真自嘲的想:还是她心太善良的原因呀。



        不管怎么说,陈宝的事情算是过去了,萧家的牛车生意也如火如荼的展开,二个月后,那牛车几乎已经将半个嵊县给垄断了。



        萧家单就长工就达到了百来个人,可以说是远近闻名。



        不知道是那天韩老爹的话起了作用还是什么的,萧真也发现自那晚之后,韩母的态度似乎对她有了转变,不明显,但她有时明显感觉得出来韩母看她的眼神少了一份冰冷,尽管还是那么的冷淡,可这种冷淡吧,却让萧真也时常想起韩子然来。



        这母子二人有时的眼神实在太像了,有时被看,还是种享受来着。



        这是因为她喜欢韩子然的原因吗?萧真仰天一叹,她也真够犯贱的啊。



        韩母的这一点点转变啊,萧真挺窃喜的,总归,要是能好好的,能好好的过日子,她还是想做这韩家媳妇的。



        萧真也开始往韩家买东西,菜这类不是她擅长的,所以萧真买的都是布料之类的,甚至还会拉着柳氏和张氏上街做衣裳。



        自然,妯娌之间的关系也缓和了不少。



        在韩子然京试的这一天,萧真忐忑的给韩母买了件衣裳,已经做好了被韩母无情丢开的准备,丢是没丢,但也没有穿就是了,甚至在隔天,韩母竟然还对她说了句话,让她不要乱花钱。



        虽然韩母还是沉着个脸,但却是对她说过最正常的一句话了。



        萧真这才真实感觉到韩母对她似乎真的在转变。



        捏了捏脸,察觉到痛感时,萧真傻呼呼的笑了,连韩母都对她开始转变了,最不可能转变的人也慢慢的开始在接受她,萧真有些相信她的命运已经变了。



        这一夜,萧真辗转难眠,心里很复杂,也有些小激动,再过二天就是京城放榜的日子,到时韩子然会高中状元,并且回家省亲,她竟然有了一丝的期待。



        如果跟上一世不一样,那她就会和韩子然天长地久吧?更是名副其实的状元夫人了,未来的宰相夫人?



        想到这里,萧真将双手枕在脑后,望着床顶傻笑了下,宰相夫人啊,那是多荣光的事,嘿嘿,金银珠宝遍地,仆人丫头成群,呼风唤雨,为所欲为,随即萧真拍拍脸:“俗气,俗气,怎么能想得这么俗气?不想了,睡觉,睡觉。”



        萧真蒙头就睡,不想才睡下,就听见院子里有什么声音,下一刻,听见了有人喊道:“韩大叔,韩大叔,你家子然来信了。”



        萧真迅速起身开了门,就见院子里站了几个官兵模样的人,前头叫着韩大叔的是村里的人,应该是他带着这几个官兵来的。



        韩家的人都走了出来。



        “我家子然来信了?”韩母几乎是冲出屋里的。



        “您是?”那官兵约二十岁的模样,长得高高壮壮,虽年少,看着倒不像一般士兵那样普通,举手投足能看得出来是一个果断利落之人。



        “我是子然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