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在线阅读 - 第028章 母子对话

第028章 母子对话


        第028章母子对话



        “是啊,村里人都看到的。哎,既然萧老爹回去了,那我下午再把钱送过去吧。”说着,那大娘就回家去了。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都放在了韩子然与萧真身上。



        在那大娘说出这件事后,萧真就知道会糟,当然,糟的是她,绝不会是韩子然。



        “归宁那天,你回来了?”韩母不敢置信的望着小儿子。



        韩子然点点头:“归宁日,自然是不能让娘子一人回去的,再说,都要过年了,学业并不是很重。”



        娘子?萧真一听这个称呼,脚一软,差点跌倒,他们什么时候这般亲昵了?



        韩母似乎也被儿子这样称呼萧真给气到了,讲不出一句话来,只是双手一直不停的颤抖。



        一旁的韩大哥拧眉道:“娘不是让你专心学业吗?再过半年,就是你上京赴考的日子,怎么能因一个归宁日而耽误了学习呢?”



        “大哥放心,我不会耽误学业的。”韩子然淡淡一笑,又看向了萧真,就见萧真一脸漠然的看着自已。



        “你,你……”韩母一手猛捶自己胸口,像是被什么压得喘不过气来似的。



        这个样子可吓坏了韩家人。



        “娘?”韩子然忙扶过母亲:“怎么了?”



        “你要气死我?你只要学业就成,别的要你多什么事?那萧家是什么人?你又是什么身份?你怎能……”韩母有些气急败坏,说到最后,气得不知如何是好:“你怎么能这么伤我的心啊?”



        萧真听不下去了,翻翻白眼正要回屋,就听得韩子然道:“娘,我已经娶了萧真,而他们是萧真的父母,我自然也是要尊着敬着的。”



        萧真回看向韩子然,年少的脸上有着几分认真。



        “住口。”韩母怒声道。



        “这是一个事实啊,娘为什么不愿承认呢?”



        “承认什么?他们是以什么样卑鄙的方法逼你娶的,你忘了?你大好的前程,”韩母哽咽道:“不管你上京是否能中状元,你未来的妻子,也该是大闺秀。怎么能娶这种满脑子肮脏思想,品性不端的女子?她对你有何帮助啊?”



        韩母此时突然望向了萧真,满眸的恨色。



        萧真这次没有低头,坦然的回视着。



        “我看到这张脸我就来气,看到这双眼,我就恨不得将她赶出韩家,若不是为了你的名声着想……”韩母话还未说完,就听得韩子然突然道:“娘,娶萧真,我是自愿的,这点,您不是知道吗?”



        韩母瞪大眼看着儿子。



        一旁的韩家大哥和韩老爹也都惊讶的望着韩子然,这一点,他们都不知道。



        就连萧真也倒吸了口气,这世的韩子然到底是怎么了?竟然这般帮着自己说话。



        此时,韩老爹一声惊呼:“他娘——”就见韩大娘竟被气得晕了过去。



        一时,韩家乱了。



        今天的午饭,谁也没有吃,都紧张的守在韩母的屋子里。



        村里的老郎中来看了后说是急怒攻心,所以才会昏了过去,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韩家人这才松了口气,萧真也在心里松了口气,韩母可是韩家的支柱,要真有点事,韩家人定是会把错都归在她的身上。



        此时,韩母悠悠的醒了过来,目光刚好落在萧真身上,一时,怒气又起,坐起身子,一手指着萧真道:“出去,出去,谁准你进屋的?”



        被讨厌的感觉,被众人这般冷冷看着的感觉,真是不好受,萧真开门离开。



        雪下大了,飘飘扬扬,地上竟然已覆盖了厚厚的一层。



        萧真哈了口气,拿过门角的扫把开始打扫院子。



        雪花落在头上,发间,有些甚至俏皮的跑进了她的衣领内,凉的有些彻骨。



        被这般讨厌着,还是有些难受的,尽管她一再的告诉自己不用在乎,上一世在乎了一辈子,怨了一辈子已经够了,这一世她早已放开,可事情真发生了,她无法欺骗自己,难受啊。



        心塞,真是心塞!



        不经意抬眸,萧真看到了站在主屋房门口的韩子然,他不知什么时候出来的,安静的站在那里,身子有着属于少年人的单薄,但却是修长而挺拔,隔着雪,二二相望,萧真看到了少年人眼中的那份歉意。



        她该和以前那样冷冷一笑,但没有,反而有些鼻酸,前世,她盼了一世他的注目,他的袒护,等来的是他的抛弃,尽管没有一纸休书,但那种孤零零被丢在乡下的感觉,比一纸休书更狠,带给她的伤害更大。



        别煸情了,想那么多做什么呢?萧真深吸一口气,有些事是命中注定的,就算重活一世,二家人的门弟之见,学识之差,想法之远,都是存在的,这些东西,不会因为她重生了而改变。



        主屋内传来了韩母的叫声,叫声有些气急败坏。



        狠狠的扫了几把雪后,萧真转身回自个房里,大雪天的,又这么冷,干脆睡个午觉吧。



        韩子然极少生气,几乎从一生下来,就很难看到他生气。



        而他若生气的话,就是拿着一双冷眼看人,这一点,倒与韩母挺像的。



        因此,当韩母对上小儿子冰冷的眸光时,心里咯噔了一下,可一想到最钟爱的小儿子方才在那个萧真出去后,马上就追了出去,气得真想再次昏过去。



        韩老爹,韩家大哥,柳氏,刚从外面回来的韩家二哥看到三弟冷着脸时,心里都在惊讶,这是三弟第一次与母亲生气,在他们眼中,三弟虽然平常不怎么活跃,但绝对是个孝子,对母亲可以说是言听计从的。



        如今,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而顶撞长辈?



        “你就这样追出去,可想过娘的感受?”韩母恼道。



        “那么多人都冷眼待她,娘可想过萧真的感受?”韩子然冷问道。



        “什么?你,你……”韩母被气得全身都颤抖个不停:“我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你就是这么跟我说话的?”



        见婆娘被气成这样,韩老爹道:“子然,你怎么能这么跟你娘说话?你是要把你娘气得再昏过去吗?”



        “是娘教我这么说的。”



        “什么?”



        韩子然的脸还略带着孩子气,但那认真的神情已透着一些稳重:“娘教导我,只要心中有理,只要是对的,就要说出来让对方明白,或许说明白了,对方还能接受你的想法。”



        “闭嘴。”韩母脸一沉:“不管你说得再多,我也不会喜欢她。她不配做我韩家的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