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狂:闪婚总裁太霸道在线阅读 - 第2071章 龙少篇,换走双龙扣(4)

第2071章 龙少篇,换走双龙扣(4)

        一口气跑出了老远,龙驭逡脚下步子一顿,才想起最重要的事儿忘了干,转身他又调头折了回去。

        整理好衣服,慕容云裳一抬眸,就撞上了一抹幽深的暗瞳,唇角的笑意还未及收拢,整个全都僵在了唇角:他~他怎么又回来了?

        而此时,也捕捉到了她眉飞色舞的喜意,还有唇角那浓浓的戏谑之情,瞬间,龙驭逡也回过味来了,脸色顿时一片阴沉:“裳儿?”

        轻柔的一声,却像是一记闷雷砸下,吓得慕容云裳连连后退了两大步,这一次,玩笑的话却再也出不了口,瞪着大大的眸子,心虚的睫毛忽闪忽闪地,从龙驭逡的眼底,她感受到了一丝恼意。

        “你到底是谁?”

        同样的问题再度耳畔响起,慕容云裳水润的唇瓣阖动着,到了嘴边的“hot”这一次却怎么都出了口了。

        “慕容云裳!”

        再次出声,龙驭逡的嗓音低沉却坚毅,铿锵有力地像是一记重锤砸在了慕容云裳的心头,里面还裂出丝丝她读不懂的情绪。

        下一秒,不待她反应,手腕已经被人拽住,拖着她,龙驭逡往一边走去!“你干什么?

        你要带我去哪儿?”

        彻底慌了,佝偻着身躯,慕容云裳拼命地挣扎着,拐弯的时候,手直接抓到了墙角处:“你放开我,我到底要带我去哪儿?

        我不去!”

        回身,一指一指将她的小手抠下,龙驭逡扔下四个字:“验明正身!”

        不由分说地,三两下拽着她,龙驭逡直接将她给拖进了电梯,一手拽着她,龙驭逡直接掏出了手机,耳畔慕容云裳不停地聒噪着,他却像是没听到一般,只是拽着她一只手怎么都不松开,出门的时候,冷冷地瞪了她一眼,再度直接将她给拖了出来。

        电梯的门一阖上,慕容云裳直接蔫下了身子,干脆蹲在了地下:“不用验明正身,我就是慕容云裳!有话你就说!”

        “起来!”

        “我不!你放开我!”

        “起不起来?”

        “不起!”

        悠长的楼道静悄悄地,光亮的地板犯着层层的冷光,仿佛能倒映出冰山雪芒,两人一蹲一立,你一句我一句地,半天争执不下,一个用力,龙驭逡干脆直接将她拖起,一把打横抱了起来。

        “龙驭逡,你不能这样!”

        “被人看到我就惨了!你放开我!”

        “你会毁了我的!”

        挣扎嚷嚷了一路,慕容云裳扑腾了半天,最后哐当一声被人放下,却只换来了四个字:“那你还吵?”

        他以为她愿意?

        怒目一瞪,还以为自己终于成功了,懒得跟他废话,抬脚慕容云裳正欲离开,却听一边房门“啪嗒”一声就开了,就见龙驭逡拿着手机居然开了一间房,她还没回过味来,就被人一把给推了进去,下一秒,房间的门也被关了上去。

        “……”目瞪口呆,慕容云裳还有些不敢置信,直接解了西装,龙驭逡却出声道:“没听说过无人酒店无人房间?”

        一些酒店已经推出了试用套房,只要实名认证绑定的身份证、有钱的app可以直接预订、开启房间,随时退房,跟酒店系统是一体的。

        “你到底想干什么?”

        龙驭逡的视线一横,不等他靠近,慕容云裳已经认怂地自己招了:“我没骗你啊,你问的,我都乖乖配合你回答了,我这是胎记,我也是慕容云裳!”

        刚刚那一刹那是有些懵,但一看到她嘴角戏谑的笑容,龙驭逡就知道自己被耍了,既然说了带她过来是验明正身的,他就没打算只由着她口头说,毕竟,对慕容云裳的身体可是熟悉地很,而且一想到,他骨子里的劣根性也狂草一般按捺不住地疯涨,所以,那头,慕容云裳嘴巴没停,他脚下的动作也没停,两人再度像是回到了门外,一人步步紧逼,一人仓皇后退,一个趔趄,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下,慕容云裳整个跌在了软塌之上,一回眸,才见是一张小床,吓得她一个翻滚,人没翻下,却被人整个压在了身下:“你当我是眼瞎还是失忆?

        这么大的胎记,我怎么没印象?”

        直接将她肩头的衣服扯下,龙驭逡的视线再度落在了她的胸口之上,的确更像是胎记,那就更说不通了!抬手,他就往她身前抓去,下一秒,一个巴掌招呼了过来:“龙驭逡!呼~”这个色胚!疼死她了!                一把抓住她的手腕,龙驭逡再度懵了两秒:怎么这么硬?

        沉甸甸地倒真是大了不少,他一手根本都掌握不了!一年能长这么大,她还能再发育吗?

        还有以前像是松软的棉花糖,现在像是充了水的气球!再一次,怀疑的种子又窜牙了!龙驭逡不敢妄动了!视线交汇,慕容云裳面红耳赤地,咬地牙齿都咯咯作响:“你再碰我,小心我咬掉你的爪子!”

        看她凶巴巴地,龙驭逡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不会是想不开学人去隆胸了吧?

        寻思间,他的视线还又往某人胸口处瞄了一眼,当他某日知道今日的观感为何之时,真是快被自己的愚蠢给愚死了。

        想证明下自己的观点,龙驭逡下意识地又去扯她的衣服,想找腋下手术的痕迹,挣扎间,慕容云裳的手再度招呼了过来,这一次,他倒是没忘记了先办正事,一个交锋的瞬间,他借着被慕容云裳推开的机会离开了她的身前,也顺势掳走了她手上的指环,倒了个手,一手快速地插入口袋,另一只手也换了另一只同样的指环过去。

        “啊~”尖叫一声,慕容云裳也坐了起来,抓起一个枕头就朝他砸了过去:“龙驭逡,你个禽兽禽兽,你tmd到底想干什么?

        你要欺负我到什么时候?

        我有没有胎记也碍着你了吗?”

        一个枕头砸出,慕容云裳才发现自己指尖空了:“我的指环,你还给我!”

        也顾不得生气,爬起,翻身,慕容云裳就扑了过去,一把从他手中夺回,又套回了自己手上,才蹭蹭后退了几大步,保持安全距离后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