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狂:闪婚总裁太霸道在线阅读 - 第1714章 二少篇,季千语归来(1)

第1714章 二少篇,季千语归来(1)


        第1714章二少篇,季千语归来{1}



        并不知道封一霆其实是存了别样的心思,这一刻,季妈妈反倒对他的隐忍跟通情达理颇感内疚,甚至觉得季千语的不告而别有些任性了,当下便道:



        “一霆,谢谢你!我们就千语一个孩子,从小到大也是被我们宠坏了,未免会有些任性,有什么事只能请你多担待了!哎~”



        私心里,她跟封二婶一样,是真的希望两人能有个好结果,特别是两人还已婚又共同经历了这么一段之后,潜意识里,他们都觉得两人是无比般配和谐的,不免也为两人感到惋惜。



        淡淡一笑,封一霆却没再说什么。



        ***



        时光如梭,转眼飞逝,不知不觉又是三个月。



        一直在不同的地方做着慈善,很多都是穷地真是做梦都不曾想到的,信息闭塞到令人震惊,倒也合了季千语的心思。每天忙忙碌碌地,不用刻意去多控制,也没有多便利的条件与外界联系。但不管多困难,她还是至少每半个月给家里邮寄一个快递,有时候是一些特色的东西,有时候仅仅是一张卡片或者几张照片,除了报个平安,季千语其实也想让家里人渐渐习惯她的远离跟袅无音讯。



        在外面奔波地这一场,她亲力亲为让自己忙着累着,心底的痛楚才能消散,获得短暂的一点的平静。



        但也不是个逃避生活的人,一年,是她给自己接受一切的最长时间,三个月,她已经基本可以做到了相对的坦然,至少再想起的时候,她断然不会再有丝毫轻生的念头。



        比起在这些山旮旯里苦苦挣扎的孩童、仰望着天空却也只能眼睁睁地等待死亡的老者,季千语知道自己是何等的幸运,不管自己真正的出身为何,至少,她安然幸福地长大了。而对养育过自己的父母,此时,她的心境除了害怕失去,更多的却已经转换成了感恩——无尽的感恩。



        所以,这一段旅程结束的时候,她没有急着跟上下一个,而是选择了回家。



        收拾了行李,她眼底的笑意也是温润的:



        有些事是逃避不了的,躲得了初一也躲不过十五,与其每天都在害怕失去的煎熬中寻思未来的后果,不如坦然接受这一切,享受跟父母最后亲情的时光。



        这是她决定出来之前就有过的念头,只不过,那个时候,开口对她而言还太过痛苦,而今,一番磨砺,她的心态改变了不少,也越发坚定了最初的念头。



        “跟爸妈坦诚一切,以后虽然没有家了,应该偶尔还能串个门吧?”



        感情应该还是在的!



        只是,马上,她真的必须只能一个人了,像现在一样,不管多么孤独,多么难受,多么疲累多么心酸,所有的一切,她再也不能随意地跟亲人吐糟求助,只能一个人默默地消化,哪怕手伤了流血了,也只能自己包扎。



        拳头不自觉地攥了攥,季千语还是疼地连呼吸仿佛都要停止了。



        拉好行李箱,调整了许久,她才把一直关着机的手机打了开来:



        号码她并没有换,只是这段时间除了在社交的公众号上留了几张慈善的照片算是交代了自己要失踪一段时间之外,她没有跟任何人联系!



        开了机,见信号不错,她就先刷了下微博。



        没想到一打开,居然有上千条留言,而且多数还都是好友的私信,一个逡巡,季千语都整个震惊了:



        [千语,是伯母吗?需要帮忙说话!]



        [不知道该怎么说,二十四小时开机~{等你}]



        [{抱抱},公道自在人心,相信你!]



        [看到报个平安!]



        [加油!一直在!什么情况?你老公不是很厉害吗?干什么去了?]



        ……



        怎么回事?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脑子一阵嗡嗡作响,猛不丁地,季千语也懵了下,微博一刷,熟悉的面孔陡然进入视野,瞪地她眼珠子差点没整个掉下来:



        [这不是她妈妈吗?怎么会出现在fǎyuàn?]



        [封一霆怎么也在?]



        全都穿着低调的黑衣服,还带着保镖?



        汉字?



        青城的fǎyuàn?



        母亲回青城了?



        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第一条看到的只有两个哭泣的表情跟照片,季千语还有懵,又往下翻着找了找,果然不出所料,很快地一条消息就进入了视野:



        [情感纠葛:豪门贵妇当街侮辱“小三”涉嫌犯罪被起诉]



        斗大的标题配着照片进入视野,季千语瞬间惊叫出声:“什么?”



        这怎么可能?



        她母亲那么贤惠温柔,父亲更是爱母亲如命,连她这个亲生闺女都要往后排的,父亲怎么可能出轨,怎么可能蹦出小三来?



        怎么也不敢相信,季千语又翻了几条:



        [原配当街扒光小三衣服,涉嫌侮辱罪被刑拘]



        [光鲜背后,豪门隐秘:富少被爆已秘密离婚]



        [法理人情:德道跟法理,量刑或超五年?]



        接连翻出了几条,说什么的都有,但每个新闻的配图却都是母亲出现在fǎyuàn门口的,母亲的表情是凝重的,但除了fǎyuàn门口的,所谓的“小三”跟“当街扒衣”的照片或者视频,季千语却一个都没找到: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为什么都搜不到?



        闹这么大怎么连小三是谁都没被扒?



        难道是有人暗中帮助母亲把这些证据都压了下去或者销毁了?



        小三究竟是谁?



        这种不要脸的还用藏着吗?



        母亲怎么会做这种事?得做到多过分才能被人如此起诉?还有敢起诉的这个不要脸的“小三”是哪里蹦出来的?不会真的严重到弄出个或者装出个什么精神病之类的最后扼上她母亲了吧?



        还有没有天理了?



        越想越是害怕,越想也越是火冒三丈,更是急地不行,翻了一圈也没找到其他的信息,最后季千语一边打着电话,一边拉着行李箱直接驱车回了家: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打了几次母亲的电话都没有人接,季千语更是心慌了,心乱如麻整个思绪也跟不上了,急慌慌地就往家里赶,自然而然,她做梦也不会想到这一切都是专门为她设的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