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废柴逆天召唤师在线阅读 - 第2694章 取画,夺桃!

第2694章 取画,夺桃!


        海水之中,一头栽入海水之中那只小松鼠,好不容易方才浮上来,深深地喘息了一口气。



        它抬起头,眼前漂来了一根长杆。



        这只小松鼠顺着这长杆拼命地爬上船,那青年收起长杆,小松鼠觉得有些奇怪。



        “你看上去,似乎并不太高兴?”



        “可是那个贺兰神王瞧着很看好你。”



        “他毕竟是神界的大人物,又出身神界,能够提携你一把,是好事情啊。”



        谢长风的神情却并没有那般放松惬意,他似是有些犹豫,隔了好一会儿,谢长风才轻声说道。



        “并不是如同你所想的那般。”



        “而且……我总觉得他别有用意。他所说的话,我也不大明白。他说是他让我从白蛟之地传送出来的——他究竟是从何时开始关注我的?”



        “难道仅仅只是因为我也是从下界飞升上来的人。他便要提供给我诸多好处么?”



        “我不相信,这世上有如此便宜的事情。”



        那只小松鼠吸了吸鼻子,它的尾巴微微晃动着。



        “你想那般多做什么。”



        “咱们来都来了,也只能够顺其自然了。说起来,他给你留的那枚扳指里头,到底都说了什么?”



        谢长风神情有些古怪。



        他隔了好一会儿,才轻声说道。



        “贺兰神王?”“算了,还是叫他百里干戈吧。这样称呼他的话,我自己会更加自在一些。百里干戈……给我留的那枚扳指里头,给我留了一些关于罗刹海的讯息,包括罗刹海的势力分布



        。”



        “按照他的说法,值得注意的势力寥寥无几,罗刹海之中并没有什么那种能够在外头神界立足的大型势力,不过是些地头蛇罢了,只要我拥有此船,根本无需在意。”



        “相反,或许还会有其他人来讨好我……”



        谢长风说到这里,又有些迟疑,他低声说道。



        “我还是觉得没有那般简单。”



        这只小松鼠则是笑眯眯的,觉得好似捡了一个天大的便宜。



        “你怕什么?你刚刚来神界,好不容易方才从那个景玺宫中脱离出来,变作了zìyóu身。反正你一穷二白,也压根没有被人算计的余地,难道不是如此么?”



        谢长风听见这只小松鼠的安慰,心头也稍宽。



        “的确如此。”



        “不过……”



        他的语调微微升高了些。



        “我在那枚扳指之中,还翻到了一样东西。”



        谢长风瞧着远处海面,他的声音似是与浪涛融为一体。



        “百里干戈曾经寻过一位画师,画了一幅画像。取画的凭证便是这枚扳指——他把扳指留给我,却没有提到,是否让我去取画。”



        小松鼠吸了吸鼻子,声音带了些疑惑不解。



        “哦?还有这样的事情?”



        谢长风点了点头。



        “嗯。那是他自己的手书,详细地记载了取画的事情。但是奇怪的是……那上头却又有一团团的墨渍,我也是分辨了许久,方才看出内容来的。”



        “那位画师,如今应当就在罗刹海之中才是。”



        “他既然珍重记下,想必很重要。但是他自己却不愿意前往罗刹海……连这艘船也转而托付给我,我着实想不明白他的心意。”



        这只小松鼠灵活地在谢长风身前跳跃了两下,她抬起头看了一眼谢长风,神情之中带了几分迷茫,它犹豫片刻,方才开口说道。



        “既然如此,那你要不要去拿那副画像?”



        谢长风沉默片刻,说道。



        “总归是要看看,碰碰运气。若是当真能够遇见那位罗刹海之中的画师,自然要想办法把这幅画像取回来,有机会,再交给百里干戈。”



        小松鼠哦了一声。



        “这么讲也说得过去……可是道理我都明白,咱们眼下在何处?”



        四周皆是一片白茫茫的海域,这只小松鼠的神情都有些迷茫起来。



        ……



        玉桃岛。



        玉桃岛上的那株玉桃树生得极好,瞧着茁壮无比。只是远远地有禁制围绕在四周,赤瞳挠了挠耳朵,对着身旁的少女说道。



        “我已经打探过了。”



        “这几日,此树便会采摘一次,到时候,这禁制便会自动打开。咱们想办法混入这桃园,摘了玉桃便上船逃跑。”



        他说得笃定,但是听在身旁的少女耳中,却觉得半信半疑,根本不敢相信他。



        “你这样做,能有用么?”



        赤瞳的眼睛忽闪忽闪地明亮着。



        “如何没有用处?”



        他笑起来,绽放出了雪白的牙齿,然后梨弱听见他说道。



        “你别担心,这种事情,我可从未失手过。不过……岛上有神王倒是有点儿麻烦,咱们的动作得快。你有没有什么厉害的跑路的遁法?可别掉了链子,被人抓到。”



        梨弱被他问得甚是为难。



        “遁……遁法……?”



        赤瞳眨巴了两下眼睛。



        “算了,到时候拎着你跑便是了。还好你那神将被留在船上守着,要不然……我还管不过来。”



        梨弱哦了一声。



        赤瞳念叨了两句,忽而精神一震,晃了晃她的胳膊。



        “瞧好了,人来了!”



        梨弱听见赤瞳这样说,也瞪大了眼睛往前头看去。眼前的禁制果真一下子烟消云散,然后有两个人往前走去,似是在交谈什么的模样。



        ……



        “这一次来岛上的神王十分重要,玉桃须得挑选最为饱满的那株已经有几十万年的玉桃树结出的果实才是最好,听见了么?”



        另一个瞧着眉清目秀手脚伶俐的少女跟在身旁。



        “是。”



        “可是那位神王,我好似从未听说过……”



        那个中年人则是摇了摇头,语气颇为严厉,口吻之中带了几分训斥意味。



        “你懂什么?”



        “罗刹海之中的隐藏神王多了去,难道个个要被你知晓名字么?主人要招待神王,怎么能容你私下议论?”



        那少女宛若一只受惊的兔子,打了一个哆嗦,口中连连道不敢,这中年人看了她一眼,叹了一口气,语气温柔了一些。



        “咱们跟着做事的,重要的便是眼亮心明,懂事听话。能够为神王做事,掌控桃园,已经是你的福气,你若是做不好,便也连这副福气也丢了,你可明白?”



        这少女战战兢兢点头。这中年人则是突然抬起头,看了一眼手腕之中的玉牌,神情一变。



        “不对……西边坊市有些事需要我去处理。”



        “你留下取玉桃吧。”



        “法决都已经交给你了。你自己注意些,不要惹了大祸,听见了么?”这少女柔柔弱弱的应诺,她手中握了一把银色的剪刀,此物便是用来剪下桃枝的特殊法宝了,若是没有这把银剪,用手指触碰玉桃,玉桃便会迅速溃烂,可以说十分娇气



        。她一步步地往山上走去,要去寻最老的那棵桃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