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罪恶无形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出头

第三十八章 出头

        夏青一直觉得自己作为一名一线刑警,也算是比一般女孩子对于可怕的场景,或者恶心人的东西都更耐受许多,结果听了白萍转述的这一番话,她还是觉得自己被结结实实的恶心到了,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被人塞了满口的猪油,别提多么的腻歪和反胃了,也难怪白萍说起这个孟光轩的时候是这样的态度。

        “那他都这么说了,吴菲菲是什么反应?”夏青问。

        人与人的性格天差地别,如果换成是自己,被一个莫名其妙的人说这样的话,别说是呛回去了,搞不好都会有一种想要一巴掌扇过去的那种冲动,毕竟那一番话乍听起来好像只是说话不好听,油腻腻的,仔细想一想,那话里面实际表达的意思,实际上已经是在精神层面向女方耍起了流氓。

        不过吴菲菲很显然不是那种强硬的性格,所以她的反应未必会比较激烈。

        “她呀,哼……”白萍原本对于吴菲菲似乎是一种怒其不争的心情,但是经过了方才被吴菲菲态度的激怒,以及两个人的几句口角,现在也带着一肚子的气,“她当时脸涨得通红,感觉马上就要气哭出来了,但是憋了半天一句话也没说出来,孟光轩那脸皮也不是一般人能比得起的,一看吴菲菲这样,紧接着就说了一句‘哎哟你这样子实在是太我见犹怜了,你这样的女孩子真是祸水’!”

        现在别说是夏青了,就连平素里最是情绪不外露,始终状态稳得很的纪渊也皱起了眉头,身为男性,他也同样觉得这个孟光轩讲话很让人不舒服。

        “就是那次,冯星波看到吴菲菲被孟光轩缠着的那个窘迫的样子,所以就看不下去了,过去替吴菲菲出了头,结果这么一开口,就等于把火力都给集中到他这边来了,孟光轩本来就一直说男舞蹈老师如何如何,他就跟孟光轩大吵了一架,孟光轩气不过,跑去找我们老板,说要开了冯星波,让他滚蛋。”

        “那你们老板是没有照做喽?”夏青从冯星波经过那件事之后还能够在这家舞蹈学校里面遇害,就已经猜到了那一次闹矛盾最终的处理结果。

        “肯定不能照做啊!”白萍点点头,“孟光轩在我们这边才占了多一丁点儿的份子!这里对我们老板来说那可就真的是自己的全部事业了!

        本来有两个男芭蕾舞老师的时候,冯星波都是两个人当中的那个佼佼者,更别说另外一个还主动辞职了,就剩下冯星波这么一支独苗,别说是炒他鱿鱼了,极力挽留都怕留不住呢!所以老板就拒绝孟光轩了。”

        “那孟光轩能善罢甘休吗?”夏青问。

        “不能啊!他原本以为自己好歹算是半个小老板,说话能有点威慑力,结果没想到自己威胁人家不害怕,想要动真格的,大老板又不同意,可把他给气死了!”一说起孟光轩碰壁的那件事,白萍显得很高兴,“他狠狠闹了一阵子,着如果不开除冯星波,他就撤资,问题来了,今时不同往日,我们老板现在有钱了,他当初借出来的那点钱早就不被我们老板看在眼里了。

        所以他闹腾了一阵子,看拿冯星波没办法,也就认了,后来看到冯星波扭头就走,算是眼不见心不烦的那个态度吧,我们也借着这个事情耳边清净了。”

        说完,她又有些忿忿不平:“不管怎么说吧,当初冯星波明明就是为了帮她吴菲菲出头,所以才跟孟光轩争执起来的,要不是男芭蕾舞老师稀缺,他自己个人素质又很过硬,搞不好就真的因为这件事被老板给开除了!

        现在冯星波出了事,尸骨未寒,你们刚才也看见了,这吴菲菲酸是什么态度啊!人是都有个自保的考虑,但是是不是也得有个度?太让人寒心了!”

        不光白萍是这样的看法,其实作为旁观者来说,吴菲菲也和夏青最初以为的完全不是同样的人,她最初以为一个发现出了事情,能够冷静的保护好现场,并且通知领导,打电话报警的女孩子,应该是那种性格比较果断的人,结果现在才知道,冷静果断的是白萍,吴菲菲反倒是一个畏首畏尾的人,不仅胆子小,还凡事都以自保为前提,配合度低得可怜。

        不过这些夏青不会表现出来,毕竟她没有必要去和白萍一起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声讨吴菲菲的人品问题,这与案子关系不大。

        “冯星波除了和跆拳道教练,还有这个叫孟光轩的人发生过矛盾之外,还有没有和其他什么人发生过口角或者摩擦?比如说学生家长之类的,又或者是有没有之前被人投诉过什么的?”她从景永丰当时的情况出发,向白萍询问。

        “没有啊,我方才不是跟你们说过么,冯星波这个人的性格是非常清高孤傲的,他根本就不可能去轻易的跟别人发生冲突,之前跟人有矛盾那也属于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情况,不能混在一起来说,你们说对不对?”

        白萍摇了摇头:“学生也好,学生家长也好,跟他没有什么可冲突的,练芭蕾本身就是要下苦功夫的,这个在小朋友刚开始接受启蒙的时候,我们这边都会跟家长沟通好的,如果不希望孩子吃这个苦,最好从一开始就放弃。

        而且在最小练基本功的时候,不是由冯星波来负责的,毕竟那个阶段都是最基本的东西,也部分男孩子还是女孩子,没有必要分那么清楚,都是统一的老师来负责,入门之后才会按照性别进行划分。

        冯星波呢,他对艺术的追求是要求比较高的,但是他基本上不强迫学生什么,之前有过那种练了一小段时间,学生或者是学生家长忽然就变卦了,要求退费,说是不学了的,一般遇到这种,前期都是负责市场的同事去沟通,问明白原因,基本上没有对冯星波有什么意见的,都是表示后悔了,觉得男孩子不应该学芭蕾舞,所以打算退费。

        一般来说遇到这种,市场那边也会让冯星波帮忙挽留一下,冯星波一般都拒绝,还主动提出来让学校给那种学生家长退钱,他说对于男芭蕾舞演员的偏见是一直都存在的,如果本身介意这些,对芭蕾舞不够热爱,就算是暂时挽留下来了,早晚也还是要走,孩子还白白受一些辛苦,没有意义。”

        “这么说来,冯星波是一个脾气比较随和的人?”纪渊问。

        “是的,他是那种基本上总云淡风轻的性格,至少在单位里面是这样的,私下里什么样,这个我就说不上来了,毕竟私底下他几乎是不跟我们有什么往来的。”白萍叹气,语气里满满都是惋惜,“他这个人,又脾气随和,又很通透,明明自己也总被人挤兑调侃,还愿意帮我们解围。

        如果能的话,我是很希望能够和他做朋友的,我觉得他这样的人很难得,不过人家把工作和生活分得非常开,井水不犯河水的,那就只能说没有缘分吧。”

        又是一个“把生活和工作分开”的人!夏青听到这话的时候,忍不住又朝景永丰的方向做了联想,要知道,在最初景永丰刚刚出事那会儿,向他的同事了解起景永丰的情况,听到的可也都是一些褒扬、赞美的形容呢。

        所以这两起案子之间的关联性是否体现在个人特殊癖好这方面,暂时没有办法得出一个定论,但也不能随随便便的就进行排除。

        “你说冯星波人很随和通透,那他为什么还会和跆拳道教练以及那个孟光轩发生冲突矛盾?”纪渊听白萍说完之后,很显然还希望从冯星波的个性方面多进行一些了解,“他骨子里的个性,有没有可能不是那么的随和?”

        “不是的,他真不是什么容易跟人结怨的人,”白萍忙不迭的否认纪渊的这个猜测,“跟他有矛盾的那几个人,真的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别说冯星波再怎么着也是个男人,有血性,就我一个女孩子,都骂过他们几次了!

        再说了,冯星波都没有因为自己的事情跟他们计较过,基本上都是因为他们对我们说话不太客气,或者是孟光轩那种情况,我觉得这不是因为冯星波性格不够好,而是他够绅士,所以才会愿意维护我们这几个女孩儿的尊严。”

        “那这倒是挺有意思的,一个把工作和生活区分开,只当你们是同事,并不和你们有过多交往的人,连自己被人冒犯都可以不加理会,却屡屡出手帮你们解围。”纪渊虽说是点点头,但是话里面却明显透露出了不信任。

        “哎呀,这话要怎么说嘛!冯星波真的是很好很好的人,就是不知道怎么从你的嘴里那么一说,倒好像他这个人很虚伪了似的!”白萍有些着急起来,“其实我没必要跟你们面前去美化冯星波,不是么?你看吴菲菲多精明,人家就知道替一个已经死了的人说好话一点意义都没有,我没她那么现实,也没有无聊到非得替一个已经不在了的人编一些根本没有的事儿啊!

        我这话照理不该说,毕竟也都是我自己猜的,我觉得吴菲菲之前对冯星波是有一点误会的,可能以为冯星波帮她出头是因为对她有好感,所以后来冯星波也感觉到了,所以他就借着跟孟光轩的那件事,也跟我们,或者说主要是跟吴菲菲把话说得清楚明白一些,免得别人再有不必要的误会。”

        “那他是怎么说的呢?”夏青问。

        “他说他之所以自己的事情都无所谓,可以不计较的忍下来,是因为对他说一些不中听的话的人,都是男的,和他是同性,他觉得大家都是男人,他们对他说那些不太入耳的话,顶多算是人身攻击,说明对方对他没有什么好感,也没有什么善意。

        但是他们对我们女孩子开那种玩笑,性质就不一样了,因为是异性,所以就会让他们的行为变得非常下【hx】流龌龊,如果没有人出面制止的话,恐怕只会让他们变本加厉,更加的有恃无恐,这两者的严重程度是完全不一样的。”

        “你方才说了孟光轩,那和你们同一层的那几个跆拳道教练呢?他们跟你们有什么过节?”夏青问,对于那几个人,她方才算是某种程度上见识过了。

        “那几个人成天觉得他们是整个舞蹈学校里面最牛气冲天的,谁都没有他们厉害,别说是冯星波了,就连楼下街舞班的那几个男老师他们也瞧不上人家,张嘴闭嘴都是什么男人要有战斗力,得一个能打几个什么的!

        实际上照我看都是废物点心!那几个人,连一个有一级运动员证的都没有,我都打听过了!最好的是个二级,还有连科班出身的都不是,说一句可能有点不太对的话,真那么厉害,资历和实力都不错的话,几个跆拳道高手不去外面那种大型的道馆应聘,在我们这种少儿舞蹈学校里混什么呢!”

        “冯星波那一次也是替吴菲菲出头么?”

        “那倒不是,当时也不算是特意为了谁出头,是我们芭蕾舞组那天在准备一次汇报演出,按照设计,是我们这些老师先表演一段芭蕾舞选段,然后接下来再让孩子们进行表演,毕竟也是一种宣传手段,得展示我们的水平么。

        当时我们在最靠外面的那个大舞蹈室里排练,跆拳道那边不知道那天是没有课还是怎么着,反正比较闲,有两个人就晃过来,看到我们在里面排练就站在走廊里隔着玻璃门看起热闹来了,我们当时也没在意,毕竟走廊也属于公共区域,他们不进舞蹈室我们也不好非得给人家轰走。

        本来要就是那样我们倒也无所谓了,毕竟从小到大不管是排练还是演出或者考试,哪有没有观众的时候,但是后来那俩人就有点过分起来了,在门口嬉皮笑脸指指点点的讨论我们这里面的几个女孩子谁的身材最好看,我们都觉得很生气,冯星波是我们芭蕾舞这边唯一的一名男士了,所以他就替我们出去把那两个人给轰走,那两个人肯定觉得不高兴,后来就拌起嘴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