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女修重生指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七节:寒潭(求订阅、求月票)

第一百二十七节:寒潭(求订阅、求月票)

        大量瑕疵到达战场,请众位慎重服用~

        日常求推荐票~

        寒潭原身是一口古井,想法原身来源于犬夜叉的‘食骨之井’,然蛮荒野地出现一口古井,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遂卒!

        ——————

        ————

        跨进剑气漩涡后,便被一阵浮光剑影淹没,待刺目剑光散去,整个人顿时被一股寒流推出。

        倒挂着推向洞府上空。

        哗然一声,眼前景象已然变换,眼瞳一闪,宁无心借着轻盈身法,这才飘然落地。

        纵使傅老头给予之信息内已经解释过洞府入口并无危险,但谨慎使然,宁无心仍然在踏入剑气漩涡之时便已全然戒备,毕竟而今也算与虎谋皮不是?即便不过是一头虎崽子。

        待探清洞府入口并无危险后,她才转而看向身后。

        同样是一道寒潭。

        只令宁无心这个前世达到了化神境,见过数十上百的秘境传承之地者,也觉得有意思的是,这寒潭中黑风之影频频,甚至有四方山峡之影,正是那黑风峡的景象……

        只是,整个天地就像是倒挂过来了一般,以宁无心之见识,倒是瞬息便了然其中缘故。

        见到披着女修皮囊的宁无心转身之时,另一道悄然而落的身影,未来的‘丹鬼’大师,瞳色一变,他也曾琢磨过某种心思,譬如在这洞府入口设计一番,将名为‘霁月’的少女弄死在这。

        结果仍然放弃了。

        小胖子自小呆的地方虽然自诩不比那座小镇来的神秘,可接触的人物,却同样是魑魅魍魉,能够活到现在,如果不是奇迹,便是他本身心思就极其之深,屡次吃瘪,自然要收敛锋芒。

        他何曾不晓得少女鬼话连篇,话说得极漂亮,却已经动了某种鬼魅心思!

        只箭在弦上不得不。

        况且他也有他自己的心思成算。

        这一道异火经过数万年的衍变,纵然镇压在上古剑修洞府之下,然泄露的一丝气息却仍旧酿成了岁寒山今日的这副景象,若本体现世,该是何其恐怖?又哪里是能轻易得之的?他朗霁风为了这一朵异火准备了多少的底牌手段?少女不过初出得悉异火消息,哪里来的时间准备!?

        这异火在他看来,已如囊中之物!

        再者,这化为‘霁月’的少女恐怖是恐怖了些,但肉身到底能强到哪里去?看似少女,实际上不过十二三岁的女童罢了,便是出生就开始修炼,可在那座道法禁绝的小镇中,能如何修炼!?

        至多武道三境罢了。

        第一次时,是他大意了,没能动用那一件可以瞬息击杀一个筑基大圆满或是重伤一个武道三境巅峰的底牌,否则,当时少女便要魂归西天了,哪里还轮得到她逞凶?

        而待少女获得那份传承,镇压异火之洞府溃散之时,便也是她的死期。

        长得好看也没用,道爷不缺侍婢!

        想着小道酒楼那日的谈判,想着被逼着应下两个条件——一送出一块惊世剑胚的消息,当然消息自然是他胡诌烂造的;二杀一位洞天大能!?你这么有能耐,干脆杀了我呗!?

        朗霁风心中,憋着一口杀机,眯着一双清澈凤眼,解释道:“这上古剑修洞府存在了几十万年了,能够遗存至今,除了洞府主人本身功参造化外,还仰仗于了这‘寒潭’内隐藏的空间节点,混乱了时空规则,最终通过某种手段,将洞府建造在这空间节点的虚空之外……”

        这等信息,若非宁无心这般重生者,也只有似朗霁风这等翻阅了大量史籍之辈方能知晓了。

        宁无心笑着点头,道了一句,原来如此,便不再出声,反而想到一件事:前世两百年后,达到了元婴境界的温延卿,便是在这自爆的吧?而其自爆的原因怕也非外界传言的‘二男争一女’之事,至于真相,怕是与她身旁这位未来的‘丹鬼大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了。

        至于朗霁风方才那眼眸流转的一瞬,所显露的心思,宁无心也全然不在意,转而观察起这脚下这片所在,约是一座石窟,而石窟尽头有一通道镶嵌在山体中,通道约十丈之宽,其中有亮光隐现,两人对视一眼后,快掠去。

        与此同时,宁无心形容随着步伐而变幻,当她踏入石窟通道时,除了容貌大变,化为原身之外,修为更是下降到了炼气三层巅峰的地步。

        当然了,脸上那副‘千幻鬼面’并没有显露,便是头上也依旧变幻出一头青丝,而在她生转变的一瞬间,略微比宁无心快两三步的朗霁风瞬息便觉了,略微侧头,余光一扫便也不在注意了,只是心中忍不住泛嘀咕,也不知到底是何种品级之秘宝,在变幻之时,竟连半丝灵力波动也没有显露,当然,也有能使他修为太低,难以察觉,同时,他眼中一抹贪婪隐没。

        继而朗霁风便开始介绍这座上古剑修洞府,譬如眼下这条通道长约十里,譬如……

        宁无心脑海也瞬息浮现傅老头给予的信息,与朗霁风所说结合,而不多时,随着通道一点点被光线覆盖,她目光也逐渐被远处一座‘奢华山峰’所吸引,当然这种吸引是反向的。

        亭台楼阁,仙雾袅袅,甚至有仙鹤隐没,一派仙家洞府的景象。

        傅老头给予信息中自然是没有提及这座‘奢华山峰’,这老头看似在小镇过的苦哈哈,但实则不论根骨,还是悟性,甚至是福缘爬都堪称一流,以其眼光,自然看不上那些浮于皮相的‘机缘’,反倒是宁无心前世偶然注意的信息中,对此山峰有只言片语的解释——机缘颇多。

        可惜,宁无心到底比不得这些财大气粗的‘高人前辈’,但眼神一瞥一旁毫不在意的朗霁风,料想这山峰中的‘大机缘’怕都已经是被其掠走了,她便去了,也只能是吃点残羹冷炙。

        况且,坐拥这座‘宝山’大多数机缘财帛之辈就在身旁,她何必浪费时间,舍近求远?

        是以,便在朗霁风以为宁无心要被这副仙家景象晃了眼的时候,她却早已将目光放在了脚下这座石窟口两旁,以及前方的吊桥,吊桥下的幽暗深渊。

        宁无心这才意识到,他们竟是在一座庞大到了没有界限的巨山边缘,巨山延绵无尽,甚至于吊桥之内的‘奢华山峰’都不过是被包裹在其中罢了。

        山壁下的深渊弥漫着一层淡淡烟雾,而烟雾之上却是‘剑气流转’了。

        据朗霁风所言,便是他也是在那山峰兜兜转转小半载,没有找到传承之地,更没有找到异火的半丝迹象,这才将目光放在了这片剑气之渊下,最终探到了那传承之地的真正所在,而那锁灵木所制机关物中的一缕剑气,便是自深渊之下截取而得。

        略微感受着那磅礴如海的剑气,宁无心倒是忍不住往前走了几步,在靠近山壁边缘后,蹲下身子,伸出手,抓住一道剑气,顷刻间,一道似金铁的声音传出,结果这一道能够瞬息斩杀炼气初期的剑气,竟然被她禁锢在手中分毫动弹不得!

        见此小胖子眼神不免又凝重了三分,越觉得棘手。

        一方面是觉得,宁无心老成持重,头脑清醒,这已不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女该有的心性了。就是他当初初涉此地,都被这番景象晃了眼,一时震动,久久难以平息。

        另一方面却是惊于少女肉身的强悍了。

        他不禁想到了族中之人对于那座小镇的评价:南烟至灵之地。

        随便抓一个幼童,根骨资质,都要胜过世间绝大部分的修士……

        而能够在大赦之日前离开那座小镇的,便更是卓绝了,要么乃是天眷之人,要么便是到了一个连上天都要忌惮的地步,被称之为天妒之人!

        他已是有些捉摸不透眼前的少女了。

        某种心思更是坚定:此女必杀之!否则以他们之间的‘恩怨’,若让其离开,在不久的将来,必将成为一个极大的隐患!

        片刻后,朗霁风不动声色抹去额间密汗,走到少女身旁,灵识驭动之下,一道骨翼型之灵器顿时镶嵌在其肩胛骨两侧,宁无心一瞥,装作忍不住之神色,笑了调侃了朗霁风一句:“霁风道友真是财大气粗,随便出手都是灵器,这一副风属性的极品灵器骨翼,可算是极品灵器中的顶级存在了,没有百块上品灵石,决计拿不下来……”百块上品,却是百万下品灵石了。

        至于为何不以百万下品评论,却是此级别之物,至少也是上品灵石方可交易了。

        朗霁风被宁无心捧了一下,也表示了一番谦虚之态,继而告知这深渊之高约莫万丈,爬下去显然不现实,便只能是得罪一番,抱着她下去了。

        眼神中到没有任何亵渎之色。

        其一是少女不过十二三岁青涩的紧,看惯了红桃黄杏的小胖子看不上眼。

        其二即便宁无心有着三两分少女的秀丽,然剩下七八分少年的俊俏,俊俏倒是俊俏了,他还没见过几个这么俊俏的,却是令他下不了口。

        当然了最重要的一点是,他心系道途,无心情爱。

        宁无心自然不知道,自己因为这副皮囊又平白给人‘数落一通’,然对于朗霁风打算要抱着她飘下这万丈深渊却是敬谢不敏的,一个是不愿将安危交到旁人手中,另一个却是另有手腕了。

        是以被名为‘霁月’的少女拒绝之后,小胖子还在疑惑,难不成这少女另有手腕?譬如隐藏了修为,眼下这副炼气三层修为不过是糊弄他罢了?还是说其他的?只是世间武夫不达武道第四境是无法御风而行,第五境却是没办法凌空而渡,即便到了武道第三境,也无用。

        朗霁风这边还在琢磨,却没想到,少女突然向后走去,然后掏出了一把法器长剑,朝着山壁一处裂缝一刺——一阵山石震颤的声音之后,山壁同样出现了一道丈余宽的剑气漩涡。

        朗霁风眸中除了震惊之外,看向少女的神色,更是多了一丝凝重探寻,就在他想开口询问,宁无心是不是此前就知晓这片洞府之隐秘时,少女已是冲着他灿烂一笑,率先开口,道:“家中长辈曾来过此地,只因道不同,此地传承便没有取走……”

        若论她与傅梨的‘交情’,后者唤她一声师姐,傅老头应该算是她一个长辈吧?

        当然以她与傅老头平辈论交算来,倒是有些吃亏,但这本身也不算什么,不值得在乎。

        至于这一番话,自然不是无心之言了,无外乎告知这位未来的‘丹鬼’大师两件事。

        一你险些就与这异火擦肩而过。

        二她并非只是通过某些手段知晓的这一座上古剑修洞府一丝隐秘罢了,反倒可能比他了解的还要多几分,至于那日在小道酒楼里的谈话,不过是她的一番掩饰罢了。

        至于朗霁风究竟会想多远,就不在她考虑范围了。

        譬如,她真的对这上古剑修洞府镇压下的异火一无所知?

        譬如,她是否会有另外的手段?

        至于他到底是选择进来,还是选择离开?

        这一点,宁无心却并不担心,即便是与自己与虎谋皮,朗霁风也决计是没有办法了,自己一旦得到传承,异火横空出世,此地十有八九便是最为靠近异火的所在了。

        便在朗霁风还在出神之时,宁无心已是先一步跨进了剑气漩涡之内。

        眼前同样是一条山壁通道,不同于入口通道之处在于,这通道要窄一些,且其中弥漫刺目剑光,墙体之中更是密密麻麻扎刺有数之不尽的锈剑,蜿蜒而下,似是没有尽头。

        当然了,经过了数十万年岁月的洗磨,这些长剑十有八九已经遭到侵蚀,唯剩少数还散凛冽之气。与此同时,在踏入这通道的一瞬间,霎时便遭到细密剑气的袭击!

        结果却也不过如此前一般,这些笼罩在传承最外围的剑气,并没有给她造成任何的伤害,顶多是如同挠痒痒罢了。

        据傅老头给予的信息中,这一条通道蜿蜒而下,一直到传承所在约有十万丈,也就是五百里之遥,而过程中,一开始剑气极弱,每隔百里,剑气锋利的程度便会增长一个境界,一直到了五百里之后,剑气将会替换成为‘剑意’,届时,真正的传承试炼才算是开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