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在线阅读 - 732

732

        负责督导拆迁的人,原本以为,段林白那番话,极有可能会激化矛盾,导致那些拆迁户真的不搬了。

        没想到第二天上班,居然有很多之前很顽固的钉子户来谈拆迁问题,不少人当时就和同意书签了。

        这让某人又嘚瑟了好久。

        不过许佳木不清楚个中原由,只知道最近父母没有频繁催自己回家办户口,反而落得清静。

        医科大的博士毕业论文答辩在五月底,四月的时候,所有博士生的论文早就送到上面进行盲审,等待结果的间隙是比较空闲的。

        许佳木便约了段林白,想就之前醉酒的事,和他道谢,顺便还衣服的钱。

        那天恰好是傅斯年的生日,几人就约在一起小聚了下,段林白这次学乖了,旁敲侧击的打听了一番,知道许佳木只邀请了自己一个人。

        就特意拾掇了一番。

        当他出现在傅斯年家里的时候,所有人都诧异得看着他。

        他居然比较低调,一身黑,只是领口设计独特,暗红色压边领子,有些突兀,却也精致优雅。

        京寒川偏头看了他一眼,今年不是你的本命吧。

        不是啊。

        傅沉:怎么穿得这么骚气?

        段林白低头打量了一下,骚吗?

        这件低调又别致,他特意选的。

        今天不是斯年过生日吗?

        寿星也没你抢眼。京寒川瞥了他一眼,你今天还有安排?

        穿得像是要去参加选秀。

        没有啊,我能有什么安排!

        段林白心虚得笑着,小渔呢,我给她买了礼物。

        怎么每次来都买,她玩具太多了。余漫兮客气道。

        他们这群人中,傅渔是第一个孩子,大家做什么自然都会想着她,婴儿房里,有一大半的地方都堆了玩具。

        没事儿,女孩嘛,就应该富养。段林白说着就往婴儿房走,房间里只有宋风晚在哄孩子,瞧他进来,也忍不住侧目

        今天这打扮

        吃个便饭,需要如此隆重?

        段林白虽然平素有些浪荡,对孩子倒很有耐心,就连抱孩子的姿势都很标准。

        哄过?宋风晚打量着他。

        亲戚小孩多,自己没生过,总抱过吧。

        吃饭的时候,段林白这种好酒的人,居然难得滴酒未沾,下午无事,按照他的性子,就算不出去,也得招呼几人在一起打牌唱歌,可他居然破天荒的说:下午公司还有点事,我先走了。

        指尖晃着车钥匙,哼着歌儿就出了门。

        京寒川轻笑着,他这是骗鬼呢,大周末的,说公司有事。

        打扮成那样,应该是去约会了。傅斯年说道。

        傅沉:许医生吧。

        他平时做事干脆爽利,怎么遇到感情的事,这么拖泥带水,他敢说,对那个许医生没半点感觉,还死鸭子嘴硬。京寒川无奈。

        傅沉:可能是害羞吧。

        众人:

        害羞?

        段林白害羞?

        他们当中脸皮最厚就当属他了,他知道害羞两个字怎么写?

        段林白离开傅斯年家较早,又没到和许佳木约定的时间,开着车在街上像是游魂一样,荡了两个小时。

        他平时和人碰面,都是别人等他。

        谁让他干等几个小时,他绝壁是要发火的啊,现在却不一样,这越等越兴奋是怎么回事?

        卧槽!

        自己可能疯了。

        餐厅仍旧是许佳木订的,距离段林白家里不算远,比较经济实惠的餐馆,两人碰面的时候,段林白还没忍住多看了两眼。

        她今天难得穿了一件修身长裙,青绿色,就想湖边垂枝的柳树,招招摇摇,绰绰约约,头发有些蓬松的披散着,隔着很远就冲他微笑招手

        似乎是有那么点好看的。

        不好意思,又让你等了这么久,公车有点慢。许佳木最近毕业论文送审,加上家里无事烦她,心情轻松了,给人的感觉也是如沐春风的。

        我也刚到,进去吧。段林白一手攥着保温杯,轻轻咳嗽了一声。

        鬼知道他在这地方都溜达两个多小时了,连街边有几个路灯都数过了。

        自己可能被什么脏东西附身了,这都做了什么傻缺事啊。

        两人进了餐馆,许佳木订了包厢,边吃边聊,时间过得也快。

        期间段林白稍微喝了一点酒,许佳木是断然不敢喝了,生怕醉酒又麻烦他,这么下去,这人情怕是还不完了。

        段林白本来也不想喝的,这不

        包厢就他俩,许佳木说话还特别喜欢盯着别人看,他知道,这是尊重别人的表现,可是

        看得他心慌慌的。

        都不知道该干嘛了,只能喝点酒,让自己稍微舒服些。

        给你助理打电话吧,让他来接你,或者我给你找个代驾。许佳木看他双颊微红,似有醉态。

        你会开车吗?段林白挑眉。

        我学过,不过没

        那你送我吧,回头我再让司机送你回学校。

        许佳木拧着眉,那他干嘛不直接叫司机过来?可是不待她开口,某人已经趔趔趄趄的准备走出包厢。

        他好歹也算个名人,许佳木担心他这么出去会出事,急忙扶住他一个胳膊,好不容易将人塞进了车里。

        躬身帮他系安全带,这副驾的位置空间不大,许佳木弯腰的时候,难免会蹭过他

        段林白深吸一口气,她身上总有股淡淡的消毒水味道,惹得他头皮一阵发麻。

        忍不住深吸两口气。

        你是不是不舒服?许佳木看他一直大喘气,皱眉,略显担忧。

        嗯。段林白此时觉得浑身都不舒服。

        哪里不舒服,安全带勒得胸闷?还是许佳木蹙眉,仔细打量着段林白。

        他脸红得不正常,甚至连呼吸都异常急促,有种哮喘发作的感觉,深吸吞吐的时候,灼热的气息就落在她脸上。

        你平时喝酒没事吧?之前是不是吃了什么东西?吃药了没?

        他这般模样,实在不正常。

        许佳木生怕他吃坏了东西,喝酒又中毒什么的,因为他的呼吸,逐渐变得粗重急促起来

        夜色中,他的眼底很红。

        本身长得好看,清癯春水般,只是此时浑身却热得发烫。

        我还是给你助理打电话吧,你的手机呢?许佳木想问一下具体情况,要是真有什么毛病就得及时送医。

        口袋。段林白指了指衣兜。

        许佳木此时还哪里管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啊。

        这要是在医院,就是扒了裤子给他检查,那也是常规操作,对她来说,并没什么无可厚非的,只是此时她腰弯得更低了

        身上的香气冲击着段林白的大脑。

        轰轰隆隆的。

        像是有什么烧了起来。

        她手指漂亮,翻过她的口袋,去里面寻找手机,手指无意从他身上滑过。

        好似撩拨。

        要不我还是直接送你去医院吧,你这好像真的不正常。许佳木伸手试了下他的额头,这烫人的热度,不像是酒精作祟。

        你刚才说不舒服,到底是哪里不舒服啊?

        身上,还是头疼?

        许佳木完全是职业病的习惯,看他眼底充血,下意识伸手要去撑开他的眼皮,去检查他的眼睛是否有什么症状。

        她手指微凉,落在他眼睛处

        渗进心底,他抬眼盯着许佳木,这心底莫名其妙就有些异样了。

        好像也没什么事啊你自己说,哪里不舒服?

        许佳木离得近了,段林白就觉得自己喘息越发艰难。

        视线落在她一张一合的嘴上。

        很想

        咬一口!亲一下。

        怎么不说话?胸闷还是

        他直勾勾盯着眼前的人,就像是草原上的猎鹰忽然看到了心仪的猎物,他忽然直起后背,伸头朝她贴过去

        许佳木瞳孔微缩,下意识往后躲,四目相对,她看到了他眼底浓稠的暗光。

        透着股莫名的渴望。

        ------题外话------

        三更结束~

        来呀,大家猜猜看,浪浪到底会不会亲上去!

        他是怂了,怂了还是怂了!

        或者当了回霸总,哈哈

        浪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