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武侠世界侠客行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七十三章 心有千千结

第五百七十三章 心有千千结

        孙博达做事雷厉风行,杀伐果断,既然这云水宫的白玉京已经被李侠客打成了这样,结下了如此大仇,那自然没有留下他性命的道理,否则定然是一个针对李侠客的祸患。

        而李侠客是十二连城的老十三,李侠客的仇人,那就是十二连城的仇人,也就是他孙博达的仇人,既然如此,那就得一劳永逸,将这白玉京干掉,省的以后再出什么乱子。

        所以才在试枪的时候,对白玉京开了几枪,一是向李侠客表明态度,二是消除这个潜在的威胁。

        “好好好!”

        李侠客对孙博达的行事风格大为满意:“这才是大好男儿的做法!常大哥为人宅心仁厚,但是做事情未免有点迂腐,却不想教出了你这么一个好徒弟!”

        孙博达轻笑道:“十三叔,我老师是端方君子,儒家门徒,小侄我读书少,在外野惯了的人,做不到像老师那般有涵养,让十三叔见笑了!”

        李侠客哈哈大笑:“行走江湖图的是什么?不就是行侠天下快意恩仇么?”

        他发出一声呼啸,将红马赤骝唤到身前,翻身上马,对孙博达道:“你可知云水宫的方位?”

        孙博达笑道:“小侄这便为十三叔带路!”

        李侠客道:“好!咱们这就走!”

        当下孙博达骑鹤而上,在半空中为李侠客引路,李侠客跨马而行,在路上紧紧跟随,一路直上云水宫而去。

        “可惜你这马儿不能飞,若是能飞天的话,我们也不必辛辛苦苦在地上吃土了!”

        李侠客骑在红马身上,抬望孙博达骑乘的白鹤,颇有点羡慕:“看来日后得回青城山要一只灵禽才行,否则就算马儿跑的再快,也不如骑着一只鸟儿威风!”

        赤骝马听的双耳竖立,登时生出一种要被抛弃的不妙心理,发出一声嘶鸣之后,喷鼻吐气向前飞奔,化为一团红色幻影,沿着大路嗖嗖前行,瞬间将空中的孙博达抛出几里地远。

        “好神俊的马儿!”

        孙博达人在空中见到赤骝马如此神俊,忍不住大声赞叹,对胯下白鹤笑道:“白鹤童儿,你还没有一匹马儿速度快么?”

        白鹤发出一声轻鸣,双翅展开,排击虚空,霎时间便飞出了几十丈的距离,眼看便要追上了地上奔跑的赤骝马。

        赤骝马大怒,再次提升速度,化为一道红线,在整条大道上铺开,瞬息远去,见树过树,遇河跳河,穿山岳林犹如平地,只是一顿饭功夫,便已经跑到了一片大湖旁边,不远处一座极为宽大的瀑布从悬崖出垂下,水势汹涌,发出轰隆隆巨响,水汽弥漫,在阳光照射之下,形成一道彩虹。

        就在这瀑布不远处的一座山上,有着一排排的建筑,依山而建,层层向上,一直蔓延到了山顶。

        这座山算不得极高,但却被云气笼罩了半截,寻常人的目力,根本就不能透过迷雾看到山体建筑,也就是李侠客目力惊人,能破开雾气,直达山体。

        “云水宫,云水宫,怪不得叫做云水宫!”

        红马的速度慢了下来,李侠客看着面前的滔滔水汽,笑道:“此地有山有水,有花有石,当真是一个好地方!”

        此时孙博达也骑鹤飞了过来,闻言道:“十三叔,这里是魔门分支所在,咱们杀人可以,地盘却是不能占据,否则将会有很多麻烦。”

        李侠客笑道:“我要这地盘有甚么用?孤家寡人的,便是给我我也不要!”

        两人一在天上,一在地上,边说边行,赤骝马与天上白鹤奋力前行,到最后还是赤骝马跑得快,领先一头,穿过山下的青石牌坊之后,飞速上山,一直跑到山腰处的大门处方才止住了脚步。

        这云水宫的大门好不气派,大门口白玉为石,奇兽守门,正有几名白衣弟子手持长剑,守在门口轻声攀谈,忽然抬头看到一人一马出现在面前,俱都大惊。

        一人喝道:“什么人?”

        话音未落,便看到这跨马之人竟然毫不停歇,手中陡然出现了一把长枪,“嗖”的一声跃门而入,随后马蹄声化为一线,直入大院。

        正在几名守门弟子惊骇之中,便觉得天空一暗,一人骑鹤而来,猛然跳下,手中长剑一闪,几名守门之人脖颈一凉,当即身首分离。

        孙博达杀了几个守卫之后,让白鹤腾空,迈步进门,向里面缓缓走去,心道:“我这十三叔脾气可是暴躁的很呐,连一个战贴都不下,就这么硬生生的闯进来了,一点宗师风度都没有……”

        正想到这里,便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子惊叫声:“什么人……”

        “好贼子!竟敢闯我云水宫……啊!”

        “不好,他是李侠客!”

        “李侠客杀过来啦!”

        “快去通禀长老!”

        “请法宝捉拿!”

        “快跑,这厮好厉害!”

        惊呼声,惨叫声,奔跑声,马鸣声,兵器入肉声,鲜血喷溅声,全都在大院深处响起,但是片刻之后,便即消失。

        孙博达还未走进院内,便见李侠客兜转马身,走了过来,道:“走,去另一座院子!”

        孙博达骇然道:“十三叔,你把他们都杀了?”

        李侠客道:“血腥气重的,尽数杀了,普通弟子,打晕了便是!”

        孙博达舒了口气,道:“其实杀了也无妨,魔门弟子,鲜少有好人,便是全杀了,也算不得什么!”

        李侠客怫然不悦:“岂能以门派出身论人品好坏?”

        孙博达心中一凛,道:“是,十三叔教训的是,侄儿受教了!”

        李侠客跨马出门,继续向山上走去:“有时候敌人未必就是坏人,就像这云水宫中之人,尽皆是我之敌,但却未必全都该杀,因此只杀身上血腥气重的人,这种身上背负多条人命,杀了也就杀了,反正混迹江湖,早晚有这一天,怨不得别人。”

        这云水宫依山而建,好大一片建筑,赤骝马一路攀爬,又到了一座大院门前,此时李侠客已然惊动了整座山上的人,在他刚刚现身之时,便有上百名白衣弟子齐齐呼喝,一霎时,飞刀、飞镖、毒针、飞蝗石、跗骨毒水、等等可以远射伤人之物,尽数向李侠客飞来。

        李侠客晒然一笑:“雕虫小技,也能伤的了某家……咦?”

        他忽然心有所感,抬头看天,便见到天空不知何时多了一张大网,将方圆百丈空间都给笼罩了起来,这网儿几近无色,下落之时也是无声无息,什么时候被人在空中展开的,李侠客竟然没能提前察觉,直到大网展开后下扑,他才反应过来。

        “好家伙,这还什么东西?”

        李侠客直觉这张大网非同小可,急忙回身一掌,将后面过来的孙博达打出山门,一路翻滚向下,躲过了这大网笼罩的范围。

        他将孙博达打出之后,本人却不躲避,身子一闪,长枪化为一团幻影,将这些云水宫弟子射来的事物尽数打飞,来的多快,回去的便有多快,一霎时哎吆声不绝,所有人都受了重伤。

        他拨飞这些暗器之后,人已经到了大院门前,当下迈步进门。

        此时天空的大网已然开始下落。

        嗤嗤嗤!

        这大网下落到院门门顶之时,竟然毫无阻碍的切割了下去,根根网线犹如神兵利器,木块砖瓦,根本不能阻挡分毫,只是一瞬间,便已经穿过树木花草、屋顶瓦块,将方圆百丈一应事物,尽数笼罩。

        李侠客大惊,身子闪动,再向前行之时,已然不及,只觉得身子一紧,已然被这大网盖了起来。

        随后这大网倏然收拢!

        网格之下的上百名弟子瞬间被网线割成一块块碎肉,花草树木,土木砖瓦,也悉数被割开。

        最后收缩成一团,将李侠客整个包裹起来,使劲收拢,想要把李侠客也给切成碎肉。

        嗡嗡嗡!

        这大网收拢之后,力道大的惊人,每一根网线都犹如一条巨大的蟒蛇,发出惊人巨力,缠绕在李侠客身周,只缠的李侠客浑身金光直冒,衣服片片破碎。

        “这网子好生厉害!”

        李侠客挣了几下,竟然无法挣开,整个身子发出锵然响声,犹如金铁交鸣,虽然把网线挣的松了松,但也只是松了一瞬间,之后勒的更紧。

        “嗨呀,了不起!”

        李侠客挣了几下,大为惊奇,抬头看向面前的大殿:“这位兄台,你这是什么法宝?”

        一名青年文士从大殿里缓缓走出,喝道:“李侠客,你好大的胆子,连我云水宫也敢硬闯!你那里知道我云水宫的底蕴!这是我镇宫之宝,唤做心有千千结,又叫做情丝深缠,最能捉人!你既然被这网子网住了,休想逃脱!”

        他拔出腰间长剑,一步步走到李侠客面前,脸上露出讶然之色:“好强的身躯,竟然能硬抗我这龙筋网线!”

        这文士将手中长剑对准了李侠客的眼睛,倏然前刺,笑道:“你躯体坚不可摧,难道眼睛也是如此么?”

        “心有千千结?这名字不错,一定是个女子炼制成的法器!”

        李侠客侧身后退,躲过了这文士一剑,笑道:“好宝贝,归我了!”

        说话间,脚下云生,陡然腾空而起,直飞高天,哈哈笑道:“今番人也杀了,还凭空得了这么一个宝贝,果然没来错!”

        那文士大急:“贼子敢尔!还我网来!”

        他急忙掐诀运气,外放精神,准备将这网儿收起,去发现这网线被李侠客紧紧抓着,竟然无法收回。

        这一惊非同小可,当下气急败坏飞身追赶:“李侠客!你妄为武学宗师!竟然要偷我镇宫之宝!传到江湖上去,也不怕别人耻笑!”

        “兄弟,有话好好说,你杀我门人之事,咱们一笔勾销如何,只要你把网儿还我!”

        “天杀的李侠客!我的网儿啊!”

        眼看李侠客飞身天外,对他理也不理,这文士捶胸顿足破口大骂:“怎么招惹这个魔头?他简直比我魔门更像是魔门弟子!何苦来哉!何苦来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