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武侠世界侠客行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八章 弯弓射箭

第五百二十八章 弯弓射箭

        “你杀了我吧!”

        看着李侠客大踏步的走远,因为功法被破,先天真气焕然一空,已经变成了橘皮鹤发老妇人的白玉莲眼神中流露出极大的绝望:“你身为武林前辈,却对我一个晚辈出手!”

        她声音沙哑,就连转身都有点蹒跚:“你好狠!”

        李侠客仰天大笑:“小姑娘,若是按照我以前的脾气,你不但会被我废掉真气,便是性命也不可能保存!我叫李侠客,行侠仗义的侠客!对事不对人,该杀之辈,自然要杀,该打之人,必然要打,与辈分无关!”

        他是打抱不平的性子,虽然不曾亲眼见过白玉莲杀人,但是修炼媚功之辈,无一不是心思歹毒之人,况且白玉莲虽然表面上神情端庄,如仙女下凡,但是毕竟有一股煞气凝于体内,那是手中冤魂才出现的一种情况。

        只是因为白玉莲是武林中人,李侠客不清楚死在她手中的人到底是江湖高手还是普通百姓,因此才网开一面,只是破掉功法,而不是斩杀其性命。

        “你的功法被破,但是见识仍在,若是日后洗心革面,真的钻研佛门功法,体悟佛经真意,未来未尝不会成为一代女宗师。”

        这白玉莲能以女子之身,创出了这么一套功法,倒也算得上一名奇才,李侠客破了她的功法之后,这才多说了一句。

        但也就因为他这一句话,使得白玉莲大受启发,回转金顶雪山之后,专研佛经,体悟世尊之道,乐善布施,行走天下,治病救人,最后终于修得圆满无碍,得证菩萨道。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却说现场的白玉莲听到李侠客的话后,嘿嘿冷笑了几声,驼背弯腰,缓缓向前走去:“李前辈,您如此行径,就不怕同道们笑话么?”

        李侠客不答,继续前行。

        对他来说,这白玉莲只是生命中的一个过客,遇到了,出手惩罚便是,惩罚后,便即懒得理会。

        喊杀声从不远处的街道上传来,夹杂着一阵阵的马儿的嘶鸣,那是赤骝马正在疯狂的与草原战士进行搏斗,这马儿受了一肚子鸟气,今日终于在汉金城内爆发出来,如今看着那个草原人都不是好东西,它速度快,力量大,四蹄翻飞,尥蹶子踢人,威力极大,现场几乎没有一合之敌,上百精兵强将,都打它不过,被杀的落花流水,尸横遍地。

        李侠客感应到这种状况之后,哑然失笑:“我这马儿的杀性倒是不小,是不是跟着我学坏了?”

        他大步向前,明明看着不是很快,可是一步迈出,便已经到了几十丈外,下一刻便到了另一条街道之上,如同影视作品中的快进镜头,充满了一种打破常规的诡异感。

        只是这种情况一般人根本就看不到,真正能看到的人已经死了。

        李侠客用了一盏茶的功夫,便将整个汉金城走了一遍,偌大的汉金城,便是有人骑马穿城,也得大半天,但是李侠客却只用了这么一点时间。

        “草原大汗阿木尔果然不在城内,便是草原的皇族中人也没有剩下多少,倒是跑的挺干净!”

        在城内转了一圈之后,李侠客已经明白了整个汉金城内的情况,看来腾格里明知必死之局,却还是在汉金城等待李侠客的到来,不过在李侠客到来之前,他已经利用他草原战神的身份,提前安排阿木尔等金帐汗国的重要臣子与黄金血脉子弟,尽数远离了这座城池。

        李侠客想要斩杀阿木尔的想法,在这个时候却已经难以实现。

        “嘿嘿,真以为我没有办法找到他们么?”

        搞明白这件事之后,李侠客嘿嘿冷笑,径直走入皇宫,找了一件阿木尔的御用金刀,随后飞身上了皇宫最高的一座殿堂屋脊,将金刀拿在手中,闭目静静感应。

        当初呼罗跋手持李侠客丢下的铁枪,竟然可以感应到李侠客的来历,而如今李侠客精神强大,比当初的呼罗跋犹有过之,此时凝神感应,已经感应到了这金刀主人的大致方位。

        但是在感应到这金刀主人的气息之后,李侠客同时也感应到了一件属于自己的物品。

        “那是我当初丢下的铁枪!”

        在感应到这股熟悉的气息之后,李侠客心念电转,已然明了:“我当初被呼罗跋一声低喝,重伤之下,喷血而走,只把铁枪丢在了当地。据说那杆铁枪被呼罗跋放在了金顶雪山的大殿之内。现在铁枪就在千里之内,看来呼罗跋已经来了!”

        “好好好,果然是我的知己!知道我此次前来,便是要找回场子,夺回自己的武器,他倒是专门拿了过来!”

        李侠客终于兴奋起来,得自主世界的那把奇特的硬弓倏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弓弦发出嗡嗡震颤之声。

        李侠客双手弯弓,深深吸气,一只纯钢铸就的箭矢出现在了他的手中,随后弯弓如满月,箭出如流星,只是一闪,这杆箭矢便即消失在虚空之中,

        片刻之后,方才有凄厉之极的破空声传来。

        一箭射出之后,李侠客体内一阵空虚,这一箭已经耗去了他一身的精气神,打坐了好一会儿方才恢复过来。

        远在千里之外的一座小镇上,骑着千里快马逃出汉金城的阿木尔一行人,在大路口遇到了一名身穿红袍的僧人,正是草原圣师呼罗跋。

        “圣师,救命!”

        看到身材修长缓步前行的呼罗跋,阿木尔几乎喜极而泣,翻身下马之后,对呼罗跋行礼道:“圣师,祸事来了!”

        呼罗跋微微一愣,便即笑道:“大汗,何事如此惊惶?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阿木尔双目落泪:“圣师有所不知,你当初要找的那个人出现了!他叫李侠客,可怕至极,单人便可屠城,胯下马,掌中枪,无人可敌,便是腾格里也奈何不得他。如今他逼近汉金城,腾格里让我等先行撤退,躲避李侠客,他亲自断后,准备正面会一会李侠客。”

        他说到这里,一脸悲伤:“可怜我草原黄金家族,纵横天下,未尝一败,今日却被李侠客一个人打的丢盔卸甲,弃城而逃,后人若知,恐怕我等将成千年笑柄!”

        旁边跟随阿木尔的一帮子女中,赤木合与华盖兄妹最为出彩,见阿木尔落泪,华盖劝道:“父王,或许李侠客已经被老师斩杀了呢,就算是老师不幸战死,但是我们已经离开了汉金城,那李侠客再厉害,也不可能对我们产生威胁了。”

        阿木尔收起悲伤之情,点头道:“说的也是,如今咱们与汉金城相隔千里,那李侠客便是本领再大,也不可能危及你我性命……”

        便在此时,呼罗跋忽然一个激灵,“有人在窥探我!不好,大汗,你们快散开!”

        阿木尔等人一愣,不知呼罗跋此话何意。

        华盖瞪大了乌溜溜的眼睛,道:“圣师,何出此言?”

        便在此时,赤木合心有所感,抬头看向身后的虚空,惊道:“那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