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武侠世界侠客行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一章 李侠客单骑杀太尉,酸枣门高廉会英雄

第二百九十一章 李侠客单骑杀太尉,酸枣门高廉会英雄

        李侠客自离开鲁智深的菜园之后,刚入京城,就被人团团围住,原来他在进城之时,面貌虽然做了改变,体型衣衫却不曾有什么变化,天下间像他这般英武之辈本来就少,整个人在街上行走,犹如鹤立鸡群,想不被人注意都难。

        城内高衙内当街被杀,又死了这么多人,天子脚下,发生如此血案,顿时惊动了整个京城,就在李侠客进入城内之后,城门便被关了,城内官兵四处搜查,在路上正正撞上了李侠客。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当场便打了起来。

        李侠客打翻了几个官兵,问明了缘由,知道是太尉高俅派来的人马,登时大怒:“我不杀他,他还敢撩拨我?”

        当下问明了太尉府所在,催马舞枪,直入太尉府。

        那太尉府里,一帮人正将铁锹铲来的高衙内尸身用水瓢舀进棺材里,每舀一瓢,高俅便哭上几声:“我的儿啊,你死的好惨!被那贼人摔成了这般肉泥!”

        旁边脸色苍白的高廉劝道:“哥哥切莫伤心,待我回高唐州,把我三百下属喊来,配合我演道术,必然要将这贼人捉到手里,让他受千刀万剐之刑,也好为我这侄儿报仇!”

        他在与李侠客交手之时,被李侠客一剑破了妖风,连胯下马都被斩为两片,要不是他躲得快,恐怕人也要被剑气劈开,但饶是躲得快,也还是被剑气斩中了右胯,屁股被切了一片,至今疼痛难忍。

        高俅道:“这贼人杀了我儿,哪里还敢在京城多待?怕不是早就跑出了京城去了,你如何能捉拿的住?”

        高廉道:“哥哥,我也有几个会道术的好友,也有会剑术的前辈,还认识几个精通测算的高人。只要求的他们起上几课,保管能算出贼人的方位来,到时候,管教他脱不得我手!”

        高俅道:“既如此,还等什么?你这便遣人去找你的道友求助,钱财人马,只管开口,要多少有多少!”

        高廉道:“待我伤势回转,我便去请高人相助,早晚抓了这贼子,剖了心肝下酒!”

        院子里悲悲切切,咒骂声不断。

        逃出性命的陆谦也在灵堂陪着哭,哭了一阵子,对高俅道:“太尉,您年纪大了,身子须得注意,还是暂且回房安歇,过上一阵子,再做计较。”

        高俅此时年迈,精力确实不济,见陆谦来搀扶,当下站起身来,便欲回房歇息。

        忽听到外面喊杀声响起,一道马蹄声由远及近,大门外守卫喝道:“什么人?敢擅闯太尉府!”

        喊声未毕,惨叫声传来,马蹄声竟然不曾稍停,片刻间便有一名红衣大汉来到了大院之内,喝道:“高俅何在?”

        看到此人之后,陆谦大惊失色,扶着高俅便走:“太尉快走!”

        李侠客耳朵好使,听到陆谦的话后,一声长笑,催马跳到高俅身边,发出一掌,将陆谦打飞,随后一剑挥出,便将高俅脑袋砍下,顺手提了,兜转马身,冲出了太尉府,向外杀去。

        他这般来去如风,院内众人还未反应过来,李侠客便已经跑远了。

        直到高俅腔子里的血喷出老高,身子轰然倒地,府内众人才惊叫出声,乱成一团,便如没头苍蝇般乱撞。

        可叹这高俅身居高位,位列三公,只因为教子无方,私德不修,方才惹出了李侠客这般狠人,被冲入府内摘了六阳魁首,死于非命。

        他终日踢球讨的皇上欢心,不想今日自家脑袋也成了球,被强人拿走。

        李侠客出了太尉府之后,收起洗魔剑,取出混铁枪,一路冲杀,犹如虎趟羊群,径直杀到了酸枣门处,全力挥动铁枪,只一枪,将大门打碎,走出了城门,顺手将高俅脑袋钉在了城门上的牌匾之上。

        满城人见他如此行径,无不心惊,便是押运花石纲的张将军见他如此凶恶,也被吓的心肝直跳,脸上变色。

        李侠客走出城门,见前面一名将军率领一二百人拦截,不由笑道:“你是谁?敢拦我的去路!”

        张将军嘴唇发干,身子发颤,喝道:“李侠客!你好大的胆子,连太尉都敢杀!你忤逆上苍,就不怕天雷击顶么?”

        李侠客哈哈大笑:“我杀了高俅就是忤逆上苍?那我要是杀了赵佶,岂不是要反了天?”

        张将军呵斥道:“你这贼子,敢说这等大逆不道的话?你不知道天地纲常么?”

        李侠客懒得跟他多嘴,催马提枪,向此人杀去。

        张将军喝道:“放箭!”

        身后几十名弓手早就拉满了弓弦,听到吩咐后,齐齐松手,一霎时,箭如飞蝗,将李侠客一人一马笼罩。

        李侠客纵马前冲不停,手中铁枪化为一团黑光,将射来的弓箭尽数挡住,片刻间已然到了张将军身前,一枪刺出,将张将军挑落马下。

        正待将面前两百多名官兵杀退之时,心中忽生警觉,正要翻身躲避,哪里来的急?只觉的后背一痛,一股大力撞来,直把他打的身子飞起,一口真气喷出三尺多远,浑身真气都被打散了。

        若不是金刚不坏体修到了十重境界,这背后一击,怕不是要把他当场打死。

        李侠客吃了一惊,落地之后回转身子,就见高廉站在城门之上,伸手召回刺向李侠客的飞剑,须发怒张,对李侠客戟指大骂:“你这泼贼,杀我侄儿不算,连我哥哥也杀了,你们有多大仇?你若不死,天理难容!”

        李侠客手扶铁枪,当地站稳,对高廉喝道:“高俅父子不死,那才是天理难容!高廉,你这使飞剑的法门不错,从哪学的?”

        高廉见他受了自己飞剑一击,竟然不死,大吃了一惊:“我这飞剑,铁甲都能穿透,你怎么不死?”

        李侠客手中铁枪舞动,接连点死了几个围攻自己的兵士,笑道:“想要我死?你道行还差了一点!”

        高廉大怒,吩咐身后几十名黄衣汉子:“都按方位站好,待我施法抓这狗贼!”

        说话间,取出腰间铜牌,用手中长剑猛然敲击,只是片刻间,城门处起了一阵黄风,黄风中上百名黄衣神兵,各拿刀枪剑戟来战李侠客,更有各类毒虫,扑面而来,环身啮咬,凶恶非常。

        李侠客看着稀奇,此时真气已然收拢,当下伸胳膊特意让一名黄衣神兵砍了一刀,只觉得这一刀力气不小,震的半个胳膊发麻,袖子被砍了一个大口子。

        “这法术有点意思!”

        李侠客重新上马,挥动长枪,点扎横扫,接连打死了上百黄衣神兵,但是越打越多,竟然杀之不尽。

        “有意思!”

        李侠客仰天大笑:“我从来只与武者交手,今天倒要会一会这所谓的法术神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