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武侠世界侠客行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不可一世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不可一世

        轰!

        粗大的炮筒中火光迸现,一个圆滚滚的炮弹胡陡然从炮管中飞出,以肉眼难辨的速度轰向前面的宅院,前面躲避不及的士兵当场被炮弹打爆,炮弹余势不绝触底反弹,继续向前轰去,沿途官兵俱都被打成两截。

        最后铁球轰入宅院,将院墙轰塌,把房屋也轰出了一个大洞,爆散出漫天烟尘。

        炮弹发出之时,李侠客一声大叫,仰天便倒,把肩头的炮筒都丢了下来。

        这火炮的发射时的冲击力好大,直接就把他轰的一屁股蹲在地上,炮筒子差点砸在他的身上。

        “厉害,厉害!”

        李侠客头晕眼花的从地上爬起来,一脸的骇然:“果然功夫再高,也比不上高科技啊!金刚不灭体?嘿嘿,恐怕一炮轰来,老子照样也得被这大炮轰个半死!不过也不一定,这炮弹只是铁球,老子未必便会怕它。”

        他想到这里,拇指压无名指摁在小指横纹处,食中二指并在一起,掐了一个剑诀,随后轻轻点地面的炮筒。

        一霎时,食中二指一热,体内经脉陡然胀痛,“嗤”的一声,一道无形剑气从手指十宣**破空而出,正中炮筒的炮口处。

        砰!

        轻鸣声传来,铜铸火炮的炮口处忽然被切下了一小块,切口平滑,犹如利刃斩削。

        李侠客又惊又喜:“三阳剑气!这就是三阳剑气的威力吗?无形剑气,当真了得!常大哥说他这门心法最多才六品上,那一品功法得有多厉害?”

        他此时气达先天,三阳剑气终于初步凝结,直到这个时候,常舒远教他的三阳剑气的威力才慢慢显示出威力来。

        李侠客凝神片刻后方才沉下心来,看了看前面慌乱的清兵,嘿嘿笑了笑,忽然打了一声呼啸。

        “哒哒哒”。

        红马从附近拉着一辆木车缓缓走来,车上放着的便是一颗颗炮弹与一包包的火药。

        这些炮弹与火药都是清兵遗留在少林寺山门前的东西,当时还未来得及使用,便被李侠客杀的丢盔卸甲不成样子,结果反倒成了李侠客的战利品。

        他走出少林寺后,看到这台火炮还有弹药,见猎心喜之下,便把炮架拆掉,让红马拉弹药,自己却扛着炮筒前来追杀清兵。

        古往今来,如他这般彪悍之徒,前所未有。

        此时一炮轰出之后,效果着实不错,李侠客心怀大畅:“咱们一报还一报,你们对我射箭,老子就对你们开炮!”

        当下从马车里拿出一包火药塞进炮管里,捣腾了半天,才将炮弹火药装好,而此时,对面的官兵都冲了过来。

        李侠客刚才不惧弓箭虽然神异,但总督在后面观看,又加上只有李侠客一人,这些士兵在短暂的惊慌之后,被军官一顿呵斥,终于还是硬着头皮冲了过来。

        如果一千多人还要害怕一个人的话,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即便是一千条狗,估计也有勇气跟一头狮子干仗,更何况这还是一千来名手持刀枪的士兵。

        “吆喝,还有胆子过来?正好再接我一炮试试!”

        李侠客从车中取出铁枪,挥手赶跑拉车的红马,重新将炮筒扛起来,点燃了引信。

        对面已经快冲到李侠客面前的士兵陡然止步,神情都惊慌起来,李侠客将炮管对准那个方向,那个方向的清兵都是轰然散开,片刻间,整个军队都散乱了起来。

        李侠客哈哈大笑,将炮口对准了不远处一个竖着大旗的主帅位置,“擒贼此先擒王,先轰死领头的人再说!”

        主旗下的一员大将吓的急忙跳下马来,向旁边闪避。

        便在此时,火炮再次发威。

        轰!

        火光闪动间,炮弹急速飞出,沿途人马全都被打的血肉模糊,就连大旗都被炮弹轰断,跌落尘埃。

        对面的清兵呆愣了片刻之后,一人喝道:“他现在没时间填炮弹啦,杀!”

        “杀啊!”

        “杀死这个恶和尚,赏银一百两!”

        在现场军官们的叫喊声中,一群官兵手中长枪平举,对准了李侠客,快速刺来。

        这些官兵毕竟受过训练,此时战斗起来,颇有章法,如果是面对起义的乱党匪徒,这种战斗方法定然能以一敌十,甚至可以以一敌百的杀伤对方。

        可是他们如今面对的敌人,只有李侠客一个人,面对一个人,再好的军中杀阵其实也就这个样子,真正能攻击到李侠客的士兵也就是十来个,这还是他们手持长枪的情况下,若是用短兵器的话,能接触到李侠客的人撑死也就五六个。

        面对这些人的攻击,李侠客不闪不避,手中铁枪横扫,身子陡然前冲。

        “喀嚓!”

        “砰砰砰!”

        “噗噗噗!”

        片刻间,兵器断裂声,长枪入肉声,惨嚎声,战马嘶鸣声,在整个镇子的长街之上,响成一片。

        李侠客杀心涌现,手中铁枪横扫前刺,手下无有一合之敌,哈哈狂笑:“痛快!痛快!早就看你们这些清军不爽了,今日不杀你们一批,如何对得起被你们屠杀的无辜百姓!”

        现场杀声阵阵,李侠客犹如一柄劈波斩浪的大刀,在人群中急速前行,沿途官兵无不一一中枪身死。

        这些官兵也不都是贪生怕死之辈,见李侠客近身而来,全都舍弃长枪,挥动大刀盾牌迎向李侠客,但往往李侠客一枪扫来,这些人不是大刀脱手飞出,就是盾牌被打的稀烂,几十斤重的铁枪挥舞起来,连人都被打的高高飞起,当场骨断筋折。

        这么一个人形怪兽在人群里横冲直撞,一开始这些清兵还有与之相抗的胆气,但是眼看李侠客刀砍不伤,枪捅不死,而他铁枪扫过来,这些人士兵却是一死就是一大片,犹如镰刀割草一般,绝无抗衡之敌。

        胆怯的念头从一个个的兵士身上升起,恐慌如同瘟疫般在现场中急速蔓延开来,不知是谁第一个转身逃跑的,有了第一个便有第二个,最后一群官兵发一声喊,轰然散开,在小镇的胡同里四散乱窜。

        而就在这些官兵围杀李侠客的时候,李贺年与衍空等人早就骑上了战马,李贺年在院子后门的街道上徘徊犹豫:“这和尚能有多厉害?真的能破掉我两千名精兵不成?现在镇上的兵士也有一千左右,就是撒豆成兵的神仙,也抵不住我上千人马啊!”

        他看向身边一脸紧张的衍空,低声呵斥道:“要是本官带领的三千兵马被一个人杀败,我即便是逃出性命,也得被朝中大臣弹劾降罪,这也太过没用!”

        衍空沉声道:“大人,你听!”

        李贺年凝神听去,就听到前面大街上的杀声犹如一条长龙,正快速向自己所住的宅院逼近,竟然毫无半点迟滞。上千名官兵竟然不能抵挡冲来之人片刻。

        “他……他冲过来?”

        李贺年身子一颤,差点从马上摔下:“这怎么可能?”

        衍空脸色阴沉,道:“快走!迟则不及!”

        手中马鞭在李贺年战马屁股上使劲抽了一下,李贺年发出一声惊叫,被受惊的马儿不由自主的带着向前狂奔。

        衍空也不敢迟疑,快马加鞭,向李贺年追去。

        待到李侠客大摇大摆的走进宅院后,就发现偌大的宅院已经空无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