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武侠世界侠客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救人

第一百五十一章 救人

        时至梅雨季节,在闽南之地,这雨水天天不停,一下就下好几天,弄得人浑身潮乎乎的,很是难受。

        张广元家里因为储存的干柴不多了,今天好不容易遇到个大晴天,张广元便与女儿张小月一起走出家门去山上砍柴。

        北方女子被缠足害的无法干农活,但是张广元他们地处闽南,女子帮助家里干活乃是习以为常的事情,因此这里的女儿家们都是天足,很少会进行裹缠,只有名门大户人家的女儿才会从小缠足以迎合不知从什么时候传下来的奇怪风俗。

        父女两人一人砍了一担柴,挑着下山的时候,女儿张小月忽然发出一声惊呼:“阿爹,你看那是什么?”

        张广元一愣:“什么?”

        他顺着女儿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前方的一道小溪中趴着一个人,在此人身边还有一匹极为高大的红马,此时这红马正咬着这人的衣服往溪边拖拽,看样子是想要把主人拖到岸边,免得主人被淹死。

        张广元吃了一惊:“战马?死人?”

        他将一担干柴放下,对张小月道:“小月,你在这儿等着,先别过去,阿爹先去看看怎么回事!”

        张小月小声道:“阿爹,这人是不是死了?”

        张广元道:“我哪知道?看看再说!”

        张小月站在路边不敢向前,眼看着张广元快步走到小溪边,龇牙咧嘴的将趴在溪边的人拖到一边,随后将其身子翻转,伸手探了探鼻息,又听了听心跳,扭头对张小月喊道:“还活着呢!”

        张小月这才有胆子走向前,好奇的看向躺在地上的这个人。

        这是一个极其长大的男子,即便是他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也能从他身上感应出一种雄壮的韵味来。

        此人长方脸蛋,狮鼻阔口,两道长眉斜飞入鬓,即使他此时紧闭双眼昏迷不醒,可也能想象出他是一个何等英武的人物。

        南人个头大都矮小,张小月还没有见过这么高大的人物,看了几眼,一颗心砰砰直跳:“阿爹,这人长得好高大!”

        张广元也从未见过如此雄奇的人物,点头道:“确实高大,好像不是咱们这里的人。咦,他的头发怎么没有剃掉?”

        到了这个时候,他才反应过来,地上昏迷的这个男子,发型服饰与如今的人都不相同,并不是如今满大街的马子盖大辫子,而是发髻高高挽起,用一根石簪固定,反倒与前明的服饰相同。

        张广元看了片刻,身子紧张的微微发抖:“这不会是南明朱三太子的一脉吧?”

        如今反清复明的组织在南方地区闹得很厉害,很多人组织起来与朝廷相抗,让当地的官员焦头烂额,连张广元这个小村子里的人也听说过他们的名头。

        他左右看了看,对张小月道:“小月,来,咱们先把他藏起来,一会儿爹爹去通知少林寺的高僧,看他们怎么处置。”

        他们所在的地方距离南少林只有两三里地,南少林的很多僧人都是以前反清复明的人士,张广元所在的小张村因为与莆田少林离得近,听到过不少这样的传闻。

        现在见到眼前这男子的样子,立马就想到了一些反清组织成员,第一时间就是求助少林。

        这要是被一般村民遇到,可能会选择报官,但是张广元是十里八乡少有的猎户,性格沉稳,私下里很是佩服反清的一些好汉,因此见到这个昏迷的大汉之后,第一个念头就是求助少林,而不是跑去报官。

        “小月,你先回家,这件事谁都不要说,我现在就去少林寺告诉素正禅师,让他派人来查看。”

        张广元的神情严肃起来,低声吩咐张小月:“快回家吧!”

        张小月盯着地上的男子,呆呆道:“阿爹,咱们都走了,要是野狼把他咬了怎么办?”

        张广元道:“胡说八道,大白天的哪有狼?”

        张小月道:“那要是毒蛇把他咬了怎么办?竹叶青、五步蛇、小青龙都很厉害的,要是咬了他,他可就活不了啦!”

        张广元又好笑又好气:“哪能这么巧?管这么多干什么?快回家!走走走!”

        张小月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的扛着柴火向家里走去,不知怎么的,脑子里老是放不下这个昏迷的大高个。

        她回到家后,将一担干柴放在屋里,拿着蒲扇坐在院子里呆呆出神,过了一会儿之后,咬了咬嘴唇,从家里拿出砍柴刀,重新向山上走去。

        刚才的小溪边,那匹大红马还依旧站在那里,大脑袋在地上男子的身上拱来拱去,拱的男子的身子不住晃动,但就是不曾醒来。

        张小月走到红马旁边,胆怯的伸出小手,小心翼翼的摸了摸红马的鬃毛:“马儿啊,这是你的主人吗?他怎么掉在小溪里了?是从你身上摔下来的吗?他为什么昏迷啊?是不是被人打的?”

        红马喷鼻吐气,脑袋不住摇动,不知道是在回答她,还是根本就没有听懂她的话。

        张小月也不在意,在红马鬃毛上轻轻抚摸了几下,蹲下身子看向地上躺着的男子,越看越觉得与自己村子里男人长得不同:“哎呀,你的眉心怎么有一道血痕?是被人刺的么?肯定很痛!”

        她看到男子眉心的一道血痕之后,心中同情心大起,伸手在男子眉心轻轻摸了摸,随后舒了口气,手掌在小胸脯上拍了拍:“原来是个胎记啊,我以为是个伤口呢!”

        虽然昏迷的男子并不能与她交流,但是张小月自顾自的说话,却是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

        不远处脚步声传来,张广元领着两名灰衣僧人走了过来,看到张小月之后,轻声喝道:“小月,你怎么又回来了?快回家去,这没你的事儿!”

        他说到这里,伸手指向地上躺着的男子:“大师,这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个人,你看你们认识吗?”

        一名身材削瘦的中年僧人大步走到张小月身边,低头看了看地上的男子,脸上露出疑惑之色,双手合十:“阿弥陀佛,这是哪位朋友?”

        他弯腰试了试地上男子的鼻息,发现还有呼吸,但是身子沉重,竟然很难扶的起来,这名僧人略感奇怪:“寻常两百多斤的稻米我都能轻易抗起来,这人怎么这么重?连扶起来都很吃力!”

        另一个和尚道:“师兄,你看他的背部!”

        中年僧人闻言看向男子的背部,发现一个剑柄从他右肩部伸了出来,看来背后应该背着一把长剑。

        两人合力将男子翻转,中年僧人将男子背部的长剑解下,当他想要将长剑举起时,身子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长剑脱手而出,砸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连地面都在微微晃动。

        中年僧人失声惊叫:“这是什么剑?怎么这么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