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武侠世界侠客行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 狠辣无情

第六十章 狠辣无情

        李侠客在精武英雄的世界里杀人的时候,无一日不在思考自己若是回到主世界的时候,应该怎么应付九娘。

        他在精武英雄的世界里基本上可以做到大杀四方,可自家人知自家事,虽然一身功夫有所精进,但是若是面对九娘这等高手的时候,一身功夫还是不够看。

        不过人之所以为人,是在于头脑而不是在于蛮力,既然自己论功夫不是九娘的对手,那就寻找工具做辅助!

        冷兵器是不用想了,再好的冷兵器对上九娘手中的短剑,估计也是被斩断的下场,况且九娘出手如此迅速,李侠客根本就伤不了此女。

        想要在九娘这等高手面前自保,唯一的选择就是拿热武器防身。

        因此他斩杀日本军官的时候,特意挑选了两把手枪,和几个装满了子弹的弹夹随身携带。

        他杀日本人或者汉奸走狗的时候,很少用到手枪,但在私下里,其实悄悄的练习过很多次,对手枪的应用已经颇为熟悉。

        如今面对九娘,虽然相比上一次而言,已经多撑住了几招,甚至用两败俱伤的打法把九娘给逼退,实际上真要是论真实功夫,他在九娘面前决计撑不住三招。

        眼九娘再次扑来,李侠客那还有什么客气的?手枪对准九娘的脑袋,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

          武道修行到了九娘这个地步,冥冥之中自有一种对危险的感应,就像李侠客在面对突然射向自己的子弹时,会短暂的身子颤栗,激发出浑身的潜力,甚至能够达到躲避子弹的地步。

        九娘虽然感应比不上李侠客,但是武道直觉却也不弱,在李侠客将手枪枪口对准她的时候,极度危险的感觉瞬间从九娘心中升起,然后她就看到了从手枪内射出的子弹。

        就在这子弹从枪口射出之时,九娘眼中流露出难以自制的恐惧神色,满头长发在一瞬间爆散开来,浑身衣衫陡然鼓起,撮口吐气,一道白雾从口中飞出,迎上飞向她眉心的第一颗子弹,硬生生的将这颗子弹定在了半空。但随之射向她心口的第二颗子弹几乎同时到达,九娘左手提剑前斩,短剑迎向第二颗子弹,随后右手短剑斩想向飞向腹部的第三颗子弹。

        也就在这个时候,第四颗,第五颗,第六颗子弹,也射了过来,即便九娘功夫再高明,反应再快,也是难以躲避。

        “砰砰砰!”

        李侠客一口气将手枪里的六颗子弹全都打完,随后身子从马车上猛然跃起,手中武士刀迎风劈斩!

        就在他身子飞跃到半空之时,九娘的双臂以及腿部已然中弹,而等到他武士刀劈斩之时,血花开始从九娘的伤口处迸溅开来。

        “啊——”

        面对李侠客迎面一刀,惊魂未定的九娘放声长啸,满头长发如同有生命一般波浪般在空中起伏,身子急速后退,两把短剑从手中倏然飞出,化为两道白光,射向李侠客胸口。

        李侠客人在空中,对飞来的短剑毫不在意,双目圆睁,紧紧盯住九娘的眼睛,浑身杀气凝若实质,刀光如匹练,狠狠斩下,毫不心软。

        “噗!”

        血光迸现中,九娘放声惨叫,身子踉跄后退,瞬间退出十几丈远,接连几个闪身,钻入了附近林中,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李侠客被两柄短剑刺在胸口,身在空中,被一股大力撞的高高飞起,口中鲜血狂喷,等他踉跄落地之时,已经远离马车五六丈外了。

        “痛快!痛快!”

        李侠客落地之后,继续喷血,但神情却极为兴奋,边咳嗽边笑:“武功再高,一枪撂倒!总算报了我被辱之仇!”

        在他不远处的空地上,一只雪白粉嫩的胳膊掉在了路面之上,不不时的微微抽动,鲜血洒了一片。

        刚才九娘虽然后退的快,但毕竟晚了一点,被李侠客齐肩一刀斩下了一条胳膊,只得仓皇离去。

        “嘿嘿,少了一个胳膊,看你以后还怎么骚?再骚也只是一个独臂骚娘子,倒是有趣!”

        李侠客迈步上前,抬脚将九娘的断臂踢飞,倚在旁边的一颗大树之上,喘息了一会儿后,方才擦干嘴角的血迹,弯腰捡起九娘留下的两柄短剑,缓缓走到马车旁边:“常大哥,你说这个九娘会不会再来报复我们?”

        常舒远惊奇的看向李侠客,一脸的难以置信:“侠客兄弟,你这功夫相比昨日,可是大有长进啊!你好大的胆子,也好大的杀气!”

        此时李侠客的养母从车厢里探出头来:“哎呀我的儿啊,你怎么又受伤了?”

        她慌慌张张的从车厢里钻出,一脸紧张之色:“阿瓜,你没事吧?怎么又打起来了?”

        刚才李侠客与九娘交手之时,老太太关心之下,想要从车厢里出来观看,被常舒远阻止:“现在最好不要出去,你出去不但帮不了你孩子的忙,反倒是他的累赘!”

        因此直到李侠客打跑了九娘之后,老太太才从车厢里走了出来,见李侠客又是吐血,老太太心态之极,又惊慌失措,对常舒远埋怨道:“常先生,我们阿瓜遇到您之后,这两天就受了两次伤,每次都吐血,这人身上总共才多少血啊,这要是再吐下去,我们这孩子可就性命难保了!”

        常舒远苦笑道:“老姐姐,你放心,你看这样如何?等咱们到了前方的城镇之后,你们把我安排在一个客栈里后,你们就不要管我了,到时候给足了客栈老板钱财,由他们来照顾我。”

        老太太犹豫了片刻,看向旁边的李侠客:“阿瓜,你怎么说?”

        李侠客笑道:“好事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既然答应送他回门中了,咱们总不能食言。”

        老太太有点不太乐意:“因为这位先生,你又受了伤,万一送了命怎么办?”

          李侠客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砰!”

          老太太将手中的拐杖使劲敲了一下李侠客的脑袋:“阿瓜,你要是死了,谁给我养老送终?”

          李侠客嘿嘿笑了笑,不敢顶嘴,只是看向常舒远:“常大哥,你说这九娘会不会到明天继续对我们采取报复?”

        常舒远沉吟道:“侠客兄弟,九娘如今受了这么重的伤,短时间内,自然是无暇报复我们,但是她能在一夜之间被魔门中人治好伤势,可见那位与她双修的魔门子弟就在附近。魔门七情六欲门的子弟极为神秘淫邪,九娘能被他一夜之间治好伤势,此人定然是绝顶高手,比我只高不低。要是这位魔门高手来替九娘报仇的话,兄弟,即便你手中的暗器再厉害,估计也难以保护自己!”

        李侠客想到刚才九娘竟然能用短剑劈子弹,心中骇然,知道常舒远所言不虚,道:“那咱们先躲起来再说,常大哥,如果真有你说的那种高手的话,兄弟真要是保不住你的话,我一定会先行逃跑,你和我的老娘,我都会丢掉不管!”

        他看向常舒远与自己的养母:“到那时候,你们可别怪我!”

        常舒远赞叹道:“兄弟,你这人行事,果然心狠手辣。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不错,既然敌人势大难当,你就应该逃出性命,以后再来加倍的报复过去!不然徒留当场,也于事无补,反倒白白送了性命。”

        李侠客嘿嘿笑道:“你们放心,到时候你们要是真的被杀了,我一定屠尽凶手满门,为你们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