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氪命玩家 >章节目录第五十五章 这算隐藏BOSS?
    陈景乐微眯着眼,看着突然出现在门口的年轻人。

    对方不俗的打扮,加上那张脸,给人感觉还算英俊。只是那个金钱鼠尾的发型,严重影响美观。

    陈景乐顿时生出一种莫名的优越感。

    呵,丑比!

    不过鄙视归鄙视,却没有轻视对方,而是心生警惕,并且下意识把祝清瑶护在身后。

    人家都走到门外了,自己才感知到,可见对方实力不弱。

    “吴应麒?”陈景乐心中一动,不动声色问。

    不知为什么,他见到这个人,想到的居然是那个平西王的小王爷。

    对方并没有承认,反而笑道:“你很不错,真的,甚至可以说是我见过的这么多年轻高手中,少有的天才式人物了。苍山派跟蓝月谷那两位跟你比起来,差了不止一筹,也不怪乎他们会死在你手上。”

    陈景乐眉头一扬,也轻笑:“坦白说,这结局也有点出乎我意料。”

    虽然对方没有回应,但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望着眼前这名还算斯文儒雅的年轻人,陈景乐嘴角一勾:“谁又能想到,堂堂平西王二世子,居然会是个隐藏极深的武功高手?这话说出去,恐怕别人都不信。”

    没错,眼前这人,正是平西王二子,此次探索地宫的总负责人,吴应麒。

    原本以为地宫中最后一关会藏着个大BOSS,需要耗费很大力气才能将真龙经世书拿到手,没想到自己居然猜错了。

    最后一关,连个机关陷阱都没有,真龙经世书就大大方方摆在那里。

    然后陈景乐就想,或许机关人跟平西王府四大高手,就是地宫的最终BOSS了吧。

    谁知道突然又冒出个隐藏BOSS来。

    陈景乐表面上不动声色,其实内心慎重警惕,因为他能感觉到,吴应麒带给他的压力和威胁,比郑一动还要大。

    说明这家伙的实力,比郑一动等人要强,至少是九难师太那个级别。

    更重要的是,这家伙还很年轻。

    吴应麒脸上挂着和煦的笑意,“啪”一下打开纸扇,轻轻摇动,仿佛翩翩公子:“老实说,如果不是你搅和了我的大事,我都不打算暴露这个秘密的。

    可谁让你把郑长老他们都杀了呢?

    虽然他们几个是废物了点,但很多时候帮忙跑跑腿还是不错的。你把他们都杀了,这让我很被动啊,没了人帮忙跑腿,很多事都只能亲力亲为。

    要是暴露我会武功的事,我那个心机阴沉的小侄子,可能就要对我心生警惕了。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

    陈景乐不接话,冷冷看着这家伙。

    眼前这人,可以说是自己这么多年来,接触到的第一个真正城府深沉的人。

    这么多年来,平西王府上下居然没人知道他会武功,而是还是顶级高手级别的,可见这家伙把自己隐藏得多么深。

    这样的人,着实可怕,比简单的武力更让人忌惮。

    “我突然觉得,你比何太清他们几个有意思多了。怎么样?要不要留在我身边帮我做事?”

    吴应麒话锋一转,轻笑道。

    陈景乐眉头一扬:“哦?你就不怕哪天睡着后再也醒不来?”

    吴应麒一愕,哈哈大笑:“确实比他们几个废物有趣得多,我越来越欣赏你了。怎么样,考虑一下?”

    陈景乐面无表情,眼神冷漠。

    气氛渐渐尴尬。

    吴应麒脸上笑容慢慢消失:“既然如此,那看在你们帮我打开地宫最后一层大门的份上,我就留你们一个全尸好了。”

    陈景乐还是面无表情。

    自古以来,反派死于话多,怎么就不懂?

    他伸手一扫,将龙口中的木盒收入系统包裹,然后轻声对祝清瑶说:“清瑶,你先躲到龙头后面去。”

    祝清瑶不是笨蛋,自然知道自己呆在陈景乐身边,会对他造成多大影响,于是狠狠点头,跑到巨大的龙头后面躲起来。免得被待会儿的战斗波及到。

    【获得任务物品真龙经世书,任务完成。】

    陈景乐心中大定,握紧手中横刀,指向吴应麒:“来吧!”

    他倒要看看,这个隐藏了几十年实力的家伙,到底有多厉害。

    “反抗么?也行,我就陪你好好玩玩。好久没动手了,希望你能让我尽兴。”吴应麒手中扇子一收,双手背负,迈入向前。

    “谁生谁死,还不一定呢!”陈景乐冷声道。

    纵身跃下台阶,昂然站立,气势狂涨,仿佛一柄绝世狂刀,又凶悍得像头远古蛮兽。

    区区一个吴应麒,还不至于让他害怕到不敢拔刀。

    “自信是好事,不过……”吴应麒诡异一笑,身形一晃,猛然冲过来。

    陈景乐目光一凝,轻功不错!

    不过,他也不差!

    幻影流光使出,身形闪现上前,横刀挥出,“铛”一声,撞上对方的扇子。

    这把扇子竟然是他的武器。

    “我这把流云扇可是百炼精钢为骨,冰霜雪蚕丝为面,水火不侵,你可得小心了。”吴应麒仿佛看出他的疑惑,笑着解释,手上动作不停,反手一扇劈向陈景乐喉间。

    战斗时候还敢开口说话,真是嚣张。

    不过这家伙反应倒是极快,而且貌似战斗经验比自己还要丰富不少。

    这让陈景乐不禁心生疑惑,他这么多年来都要隐藏实力,哪里来这么丰厚的战斗经验?

    吴应麒脸色悠然:“你不知道吧,我在府邸下面建了座地牢,专门囚禁像你这样的江湖高手,来给我喂招。这事只有几个人知道,连我父亲都不知。我还得感谢他这么多年对我不闻不问,不然我也没有机会暗地里偷偷修炼武功。”

    他对自己极为自信,对付陈景乐都不用拿出全部实力,仿佛戏耍一只猴子。手中铁扇或点或刺或挡,游刃有余。

    “我倒要看看你能挡住我多少刀!”

    陈景乐眼神淡漠,横刀挥出,一刀接一刀,接连不断。

    狂风刀法在他手上使出,声势浩大,在偌大的石室中卷起阵阵狂风,吹得墙上的油灯忽明忽暗。

    吴应麒目光一闪,脸色渐渐严肃。

    两人瞬息间已交手数十招。

    陈景乐招式猛然一变,身前大开,露出一个破绽。

    吴应麒手中铁扇合拢,抓住机会刺向陈景乐喉咙。

    若是被他刺中,恐怕脖子上会多出个血肉模糊的大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