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王牌军妻 >章节目录136:第一场戏


    136:第一场戏

    宋初一让沐轻烟随时注意警方进展,毕竟她要进组,实是有些鞭长莫及,沐轻烟自然是痛快的答应下来。

    第二天,宋初一提着行李箱坐上郁念之派来接她的车,她和郁念之一起去往剧组。

    对此,宋初一是相当感激的,这样省了她不少工夫。

    剧组没在帝都,而是在M城的某影视基地里,下了飞机,宋初一搭着郁念之住进剧组准备的酒店里。

    不过她是女二,自然不能如女主那样住套房,只是普通的标间而已,郁念之想自己出资给宋初一订套房,宋初一拒绝了。

    “郁姐姐,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我刚进组,又是个新人,就别那么高调了吧。”

    郁念之想想,宋初一说的也对,于是作罢。

    宋初一将自己的行李放到剧组给她准备的标间里,弄好之后,她给沐景序发了个信息报平安。

    也不知他能不能看到——沐景序又出任务了。

    *

    作为戏份较吃重的女二,宋初一也参加了开机仪式,开机仪式上,宋初一见到了男主角的扮演者谢廷生,二十多岁的年纪,挺帅一小伙。

    开机仪式之后,化妆室里,谢廷生找机会来找宋初一聊天,大意是他们的对手戏挺多,多熟悉一下比较好。

    谢廷生拍过几部电视剧,一直演配角,之前参演的一部网剧,在里面饰演男二,反响还不错,加上雷天成喜欢找合适的演员,谢廷生来试男主戏时,雷天成一见到他,就觉得他是男主的最好人选,便定下他来。

    得知宋初一是第一次拍戏并且不是电影学院的新的不能再新的新人时,谢廷生很是惊讶:“我见你和郁小姐关系挺好,还以为你以前拍过什么片子或者在拍戏这方面有些许经验。”

    “那你运气真不错,一上来就是女二的戏份,而且曲心人设也好,演好了肯定能圈不少粉。”谢廷生的语气带了几分羡慕,“我第一部戏是群演,第二部戏演了个死人,第三戏才碰上一个恶毒配角。”

    宋初一朝他笑笑:“你运气也不差呀,被雷导选作男主,要知道雷导出品,必属精品,到时候你的名气自然就会上升了。”

    两人交谈一番,双方熟悉不少,和谐的气氛忽然被一道怒音打破:“你怎么搞的,想烫死我啊。”

    两人齐刷刷朝声源处看去,发火的是名男演员,他将手中的咖啡泼向旁边的圆脸女生,女生被泼了一脸,一言不发的捡起地上的咖啡纸杯:“对不起,我重新去给您换一杯。”

    周围的人看着这一幕,没一个人出声。

    过了几秒,一个化妆师打破沉默道:“陈桐,别生气,助理要是用的不顺心,换一个便是,何必动怒呢。你的妆马上要好了,保持平心静气。”

    陈桐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宋初一皱了皱眉,收回目光,她不认识这个人,余光看到谢廷生神色复杂的看向陈桐,下意识的问了句:“他是谁?”

    “你不知道?”谢廷生惊讶。

    宋初一:“我不太关注娱乐圈的事。”冲陈桐这派头,应该是个角儿。

    “他最近挺火的,应该是咱们剧组中除了郁小姐之外,咖位最大的。”见宋初一是真不知道陈桐,谢廷生好心给她科谱,“一直听圈内人说他脾气挺差,没想到是真的。”

    宋初一往陈桐那看了一眼,脾气挺差?能随手将一杯烫咖啡泼到助理脸上,这已经不在脾气差的范围内了。

    “你知道他演哪个角色吗?”宋初一问。

    “吕元杰。”谢廷生说,“你和他有不少对手戏呢。”

    《双恋》里吕元杰是个富二代,男主萧凉柯和女主顾笙之所以会分开,少不了他在中间使坏,之后萧凉柯和顾笙在曲心的撮合下重新在一起,吕元杰得知,来找曲心麻烦,所以两人确实有不少的对手戏。

    之后宋初一观察到,陈桐此人性情极为恶劣,对待同行亦是一副‘别打扰我,你不配’的表情,对待组里的工作人员以及他的助理,一有不如意就会骂。

    最初宋初一有些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嚣张,雷天成这么严谨的人,怎么会放任这样的人进组,后来她知道,陈桐是背景挺大,他是投资商安插进来的,本来是要他演男主,但雷天成直接黑了脸。

    如果让他来演男主,这部戏他就不拍了。

    投资商没办法,最后陈桐接了男二的角色,对于他的坏脾气,组里上上下下的人都忍着他。

    这人也聪明,面对咖位比他高的郁念之,他倒没有丝毫不敬,还会主动打招呼,对雷天成态度也挺好。总之就是,地位没他高的,他能随便欺负,地位比他高的,他能笑脸相迎。

    偏偏宋初一的第一场戏便是和陈桐对戏。

    吕元杰第一次找曲心麻烦,是在曲心关上画廊回家,在路上吕元杰带了几个混混来劫她。

    剧中,吕元杰喜欢顾笙,顾笙并不喜欢他,吕元杰想方设法拆散萧凉柯和顾笙,自此,吕元杰以为自己有机会了,结果一个没看住,就让曲心又将他们撮合在一起。如此,吕元杰便对曲心恨之入骨,想在路上给曲心一点颜色看看,放了只恶犬咬曲心。

    开拍之前,宋初一想找陈桐对戏,虽然她私底下已经练习过无数遍,郁念之还特意抽时间扮作吕元杰与宋初一对戏,但现在要真实演了,和真正要演对手戏的演员对下戏,等真拍了,感觉会更好。

    然而当她提出这个请求时,陈桐自顾的逗着那条准备要入镜咬曲心的狗,压根不理宋初一。

    宋初一连说两遍,陈桐才直起身:“你谁啊?你知不知道,真正的好演员在开拍之前根本不需要对戏的吗,你要是做不到直接拍就滚蛋,别浪费我时间。”

    宋初一直勾勾的看着他,两秒后,撤回视线:“抱歉,打扰了。”尔后她不再说什么,转身离开。

    陈桐看了眼她背影,一脸不屑:“什么玩意儿。”想让他对戏,她还不够格。

    即将开拍时,郁念之问宋初一:“和陈桐对了吗?”

    宋初一摇头,郁念之顿时皱眉,见状,宋初一道:“没事儿,他既不愿意,我也不强求。”

    郁念之想起自己和宋初一对戏的情景,也不再担心:“去吧。”

    打板开始,正式开拍。

    夜风吹来,带来丝丝凉意,已经入秋了,曲心搓了搓手臂,想快点回家,不由加快脚步。

    拐过弯后,曲心忽然顿住脚步,前方的路上出现一群人,个个穿戴的不像什么好人,旁边一个红外套牵着一只体型较大的猛犬,呲着牙,身体紧绷。

    最前面那个男人的神情阴郁,目光森然的往她看过来。

    每天在画廊里接触各种各样、不同身份、不同面貌的顾客,曲心早就点亮察言观色这一技能,对方的神色和动作,无不彰显四个字:不怀好意。

    她朝四周看了看,这会儿时间已经快至凌晨,周围除了他们,没有其他人。

    曲心脚步顿了顿,握着包的手紧了紧,准备过街道,从另一条街走。

    那群人却走了过来,迅速将她围住。

    自己一个单身女性,对方五个人,还有一只狗,曲心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能慌,她必须冷静,只有足够冷静才能找到办法自救。

    她将身上的包递给吕元杰,语气极力镇定,但递出包的手却控制不住颤抖,连带着包也有些晃动:“里面有现金,你们拿去喝茶吧,你们放心,我绝不会乱说。”

    “谁稀罕你这些个破钱。”吕元杰一巴掌打向曲心的手,将曲心手中的包打落,他欺近曲心,眼神凶狠,“老子今儿个就是来教训你的,让你尝尝瞎他妈操心的后果。”

    曲心惊愕,这人认识她?

    但她的印象里从来没见过这个人,还来不及细想,吕元杰猛的伸手掐住她脖子——

    “卡!”雷天成皱眉,“陈桐,你掐在宋初一脖子做什么,剧本里没有这个动作。”

    陈桐道:“雷导,你不觉这得这个时候掐个脖子更能体现吕元杰心中的愤怒吗?”

    雷天成想了想,一秒后:“宋初一,你Ok吗?”

    宋初一:“可以。”

    郁念之在监制器旁边,她道:“雷导,突然加戏,这不好吧?”

    雷天成默了默:“陈桐刚才这段表现不错,掐脖子这个动作也挺有感觉。”

    言下之意,掐脖子这个动作必须添上去。

    郁念之不再说话。

    重新开始。

    吕元杰用手掐住曲心的脖子:“瞧瞧这张脸,一副婊子样,看着让人倒胃口。”

    ——宋初一眼底神色微凝,陈桐改词了,他将‘一副寡淡样’改成了‘一副婊子样’。

    曲心呼吸被扼住,眼中出现痛苦的神色,她双手胡乱挥舞,却极为准确的舞在了吕元杰的脸上,‘啪’一声,极为清脆。

    吕元杰直接愣住,片刻后,陈桐一把推宋初一:“你他妈竟然敢打我?”

    宋初一后退两步稳住身形,微微讶异:“你掐住我脖子,我不能呼吸,下意识的反抗,所以不小心打到你。但我想,这才是最真实自然的状态。”

    “不错。”雷天成的声音响起,“就这样吧,重新拍一条。”

    于是陈桐再一次被宋初一扇了一巴掌。

    得了一巴掌的吕元杰大怒,他摸了摸生疼的脸颊,看向曲心的目光燃着熊熊烈火:“你竟然敢打我,老子今天就将你废了。”

    “老刘,放……”‘狗’这个字还没说出,雷天成又喊了卡:“陈桐,注意你的表情,太狰狞发了,表情用力过度,看着不自然,重新来。”

    直到陈桐被襟宋初一抽了五个巴掌,这段戏才过去,反观宋初一,雷天成没有说任何她的问题,问题全在陈桐。

    简直赤果果的打脸,陈桐脸色越来越难看,倒极为符合吕元杰恼羞成怒的神态。

    吕元杰一把抢过旁边混混牵着的绳子,将绳子解开:“去吧,那是你的夜宵。”

    猛犬朝曲心扑了过去,这只犬经过特殊训练,只会做出扑倒的动作,不会伤到人,然而不知为何,在它将宋初一扑倒在地时,没有停下动作,反而张开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朝宋初一脸上咬去。

    看着监制器的雷天成吓的瞬间站了起来,厉声喝道:“把狗拉开!”

    话落,已经张开嘴即将咬住宋初一脸蛋的猛犬忽然一声痛叫,紧接着毫无预兆的滚向旁边,汪汪大叫。

    宋初一从地上爬起来,看着痛叫的猛犬,再看了看陈桐,眼中冷意升了起来。



------题外话------

    一更到!

    狗狗:我是无辜的!

    二更下午三点发!(小声整BB,我觉得我一定能在三点写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