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寒门祸害 >章节目录第350章 工地伙食
    五月的北京城,气温渐渐高起。

    一帮兵卒和徭役正在太阳底下搬砖头修城墙,汗如雨水,彰显着这时代修建工程的辛苦。万里长城是华夏智慧的结晶,但亦榨取了先辈无数的血与泪。

    在一处凉棚中,一个身穿六品官袍的年轻人正躲在阴凉处,悠闲地品着香茗,眼睛时而打量着这一大帮忙碌着的人群。

    林晧然又被派遣到工地来,这次只有一个任务,那就是来这里做监工。

    其实他这个监工是有实无名,毕竟朝廷设有专门的监工太监,而他这个内阁司直郎在名义上,只不过是来替严嵩办差的。

    但是没有人敢轻视他,特别是嚣张不可一世的严世藩,虽然对他恨得咬牙切齿,但却不敢动他分毫,而且还得小心地应付着。

    一个阴凉处,一张睡椅,一壶好茶,平平淡淡。

    只是跟着外面辛苦的人群进行比较,林晧然有感到自己的幸福。他躺在舒服的竹椅上,望着凉棚漏下的光线,嘴角噙一丝微笑。

    但身处朝局的旋涡之中,他亦得时刻权衡着利弊。在被虎妞坑了之后,他踏上了吴山那条破船,这亦迫使他改变对严党的态度。

    由于先前他打算抱徐阶的粗大腿,所以对严党是敬而远之,恨不得划清界线。但现在却不同了,甚至跟严党交好更符合自身的利益。

    特别在吴山入阁一事上,严嵩这边是最大的阻力。将严嵩扳倒有些不切实际,而且只会让徐阶渔翁得利,所以修复双方关系是最好的处理方法。

    但让他无奈的是,他如今尽心尽责地帮严嵩办差,虽然赢得了严嵩的好感,但无疑亦是得罪了严世藩。特别严世藩这种性格的人,若真将他得罪惨了,还不知会做出什么疯狂事。

    “侍讲大人,我家老爹吩咐我给你备午膳,还请移步到宅子里面享用!”一个管家从太阳底下走过来,来到椅子前恭敬地说道。

    林晧然的眼睛睁开,打量着严世藩这个管家,当即便猜到了严世藩的意图。这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而严世藩自然是打着小算盘。

    管家看着林晧然突然起来远离他,心里不由得咯噔一声,以为他跟那些清流官一般,直接拒绝他老爷的这番好意。但很快发现误会了,却见林晧然朝着城墙上面喊他的妹妹。

    蓝天白云,如同一幅画卷般。

    在那段新修好的城墙上,一个身穿淡青色对襟齐胸襦裙的小女孩正在咯咯直笑,手里拿着风筝线,线的那头是一个鲤鱼形状的风筝,正在蓝天上翱翔。

    她的蛾眉微张,白皙的脸蛋洋溢着笑容,正得意地望着翱翔在天空上的风筝。能在这高高的城墙上放风筝,这想想就让她感到兴奋。

    突然听到城墙下面有人喊她的名字,她便将风筝线交给旁边身材窈窕的青春少女,然后来到城垛前,小短腿用力一蹦,双手撑在砖面上,从城墙朝着下面张望。

    阳光有些刺眼,所以她眯起眼睛,修长的眼睫毛泛着些许晶莹,漂亮的眼睛搜索着下面的人与物,很快便看到了她哥哥的身影,不由得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吃饭了!”

    下面传来了哥哥的声音,虎妞便是清脆地应了一声,然后急匆匆地跟阿丽一起收拾风筝,准备带着鲤鱼风筝下去吃饭。

    其实她不是很喜欢鲤鱼风筝,因为她觉得鲤鱼不够霸气,但阿丽却说她们家乡有挂鲤鱼旗的习俗,所以就顺从了阿丽的愿意。

    “阿丽,等一下!”

    虎妞将风筝给阿丽后,又跑到城垛前,朝着城墙外贪婪地望了一眼。迎着充满大自然气息的空气,那是绿色的草地,葱郁的山林,以及自然翱翔的雄鹰。

    今天能来到外城,能到这城墙之上,让她感到很是高兴。先前她有想上城墙瞧一瞧的,但那些当兵拦着不让,所以这是她的一个遗憾。

    哥哥大概是知道她有这个遗憾,所以昨天回来就跟她说了这事,今天果然依约带着她过来了,这让她很是高兴。

    另外,她觉得哥哥这次升官不错,在那凉棚喝茶就行,一点都不累人。只是她不明白,杨富田明明也是官,为什么却要晒得跟黑炭似的。

    “哇!哥,这里伙食比翰林院好太多了!”

    当虎妞到宅子里面的食厅时,眼睛瞪得大大的,仰着脸望着林晧然感慨道。

    却见满桌的佳肴,有各种海鲜、各种肉食,还有一些珍果,整整有十多盘菜。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美婢在旁边侍候着。

    阿丽看着这满桌的佳肴,每一道菜都显得精致无比,亦是惊讶地打量了林晧然,这伙食差距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不会天天这么好的饭菜,吃吧!”林晧然夹起一个大虾送到虎妞的碗里,满脸溺爱地说道。

    虎妞投桃报李,亦是夹了一个大蟹送到林晧然的碗上,脸蛋红彤彤的。她喜欢哥哥这么厉害,更喜欢哥哥什么事都会记挂着她。

    这一顿饭极是丰盛,吃得是不亦乐乎。

    阿丽的身材苗条,但饭量却一点都不小,很喜欢那道海鲜汤。

    虎妞的人还很小,但饭量亦不算小,很喜欢那道红烧狮子头。

    在三人中,反倒是林晧然最不济,吃得很女人,最先放下筷子。

    三人对付十几盘菜,无疑是超量的,但若加上饭缸却是不同了。

    饭缸这个简直是无底洞,痛哭着完成了饭菜的清理工作,这是他这辈子吃过最丰盛的一顿饭菜。特别是那个烤鹿腿,他先前都没有想到,这辈子还能吃到过这么好的东西。

    不仅是吃了,在他们离开的时候,马车还带了一箱银两。

    这种好事连续了整整三天,以致吴道行和铁柱凑了过来,连同小金和小白也带了过来,一起享受着这工地的伙食。

    若不是家里需要有人看门,差点连老管家亦带了过来。

    但事情很快就戛然而止,在林晧然在凉棚下用茶的时候,却迎来了气急败坏的严世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