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蝶与谍 >章节目录第460章 再遇中统
    用了消炎药的橡皮气色慢慢地恢复了过来。

    军舰行到了一处地方,这是在橡皮醒来后,对李自强说的地址。

    他不知周林的身份,但他认识李自强。

    从看到李自强的第一眼起,他就知道上级派人来救他了。

    他知道李自强是一个坚定的无产阶级战士,所以他相信他。

    李自强也没有暴露周林的身份,只是告诉橡皮,他们用了一个计,让橡皮食用了一种药,然后橡皮们全身就会过敏。

    这种过敏与细菌传染病很相似,所以日本军医便将橡皮当作了传染病人,最后,被日本人丢了出来。

    至于周林与军舰,李强只是说在海上碰上的。

    橡皮没有怀疑李自强的话,因为他相信李自强。

    “我们怎么办?”橡皮问李自强。

    李自强说:“中央命令,你立即返回延安。”

    “那马共这边?”橡皮担心马共的情况。

    “马共的两个人已经救出来,他们出来后,又将党组织恢复了起来,但是他们都在暗处活动,不敢露面。一露面就会被日本人盯上。估计一时半会很难联系到他们了。”李自强介绍道。

    其实这些情况,都是周林告诉李自强的。

    周林在五指岛将他们放下来,又有点不放心,便让李十八跟在他们的身后,观察他们的安危,直到他们离开南洋。

    在下船前,周林见了李自强一面。

    “这是一千美元,你们的路费,还有你们是南洋商人的身份证明,我建议你们路上不走旱路,最好坐船到吕梁。我会向延安发报,请他们派人到吕梁接应你们。”周林说。

    李自强接过了钱和证件:“我是‘死人’,不能在延安露面,送他到了吕梁,我就返回明珠。”

    周林又给了他两支手枪和四个弹夹:“一路上就靠你们自己了。”

    李自强与化装后的橡皮离开了军舰,从五指岛去了新加坡,他们在新加坡找了一个小旅馆住了下来。

    第二天下午,他们去码头买了去越南的船票。

    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已经被人盯上了。

    盯上他的人,就是原来21号监号的号长。

    原来,橡皮诊断出是传染病后被丢出了芦柑岛后,号长就觉得自己再没有必要呆在这个地方了。

    于是,他向外面传了密信,第二天一早,便有人来芦柑岛,将他赎了出去。

    这个号长叫余生,也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国民党中统南洋站的站长,手下有百来号人。

    直从橡皮接受组织指派来南洋时,中统在延安的潜伏人员便将这个情况通报给重庆,重庆马上给余生电报,让他在南洋想办法截住橡皮,然后押回重庆。

    所以自从橡皮来后,余生一直都在盯着橡皮。但是他不能确定橡皮就是延安的来人,他看到橡皮时,橡皮就是马共的一员。

    再则橡皮与马共在一起,余生没有机会。

    马共可有上万人,他还没有实力敢从马共手上抢人。

    然而,天赐良机,日本人打了进来。

    马共領导着马来人对日本人的侵略进行了抵抗。

    结果,在军事实力强大的日本军队面前,马共的抵抗失败了。

    马共被打散了,领导人死的死,被抓的被抓。

    而橡皮和马共的两个领导被日本人当作普通的抗日份子抓了。

    余生想都没想,马上冲向一个日军少尉。

    结果,他也被当作抗日份子,被抓了起来。

    与两个马共和橡皮一起,关进了芦柑岛。

    上岛后,余生凭着三寸不烂之舌,说笑话,逗日本人开心。

    于是,他被任命为21号监号的号长。

    刚好橡皮与马共的两个人也在21号监号。

    余生耍手段,让日本人将那两个马共的人调了出去。

    剩下一个橡皮,没有帮手,他就好对付了。

    为了不让橡皮被外面的人赎走,他便写了一封密信丢到了联队长每天必经的路上。

    收到了信的联队长将信给了特高课,让他们去查。

    可日本人真笨,查了很久都没有查出来橡皮的身份。

    最后,竟让橡皮借着传染病逃了出来。

    可是凑巧的是,余生在吃饭的时候,看到了橡皮与李自强走过。

    于是,余生决定就在这将橡皮绑了。

    余生带着人跟踪着橡皮一行来到了他们住宿的旅馆。

    他们马上也在旅馆内登记了三间房。

    三间房住进了二十一个人,旅馆的老板直叫:十二点之后,每间房间只能住进两个人。

    余生答应了下来,因为他们商量好了十一点动手。

    可是,他们商量着的时候,被李十八听到了。

    李十八因为周林托付要保护橡皮和李自强的安全,所以一直跟在李自强他们的身后。

    现在有人要绑架他们,那是不允许的。

    李十八马上写了一张便条,丢进了李自强他们两人的房间。

    李自强一惊,检查了没问题后,马上打开了信。

     “什么事情?”橡皮看着发楞的李自强。

    李自强将信递给了橡皮:“中统的人盯上了我们,他们要在十一点动手,抓我们押去重庆。”

    橡皮看过信后说:“我们刚出来,就被他们盯上了?”

    “因为你那号里的号长就是中统人。”李自强解释道。

    橡皮大吃一惊:“难怪他总是想套我的底。”

    李自强说:“在监狱中,那次你给我信时,他来抢,我就怀疑了他,出来后调查,就摸清了他的底。”

    “想不到他的阴魂不散,又跟了上来。”橡皮说。

    李自强点了支烟:“你都不在岛上,他还留在那干什么?只是没想到,又被他盯上了。”

    这时,李十八通过周林留下的暗线向周林汇报了情况。

    周林一想,如果不处理干净,让他们跟着上了船,那就麻烦了。

    沿路有许多的国统区,只要一报信,李自强与橡皮就危险了。

    本来周林考虑到是中国人,不想做的过份。但是现在不做不行了,不做就危害到了李自强二人的安全。

    于是,周林便给田中发了一封电报。

    收到了周林的电报后,田中马上找到了那个曾经被周林打的落花流水的大队长。

    一听有任务,而且是能发财的任务,大队长笑咪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