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章节目录第二百六十二章 勇士与奸雄
    北西伯利亚荒原,山舞苍龙、原驰虎豹。
    六月的乌拉尔山,惟余苍苍,连天碧绿为世间万物提供了充足的生存条件。
    谢尔盖准备立即进入山谷,李牧野提出反对意见,外有不夜城强大敌人暗中阴窥,内有不知其为何物的未知风险等候,就这么进入山谷实在太冒险。谢尔盖一听就恼了,讥讽说,中国人是聪明又伟大的民族,但就是缺乏勇敢的探索精神,这一点比俄罗斯人差得远了。
    李牧野心中巴不得他进去变成那虎蛟的粪便,之所以那么说,其实是算准了这厮刚愎自用,急于表现的心理。当下听他这么一说,顿时面露不悦,冷笑道:“既然你一定要坚持,我唯有对你的勇气表示钦佩。”
    谢尔盖没理会李牧野,对着狄安娜傲然一笑,做了个请的手势。
    狄安娜却忽然按着耳边的通讯器说道:“外围人员发现了对方的人,我得亲自去看一看,这边就交给你们了。”说完,也不理谢尔盖有什么想法,径直去了。李牧野赶忙吩咐老崔跟着。
    谢尔盖的脸色略有些难看,这是貂熊佣兵方面的频道传来的消息,他也不好说什么。只好叮嘱了一句注意安全,便一转身带着其他精挑细选的九名手下向山谷进发。
    李牧野领着小芬和张凤来远远跟在他们后面也走进了山谷。
    山谷里几乎没有一丝风,气温要比山谷外高一些,脚下高低不平,身边植被茂密,穿梭其中十分吃力。一行人往深处探索了两百余米后,前面出现一棵体量十分惊人参天巨木,高过二十层楼,估计要三十人才能合抱。恍如一栋特别巨大的建筑横亘在眼前。
    “这居然是水杉!”
    张凤来忽然站住不动,从后面悄悄拉了李牧野一下,提醒道:“叔,这地方太有讲究了,好像一座阵势,我得好好观察一下,这棵老树是水杉,至少要两千年才能长这么大,如果我所料不错,这老树上肯定聚了好多宝贝,凡是这种情况,必定有异兽护宝。”
    李牧野拉着小芬一起顿住脚步,道:“你有什么发现?”
    小恶来没说话,悄悄往树上看了一眼,李牧野顺着他目光看过去,不由吃了一惊。
    好大的一个蜂窝!
    距离地面四十余米高的位置,横亘出一根数人合抱粗的树杈,上面悬挂着一个巨大如二层小楼的蜂窝。
    小恶来悄声道:“这是个好东西呀,里面的蜂王浆和蜂蛹都是不可多得的天材地宝。”
    李牧野没说话,微微点头,不动声色的看着谢尔盖等人继续向前。
    这群老毛子,骄傲又鲁莽,虽然大家是同一阵营,但彼此对对方都没什么好感。尤其是这个谢尔盖,如果他只是想要得到轮胎帮的控制权,李牧野还可以勉强容下他,可这谢尔盖家族却想通过跟狄安娜联姻的方式完全拿走小野哥在俄罗斯打下的江山,这他吗就容不得他了。
    小恶来又道:“叔,这树上肯定还有别的宝贝。”
    小芬问了一句:“你怎么这么肯定?”
    小恶来道:“这山谷里是一座阵势,至少在两千年前,有高人用紫玉香魄布置下的五行归元阵,在我们憋宝门里又叫做聚宝阵,这棵大树就是五行阵眼当中的灵木根,其他还有四个阵根分别是无极土,杀律金,还阳火和玄冥水,这种阵法传自先秦之前的术士们,他们为求长生,研究出这阵法,专门聚拢天下奇物,设下生杀陷阱,或养或杀来为其所用。”
    李牧野点点头,道:“看破不要说破,咱们先找个相对安全的地方瞧瞧热闹。”
    小恶来道:“他们再往前就到这阵势的脉络了,五行阵根之间受元素生克产生的自然现象而相互作用,在这阵势当中是有内在联系的,说起来复杂,其实不难理解,凡是布置这阵势的地方,必定离不开天然地火和充沛的水气,紫玉香魄是圭土精华炼制,用来做无极土平衡水火之气,杀律金主杀势,可以将紫玉香魄的辐射力量发挥出来对付入侵者。”
    “而这灵木根就是专门用来聚生气养宝的。”李牧野有所领悟接过话头道:“如果这里有什么危险,必定就在这棵大树周围。”
    话音刚落,就听那边传来一声惨叫!
    刹那间,枪声大作。
    李牧野赶忙甩脸看过去,却原来是树上有一猫身蛇尾的奇兽飞奔而下,将先前曾跟小恶来较量箭法的瓦洛加用两只前肢抱住,整个人带到空中发出惊慌失措的惨叫。轮胎帮的成员们纷纷开枪射击。那奇兽却毫发未损,硬是将瓦洛加生生捉了去,顷刻便钻进了茂密的枝杈间。
    就在轮胎帮成员们惊骇愤怒的寻找时,瓦洛加的尸体突然从茂密的树冠中被丢了下来,却已经不再是完整的。就这么一瞬的功夫,整个人已经被大卸八块,零碎的尸体混着鲜血掉下来,砸在同伴的脸上,令人毛骨悚然的惨状惊这群老毛子勇士哇哇大叫,任凭谢尔盖怎么喊冷静都很难冷静下来。
    小恶来道:“这只是个开始。”又道:“既然有阵势,必定还会有那术士居住的地方,估计就是他们说的打不开的门户那里,两千多年前的这位术士摆下这阵势,必定是看中了此地的风物,想来也没少了聚敛宝贝,说不定都收藏在住处中……”
    “那个是虎蛟吗?”李牧野打断他的话问道。
    小恶来点头道:“绝错不了,这异兽成长一般分作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为蠕虫,第二阶段叫猫虫,在这个阶段里最多也就两三米长;只有进化到第三阶段才长出骨刃和虎爪,体长三丈以上成为虎蛟,刚才那一条长度绝对在三丈之上。”
    淮南憋宝门的存在时间要比虫地师门户更早,有些东西传自先秦以前的古籍,虫地师门户也无从知晓。在这一刻,渊博如李牧野也只好向这小屁孩虚心讨教。
    说话的功夫,前面的谢尔盖等人已经从最初的惊慌失措回过神来。这帮人对着大树一顿疯狂射击,虽然没有打中什么,却让他们的胆气壮了不少,站在树下面面相觑犹豫着是否继续向里探索。谢尔盖大声指挥其他人采用背靠背队形继续往里深入,这些人果然不愧勇悍之名,一个个大声咆哮相互鼓励,同时开枪壮胆,继续往深处探索。
    那头虎蛟刚才中了几枪,似乎受了惊吓,没有再继续出来攻击这伙人。
    小芬瞧着好笑,冷笑道:“都说无知无畏,今儿算是被这些蠢货演绎到极致了。”
    小恶来道:“芬姐你别急,他们蹦跶不了多大会儿了,那虎蛟没有追击并不是好事,这地方虽然不大,却是一座摆了两千年的聚宝阵,里头肯定不止有一头虎蛟藏身,这些异兽都是领地意识很强的智慧生物,虎蛟不追就说明前面很可能是其他异兽的地盘。”
    仨人按兵不动,品头论足。目送着谢尔盖等人继续深入。李牧野本来还想着怎么找个机会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谢尔盖坑死,却没想到不用自己动手,这厮自己已经把捉死精神发挥到了极致,跑步奔着死神去了,小野哥自然乐得河水不洗船。
    小芬问道:“安娜姐故意没跟来,你是跟她谈好了吗?”
    李牧野点点头,道:“你安娜姐遇到难处了,有人不但逼着她把整个牧野集团从咱们手里夺过去,而且还想癞蛤蟆吃天鹅肉,所以我的意思是把一切交给安娜,顺便帮她一棍子打死那只癞蛤蟆。”
    小芬远远看着前面那些人,道:“那咱们是不是也要跟上去?”
    李牧野看了看张凤来,问道:“你有什么想法?”
    小恶来反问:“叔,他们之前是不是说过有个女的来这里以后被咬断舌头死的?”
    “是有这么个事儿。”李牧野道:“怎么?你想起什么来了?”
    “那就是了。”小恶来额首道:“我想起唐代奇书酉阳杂俎当中的一段了。”
    “小屁孩子,还知道酉阳杂俎,那书我看着都费劲,里边全都是玄玄乎乎的神怪异志,有什么好值得研究的。”小芬插言道:“那段成式就是个不务正业的纨绔大少,能有什么真知灼见。”
    关于唐代奇书酉阳杂俎李牧野也有所耳闻,知道这书有前卷20卷,续卷10卷共6篇,分类编录,通篇内容涉及仙、佛、鬼、怪、道、妖、人、动、植、酒、食、梦、盗墓、预言、凶兆、雷、丧葬、刺青、珍宝、政治、宫廷秘闻、八卦谈资、科技、民风、医药、矿产、生物、超自然现象、壁画、天文、地理,可谓包罗万象。
    小芬的说法完全来自官方定义,对研究这本书的江湖人而言毫无参考价值。
    世人皆以为书中内容系杜撰,却不知这段成式虽出身官宦人家,却是淮南子外三十三篇的传承人,更是憋宝一门的一代宗师。他在酉阳杂俎中记叙的内容,抛开怪力乱神虚妄之说,余者多半是他闯荡江湖的过往经历,以及所在生活圈中风闻,可谓是淮南子三十三外篇之后的又一本杂学力作。
    小恶来深受外公杨千岁熏陶,从小学的就是这个,所以对这本书里记录的事物可谓是了如指掌,见小芬不屑憋宝门前辈留下的经典,他少年心性,立即沉不住气反驳道:“你别小看人,我虽然年纪不大,可知道的东西却比你在教室里坐十几年学来的多多了。”
    又道:“世间有奔孚兽,不分雌雄,阴阳类人,遍体生毛,幼时为奔,做童子模样生长在河中,因此又被叫做河童,成年为孚,会剃去全身体毛,装成人的样子,因为不会说话,只好装成哑巴,偷学人间道理一甲子后就会选深山大泽极潮湿之地隐居,见男人则怒,遇女人则狂,尤其喜欢吃女人的三珠,分别是鼻犊,巧珠和玄牝珠……”
    小芬都听懵逼了,打断道:“等一下,解释解释这三珠都是什么?”